,

成为温暖人心的光/古墨

 

文/古墨

 

记得童年时,村里总有一小群固定的人,会在每个星期天的清晨,从我家门口路过。我好奇地问过妈妈,他们是谁,要去哪里?妈妈说:“他们是去教会,就跟你去上学一样,都是为了学习。”妈妈常与这些基督徒打招呼:“上教会去呀!”对方通常会愉快地回应:“是呀,学主去!”

那时,少不更事的我,对这些话并没有多少理解,却印在了心里。尤其是“上教会”和“学主”两个词。

 

他们的话温暖寒冬

小时,村里的信徒去聚会,都是步行。他们三五成行,一路上有说有笑,边走边唱着动听的赞美诗。

我家前面住着一位教会的成员,也是我的舅奶奶。舅奶奶一家人都信主,夫妻俩很热心。我常看见她在散会的路上,与遇见的人谈心。有一次,村里的一位婶子,正在田间干活,她想起才失去的孩子,悲痛地嚎啕大哭。那一幕,让我一生都忘不了。那一次,舅奶奶刚好路过,就去安慰她。后来婶子信了主,不久也从伤痛里走了出来。

那些在路上与舅奶奶交谈过的人,后来不少信了主,包括我的奶奶。每当主日早晨,他们并不急着忙农活,而是放下手中的镰刀和铁锹,拿着圣经去参加教会的礼拜。散会的路上,也有闲情观察路边的野花小草,遇上熟人也能聊上半天。他们并不害怕谈论福音。冬天农闲时,甚至愿意进到邻舍的屋子里,围坐在火炉旁聊天,他们的话温暖冬天里的人们。

 

他们成了行走的光源

聚会的房子已经老旧不堪,里面也不甚明亮,四周看起来也冷冷清清的。等我信了主后,才渐渐明白,教会是一个生命体,它是一群人的集合,而不是一栋建筑物或几间房间。

人们“上教会”是为了“学主”。根据我当时的观察,他们在家中、在路上的时光,成了他们“学主”后的实践场所。聚会场所也许不明亮,但许多信徒已经成了移动行走的“光源”。他们把所学的真道,化为了大家彼此相爱的见证。他们没有高谈阔论,双脚却结结实实地踏在大地上,谈论能翻转人生的福音;并愿意用实际行动活出基督的爱。

只是,这样的场景如今在农村很少再见到。许多信徒外出打工,如今交通便利,人们习惯了骑车,路上见面按个喇叭,彼此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甚至无言地擦肩而过。曾经愿意停下来、拉拉家常谈谈心的场景,已经很少了。

现在的人总是很忙碌。在这个追求名利的时代,成功的人生似乎总被匆忙的时间表塞满。虽然农村土话说,“各人有各人的路要行,各人有各人的山要爬。”但是基督徒不能效法这个世界的样式,更不能忘记自己的使命。圣经说:“各人不要单顾自己的事,也要顾别人的事。”(《腓立比书》2:4)当我们只忙碌于自己的事,就很难活出爱人如己的生命。

舅奶奶讲过,我们当地的教会非常重视耶稣的话语和社会责任。她曾说,我们当地的教会成功地以一种实际的方式把基督信仰带给人们。在弟兄姐妹慷慨的帮助下,教会已经能够帮助村里的许多人,包括残疾人、穷人、寡妇和孤儿。教会向世人表明,上帝透过他的子民和教会,关心无助的人。

 

重学“走路”的功课

在一个灾难频仍的时代,那些不被看到、很快就被淡忘的个人的苦难经历,需要基督徒慢下来去留心观察,施以援手。弱者、残障者、哀号者的需要不可轻忽。舅奶奶曾说过:“我们的禾场不在聚会所,而是在广大的农村大地上,所有路上我们遇到的人,都是我们问安的对象,也是我们传福音的对象。”

在华盛顿,有一名牧师,叫马特·坎利斯(Matt Canlis),他曾师从尤金·毕德生。毕德生建议他去苏格兰,学习如何在一个小教区做好牧师。马特和他的妻子朱莉搬到苏格兰读研究生,并在苏格兰的一个村庄住了几年。后来,马特制作了一部名为《神的速度》(Godspeed)的短片,讲述他在那里学到的功课。在短片中,马特描述了他在教会工作的第一天。他问主任牧师,他的办公室在哪里,牧师困惑地反问:“办公室?”

随后,牧师带着马特走到外面,给他看了教堂外的布告牌,上面写着牧师家里的电话号码。接着,牧师指着村子的方向,说:“那就是你的办公室,去了解那些村民。”

就这样,他开始不再关心有屋檐的“办公室”,而是走进村庄。他也开始用“神的速度”来服事。因为马特发现,主耶稣除了骑驴驹以外,到哪里都是步行。主耶稣有时间观察野花,与朋友交谈,体验一种以人类(而不是汽车)为尺度的文化。

对于今天的我们,相对学车这样的技能而言,我们应当重新学“走路”的功课,放慢速度,留心观察上帝安放在我们身边的人和事,与人接触,活出真实的爱。[1]

 

成为一束温暖人心的光

作为牧者、基督徒,我们应当明白,我们的禾场在有需要的人中间。在今年读的一本书中,我读到了另一位在苏格兰的牧师麦茨·麦可尼(Mez McConnell)。

自1999年以来,麦茨全职牧养教会,并植堂。他曾在巴西北部的一个贫困城市里,为流浪儿童建立了一间教会。后来他去到苏格兰,在苏格兰最贫困的区域,帮助复兴那里的一间教会,就是尼地里社区教会(Niddrie Community Church)。

麦茨发现,他接管的教会经常受到当地青少年的围攻,教会里虽然有一群爱主的信徒,但信徒与尼地里社区唯一的接触,就是偶尔去发传单或上门探访,而未能与社区里的人打成一片。教堂里的人与教堂外的人是脱节的。

我们不禁要问:该怎么将两个世界连接起来呢?麦茨给出的答案是:回到社区中服事有需要的人。麦茨也会随时带一些陌生人回家吃饭、洗澡,给他们衣服穿,甚至陪吸毒者戒毒。[2]

麦茨牧师认为,教会的慈善事工有助于完成传福音的使命,圣经也教导基督徒要成为有爱心慷慨的人。“对人的爱和怜悯可以彰显福音改变我们的大能。我们在帮助邻居的时候,就是在证明,我们所信的是真的。在一个多数人都独来独往、只顾自己的世界里,基督徒有机会用无法解释的爱、无私的奉献,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3]

麦茨也提醒,“我们只是不想看到,教会只专注于满足人的实际需要,而偏离了其满有恩典的使命。”[4]教会有慈善事工没错,但不要本末倒置,一切都是为了福音的缘故。我们爱别人,最重要的是让他们认识上帝。

麦茨的做法与我家乡教会的做法很相似:教会进入到人群和社区中,是为了见证基督的爱,当不认识主的人看到教会是如何活出爱的,人们就会被吸引来跟随主。家乡教会还会发起奉献,为有需要的弟兄姐妹,以及不信主的穷人购买农具。切实的爱会让人们去思考这爱的缘由。对于今天的基督的跟随者来说,重要的不是“上教会”要步行,而是让自己放下匆忙的步伐,成为主所喜悦的教会,活在世人中间,成为一束温暖人心的光。

 

注:

[1] 参考:https://www.livegodspeed.org/watchgodspeed-cover)

[2] 参考:《艰难之地的教会:地方教会如何使困苦人重获新生》,作者:迈克·麦金利(Mike McKinley)和麦茨·麦可尼(Mez McConnell),译者:王霄星,九标志中文事工出版,140-141页。

[3](参考:书名同上,182-183页)

[4](参考:书名同上,191页)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