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此刻,为神州守望

基督徒站在危机关口,理当为神州守望,为百姓祈福。

 

 

 

文/新民

 

 

 

没有人预料到,送猪纳鼠的中国新年,竟然在新冠病毒肆虐导致的“武汉肺炎”疫情下来到。霎时间,以武汉为中心迅速蔓延的疫情、拥挤不堪的医院、紧急叫停的春运,无不催生难以名状的恐惧,成为地球人共同的关注。基督徒站在危机关口,理当为神州守望,为百姓祈福。

笔者上一次经历类似的恐怖,是在2003年“非典”盛行的清明节后。家母因为刚刚动完胆囊切除手术,我带上妻子、不满12岁的长女和9岁的儿子,从美国赶往湘北的农村,探望老人家。

记得到了北京,发现从机场到出租车和公寓楼,到处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一种生死未卜的感觉油然而生。数日后回到新泽西州,按公司要求在家禁闭一周,没有发烧才能上班。如今回想起来,深觉那是一次大胆而大难不死的旅行,纵然蒙上帝看顾,难免有些后怕。

这一次疫情发生在武汉,让我虽然远隔重洋,但日思夜想,魂牵梦绕。毕竟,那是一千多万人口的华中大城。在80年代初,那里的珞珈山,曾是我大学4年刻苦攻读之地,不少同学毕业后一直在那里工作。出生在那里的一位武汉大学同班,成为我暗恋4年、热恋2年后牵手走进围城的人生伴侣。武汉,自此与我结下不解之缘……

此时此刻,让我们举起圣洁的手,祈祷上帝,争战得胜。我们一起为自己、为着整个中国,向上帝悔改认罪。因为上帝以怜悯为怀,愿意赦免罪恶,赐下宽恕。

此时此刻,让我们为那些加班敬业、守候在医疗第一线的白衣天使们祈祷。他们本着爱人如己的精神,关照病患,与病毒短兵相接,成为最易受感染的人群。愿主记念每一位治病救人的勇士,赐给他们够用的体力与心力。

此时此刻,让我们为每一位不幸的病患同胞祈祷。

小小新冠病毒,透过蛋白分子互作,对接肺血管内皮细胞膜上的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暗渡陈仓,侵入细胞,继而绑架胞内生物大分子复制系统,生产、组装、释放更多病毒粒子,在短短数日之内,导致身体内外环境的恶性循环。同时,引发自身免疫攻击,可能杀敌一千而自损八百,但终得痊愈。少数病人因为力有不逮,不幸去世。

此时此刻,让我们以祷告托住每一位患者,他们如同我们的父母与弟兄姐妹。求慈悲怜悯的恩主施行大能的身体医治与灵魂拯救。

此时此刻,让我们为每一位参与后勤支援的官兵百姓祈祷。愿主保守他们的出入平安,及时完成每一次雪中送炭的爱心行动,让医务人员和患者有足够的医疗资源,让公交暂时停转的城市百姓无基本生活之虞。愿主感动海内外许多人,齐心参与救助,让每一份挂念,每一笔奉献,都成为一次又一次从心动到行动的祝福与支持。

此时此刻,让我们为主的教会祈祷。新冠病毒导致的武汉肺炎疫情,再度提醒我们,我们都是离开天父大爱的浪子,暂时共同生活在一个充满病痛与死亡的世界。愿作为上帝真理之柱石与根基的基督教会,成为时代的金灯台,为主作明光的见证,照亮黑暗,温暖人心,偿还福音之债,带给人“有信、有望、有爱”的宝贵信仰。

此时此刻,也祈愿我们已经回转归向上帝的基督徒,常常有亚伯拉罕为所多玛城求情的急切诚恳,有耶利米为同胞流泪祷告的真情流露,有尼希米为圣城同胞求福祉的建设行动,有施洗约翰预备主临的旷野呐喊,有使徒保罗为骨肉之亲的良心伤痛,有耶稣基督慈爱怜悯的神圣心肠。

 

 

 

(图片来自pixabay)

2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