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May
我曾和父母彼此为仇

我曾和父母彼此为仇

我在日记中写道:“为什么他们是我的父母?为什么父母和我像是仇人?”     文/欢然     我3岁时离开祖父母,跟随父母生活。     苦毒爬进我的心   起初,我们仨过得其乐融融,虽然贫穷却相亲相爱。父母工作的工厂坐落在偏僻的市郊。我们和职工们一起住在工厂的家属区,职工中有些是劳改释放人员或犯人的家属。我父母虽在工作上是骨干…

Read More
08 May
雪夜里的风铃

雪夜里的风铃

但在现实与需要面前,我依然能平静地跨出这一步,要感谢那在我生命中有声无声地向我轻轻摇响的风铃,它让我知道,在我一切的需要之上,有他在天上看顾。   文/王人义 加拿大的温尼泊市,被誉为世界上的三大冷都之一。它位于加拿大中部平原,从南向北流入北冰洋的红河,从市中心穿过。一到冬天,由北极向南直扑而下的冷空气,就顺着一马平川的草原长驱直入美国,密度大的冷空气便会集结在低洼的红河河谷地区,这让温…

Read More
06 Apr
基甸聊天:长江源藏区的那帮英国人

基甸聊天:长江源藏区的那帮英国人

长江源藏区的那帮英国人   基甸聊天2017/3/29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基甸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brits.mp3     今天是2017年3月29号。   昨天我在知乎上瞎逛的时候,我看到有一个回答,回答的问题是“你是在什么条件下信上帝的?”回答的人叫“罗登”,我看他在知乎上有非常多的粉丝,算是一个“大V”。他在答这道题的时候,最后一句话是说“我相信…

Read More
03 Apr
自画像背后的秘密

自画像背后的秘密

  文/晨牧   在美术学院进修的第一年暑假,我受邀去一个青少年夏令营帮忙,专门负责绘画部分的活动。听说营会地点在山里,我好一阵兴奋,一边准备绘画材料,一边想象着和一群孩子们面对高山流水玩艺术的开怀。   长着蓝眼睛的小飞猪   午饭后,下起了小雨,本来打算在户外作画,也只能进到室内了。热身活动之后,我让孩子们一边听音乐,一边进行想象无极限的自画像创作。 画…

Read More
24 Mar
基甸聊天:新款iPhone的红是Bono红

基甸聊天:新款iPhone的红是Bono红

新款iPhone的红是Bono红 基甸聊天2017/3/22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基甸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Bono.mp3   今天是2017年3月22号。   昨天Apple苹果公司发布了几款新产品,其中最显眼的是红色版的 iPhone 7和iPhone 7 Plus。这款红色被国内媒体称为“亮骚红”、“特供红”甚至“中国红”,但似乎…

Read More
03 Mar
追寻心灵故乡

追寻心灵故乡

将来爸爸妈妈一个去天堂,一个去不了,她该怎么办?     文/刘美芹     我是在无神论环境中长大的。虽然看到母亲每逢春节或者其他节日烧纸磕头,自己所受的教育告诉我,这都是迷信,且与我无关。而且我以此自豪:我是无神论者。 我成年之后,却时不时地追问: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人活着的目的是什么?人生在世的意义又是什么?每当看到自己周围的人一一过世,这个关于人生…

Read More
01 Mar
爱你胜过爱生命

爱你胜过爱生命

要奉献,就要奉献最痛的。     文/阿浅     1   谈恋爱的时候,你谈些什么呢?我和吉吉谈圣经故事。 当然醉翁之意不在酒。 记得那天早晨,我和吉吉上班前,在一个公园里聊天。济南灰蒙蒙的,深绿的柏树层层叠叠,一位晨跑的大叔还看了我们一眼。 我给吉吉讲了《创世记》里亚伯拉罕献以撒的故事。亚伯拉罕100岁的时候,才得了儿子以撒,自然是宝贝得不行。…

Read More
01 Mar
我曾渴慕成为圣徒

我曾渴慕成为圣徒

属他的器皿,若不脱离卑贱,如何能被使用呢?     文/书拉密     信主后,在向一些知识分子慕道友传福音时,最让他们难以理解和接受的一句表达就是“我是罪人”,他们最常回应的一句话就是“我虽不好,但也不能算是罪人!” 于是,我便四处找证据和理由来向人传讲“我是罪人”与“我不算是罪人”之间的差别,我的逻辑清晰、表述流畅,让听的人不由得会反思。 可惜,这当中,…

Read More
31 Jan
是主,修复了我的翅膀——郑绪岚的沉浮人生

是主,修复了我的翅膀——郑绪岚的沉浮人生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一位大明星一夜之间消声匿迹?     文/宝藏     “岚岚是时候了,你要到上帝的面前来了!” 这是一位基督徒师母探望郑绪岚时说的一句话。当时,郑绪岚身患怪病,生命垂危,正是这句话,叩开了她的心门…… 她曾唱过一首著名的老歌《飞吧鸽子》:“风啊考验过你的意志,雨啊冲刷过你的翅膀,飞吧飞吧我心爱的鸽子……”与歌中经历过风雨的鸽子相似,郑绪岚…

Read More
20 Dec
亲情邮票

亲情邮票

那天,他若无其事地陪我走了2公里,每一步都是爱,那是他最后一次送我。     文/许粲然     变换了几轮的时空,在南京与西北的黄土高原间穿梭,一眨眼过去了50多年,连我都长大了。     载满亲情的列车   有时候,即使亲人不随旁在侧,即使他们远在天边,即使没有温暖的问候,亲情也会像每天的太阳照常升起。虽然时有你高我低的比较…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