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鲁莽直言,是说诚实话吗?/女书

 

文/女书

 

十诫中,第九诫吩咐我们“不可作假见证”。上帝命令我们诚实地活在世界上。新约中,耶稣基督登上高山,吩咐门徒与跟从他的众人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参《雅各书》5:12)保罗更明确地劝告:“所以你们要弃绝谎言,各人与邻舍说实话,因为我们是互相为肢体。”(《以弗所书》4:25)。从旧约到新约,都告诉我们诚实的重要性。

最重要的是,我们所信靠的上帝,是一位没有谎言的上帝,他发出的话语有能力,他的应许决不废去,必然实现,存到永远。我们信靠一位没有虚假的上帝,口中也当毫无谎言。

然而,我们也晓得,鲁莽的直言是那么伤人,毫无益处。人的直言像冰雹,瞬间造成巨大破坏。诚实与鲁莽之间的差异到底是什么?

 

那一次,我伤了奶奶的心

小时候,“鲁莽”两个字大概可以印在我的额头上,往往一开口就让在场的长辈们皱起眉头,空气凝结。

记得有一日,我父母出了车祸,母亲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没有大碍,父亲却立即被送进了医院。和我们同住的姑姑一接到母亲的来电,就马不停蹄收拾换洗衣物和各样证件,预备前往医院。霎时间家中乱成一团。

年届六旬的奶奶一听闻儿子住院的消息也慌了手脚,在一旁踱步,说个不停:“伤势如何?严不严重啊?我也得去!我得赶紧去!”

奶奶年迈,手脚不再利索,身体也大病小病不断。因此,姑姑跟大哥立刻好言劝她不要同行,你一言我一语,却拗不过奶奶的软磨硬泡,在门口拉拉扯扯许久。才上国中的我不耐烦地大声吼道:“奶奶,够了吧!你去能做什么?你去只会徒增大家麻烦,照顾爸爸已经够忙乱了,大家还要花时间照顾你!”

语毕,空气中好一阵沉默,姑姑和大哥在错愕中带着怒气瞪着我,奶奶泪眼婆娑,默然地走回自己的卧房。我看着他们,一脸无辜地为自己辩解:“为什么瞪我?我有讲错什么吗?我只是说出事实而已,这叫坦白跟诚实,我是在帮大家说出不敢讲的话!”

这样的事情,在我小时候层出不穷。

 

在爱里才有真的诚实

这是上帝所吩咐的诚实吗?其中到底出了什么差错?多年后,上帝藉着他的话语光照我,“惟用爱心说诚实话”。(参《以弗所书》4:15)真正的诚实必定饱含着爱心,爱心也必定使人诚实、并勇于践行真理。我意识到,我以为的直率与诚实,其实不过是鲁莽的恶言。

鲁莽的直言并不等于诚实,虽然有部分的真实,却充满了自以为是的错误。奶奶的前往确实会让众人花费心思照顾她,让大家更疲惫,然而,她的前往当然能帮助父亲,能在病床旁安慰父亲、陪伴父亲,她并不是什么都不能做。

鲁莽的直言中没有爱心,我没有看见奶奶担忧儿子的心,也没有安慰她的焦急,我的言语将她塑造成众人的麻烦跟重担,将她曲解成一个无用的存在。这些话如刀伤透了她的心,使她本来就焦急忧虑的心倍添无力和悲伤。

基督徒应当反省自己口中的言语,是鲁莽的直言还是在爱中的诚实?鲁莽人常常为自己辩解:“我有说错什么吗?难道不是这样吗?”求真理的灵帮助我们心存谦卑,省察自己口中的言语。

 

我的自省与查验

笔者至今仍在学习省察自己口中的言语,上帝常常帮助我话到嘴边,悬崖勒马。我用3个层面查验自己的言语。

1.要追求全盘的真实。

以上述的事件为例。不错,奶奶可以做的事情的确很少,一般人可为父亲做十件事情,奶奶或许只能做一件,但这一件事也是帮助,我们不该以偏概全、曲解事实。

当我们使用“都”“一直”“总是”这些词汇时,要特别注意。举例来说,“你都不尊重人”“你一直不顺服上帝”,对方可能在某件事情上难以顺服上帝,但在其他事情上呢?“你总是迟到”,对方从来没有准时过吗?在我们以偏概全的描述中,其实正在说谎,做假见证来指控对方。

2.要检视自己是否出爱心。

我们需要考虑自己说话的动机是否出于爱心,仍以上述事件为例。当我说出那句话时,是出于对父母、姑姑跟大哥的爱心,盼望姑姑和大哥不必再耗费唇舌,可以迅速前往医院。也盼望在医院的父母可以早点得着安慰与所需用的。然而,我却没有向奶奶存着爱心。

3.是否造就一切听见的人。

除了考虑自己的心和动机,也当考虑听者是否受益。他们听见这些话是得了安慰与鼓励,还是激起了悲伤与愤怒?有时,劝勉能叫人有悔恨与暂时的悲伤(参《哥林多后书》7:8),这却是盼望他们在将来有长久的喜乐和安慰。

我会省察,当我坦然直言,除了使我内心畅快、达成目标以外,是否可以帮助人们得造就,若这些话传给第三者,是否也对众人都有帮助?

 

结语

生活中,我们是如此缺乏智慧,我们的心实在缺少良善,满了隐而未现的罪恶。我们的舌头像是火,能烧伤身边的人,又把自己焚烧殆尽了。

故此,我们要寻求天父的帮助,愿他以真理的圣灵制服并改变我们的心,使我们学会时刻仰望他,并愿意勒住自己的舌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