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孩子很普通

 

 

 

文/石楠

 

 

 

我的儿子很普通。个头不高,不算太聪明,也没有特别突出的才华。他今年刚满7岁,读小学一年级。自从认识到自己的孩子如此平凡之后,我的内心才开始有了平安。

 

 

在恩典中出生

 

怀孕的时候,我曾一直祷告,求上帝赐给我一个平静安稳的孩子。我没求智慧,没求财富,也没求相貌,只希望这个孩子能平静安稳。

或许是因为自己的经历过于漂泊,所以我希望我的孩子能成为一个个性温柔、懂得退让的人,希望他的人生不要有大起大落,而是能平平安安过一生。

虽然,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但我相信,上帝听了我的祷告。

儿子出生在一座西部小城,是提前两周被剖腹产的。因为我当时患有妊娠高血症,高压160,低压120,医生连夜做急诊手术。感谢天父,我们母子平安。他被抱出产房的瞬间就会笑,他爸爸激动得泪流满面,我则昼夜兴奋无眠。他真的很安稳,很少哭泣,很少动。我甚至可以不用照管他,而是任思绪信马由缰,追思过往,希冀将来,想自己漂泊半生,40岁时方为人母,真是感慨万千!

孩子一天天长大,我的心也开始日渐长草。在这样一座小城,我的孩子怎能受到良好的教育?于是,我们开始搬家,从小城搬到了更大些的小城,再搬到省城。

孩子刚出生,就有前辈告诫我:给孩子选玩伴,要绝对谨慎,甚至不亚于为他选儿媳。我们在给孩子选择幼儿园的时候,花了不少力气和心思。最后选中了一位主内姐妹开的高级幼儿园。儿子在老师的怀抱中开开心心地度过了分离焦虑期。小朋友太顽皮,第一次被timeout,就让他尝到了老师的权柄,之后总能安稳地听从老师的指教,很少“出局”。

我总能看到这个孩子是那么与众不同,合我心意。看着他渐渐长高的小身影,我不住地感谢上帝奇妙的恩典。

 

 

在关系中受挫

 

3年前,我们搬到了省城,也是为了给孩子提供一处更广阔的学习空间。孩子换了一家幼儿园,换了一批小朋友。起初很和睦,升到大班后,一个不小的打击选中了他。他被一群大一些的孩子持续贴标签、边缘化……

我只想说,我的孩子真的受伤了。后来,我把这个沮丧、忧伤的小朋友带回家,他不再喜欢学校,我们就在家里陪伴他。

随后的六七个月里,他做梦都在为自己申辩、哭泣。有时候也会突然冒出一句:“我的乔治哥哥……”接着就戛然而止。我捧着他的小脸问他:“你想你的小伙伴了是吗?妈妈邀请他们来家里玩儿好吗?”他会落寞而坚定地回答:“不想!他们不爱我。”

我小的时候,也曾经历过小朋友间关系紧张的情形。挨欺负了,也没处说。那个年代的孩子很少和爸妈交流,要么忍着,要么反击。我在那样的忧伤中变得越来越敏感。所以,我对孩子的反应也格外紧张。孩子受伤,远比我自己受伤要疼得多。

我责怪自己太大意,求天父有怜悯,有医治,能修复这个小孩儿的内心,让他从被拒绝的困境中走出来。

但其实,我发现,更需要被医治和修复的其实是我自己。如同儿时经历又复重演,我和我的孩子在一样的困境中一同成长,一同看见上帝的恩典和爱。我的心,在一天天与天父的交流中,变得温暖而坚定;我的孩子也日渐得着了安慰,他渐渐甚少提起他的伤心事了。

 

 

总有新的转机

 

大半年后,我们找到了一所新的幼儿园。孩子也长到4岁半了。他在去幼儿园的路上,紧张得手心出汗,哭着跟我说:“妈妈,我很担心我的小朋友不爱我。”我的心都疼化了。我们手牵手祷告,求天父赐给这个小男孩儿明媚的童年。

第一天很难熬,第二天就不肯去了,我不得不去幼儿园陪了他一个上午,他的视线一直不愿转离我。借着吃午饭的机会,我离开了学校。下午去接他时,他仰着一张笑脸跑过来,无比兴奋地告诉我:“妈妈!妈妈!我有新朋友啦!他叫希希,还有一个叫添添。”

哦!我总算松了一口气。

一晃,两年过去了,孩子已经7岁。前几天,他忽然跟我说:“我特别感谢希希,是他第一个跟我说,‘我愿意做你的朋友。’”我的小孩儿很重情义,也懂得感恩。

孩子经历的种种,会影响他的性格,甚至品格。我在自己的受挫中去体恤别人受伤的心,出于母爱,我愿意全力保护孩子,但我能做的真的非常有限。

在我成年后,也曾经历过被误会、错待,却没机会解释,要很久后才能释怀。直到了解了天父的爱,我才渐渐明白了,其实每一个艰难的际遇,都是遇见恩典的机会。我也相信,无论怎样的伤害,天父的爱都能医治;曾经所有的过犯,他都赦免,不再纪念。

而对于一个特别小、不太有承受能力的孩子,最重要的是让他确信:他是被爱的,他在上帝全备的爱里,他在父母的陪伴中,经历伤痛是为了生命的成长,这是一份特别的礼物和祝福。

回过头来看,我特别感恩,这个小朋友在很小的时候,就经历了这样一场艰难,以至于我们可以在一段时间里,不断重复地告诉他,什么是爱,什么是原谅,什么是恩典。我相信上帝在这个小孩儿的内心世界里,为他预备了将来能克服困难的力量。

 

 

问题出在哪儿?

 

孩子渐渐长大,要面临的重要挑战就是学习。

上帝在造我们的时候,就把学习的能力放在了我们里面。孩子天生就能学一些东西,有些根本不用教,他在潜移默化中就学会了。

而一群孩子在一起,有的领悟力强,积极好动;有的则比较爱思考,不擅于表达,这就看出长短来。这或许也是家长们焦虑的原因,家长们总希望自己的孩子更优秀、更聪明。

我是个普通妈妈,并无过人之处,当我发现我的小小期待总在他的“不配合”面前阵亡时,我就焦虑了。孩子其实很快就把挫败忘掉了,而我却一直停留在挫败中,玩味恨铁不成钢。望着孩子欢乐的背影,我觉得自己好笨啊!到底问题出在哪儿?

我很喜欢的一位老师曾讲过一堂关于亲子关系的课。他举了一个科学实验的例子:关在一个宽敞笼子里的小白鼠,挨打后四处逃窜,而笼子四围都是有电的,碰触到就被电击,老鼠最后就只愿待在原地,任凭怎么打都不跑了。因为它自觉无路可逃,放弃了努力。

老师说,这就是“失了志气”。家长的要求超出了孩子的承受范围,或者孩子不断地被搅扰,就会失了志气。正如圣经上的忠告:“你们作父亲的,不要惹儿女的气,恐怕他们失了志气。”(《歌罗西书》3:21)

妈妈一发怒,孩子就发傻。我在明白这个循环之后,不免自责。如果我能首先放松下来,或许孩子能在轻松愉快的环境里,更容易被知识吸引,自觉地爱上学习。

 

 

孩子是上帝的祝福

 

即便教育、教导都没问题,但有的孩子就是天资聪颖,有的就是智力平平,还有的孩子先天就有缺陷。作为父母,我们要的究竟是什么?是想让孩子实现我们对他的人生规划呢,还是期待他能稳妥地行在天父的计划中?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反复思考这个问题,发现凭自己的能力,我无法做正确的事。

孩子的内心其实原本都很健康,我的意思是,他人对孩子的定义,影响着孩子对自己的认知。比如,有的孩子性格内向不爱说话,被别人定义之后,他就会朝着这个方向去发展。所以,如果一个孩子不被负面评价,而是能被多多接纳、鼓励,告诉他:“每个人都不一样,你是独一无二的,是天父上帝所爱的!”这样的评价能够让孩子更加舒心、健康地成长。

其实,并不是孩子不够好,而是妈妈们没有安全感,照着错误的标准责难孩子。即便有的孩子先天有缺陷,上帝对他们也有完美计划。天父对每个孩子,或聪明,或愚拙,都有独特的甚至是惊人的美好安排,只是我们没有耐心等待那个完美时刻的到来罢了。

每个孩子都是上帝放在我们生命里的祝福,目的是让我们去发现,去经历,去妥妥地把祝福领回家。

 

 

只有仰望他

 

身为母亲,我能对孩子真正放松下来,理由有两个:

一个是全然认识天父的美善,这与孩子的资质无关;

另一个就是完全放弃自己的期待,这个世上没有榜样,只有不同。我孩子是什么样,都不要紧,只要他在上帝的手中。

我特别希望自己就是儿子的一个小伙伴,不给他压力,不批评责怪他,只是陪伴他一天天长大。在他求助的时候,出手相助;在他需要拥抱的时候,好好抱他。但事实上,即便我真的知道,仅凭自己的能力仍然不能完全做到。

那天,儿子跟我说:“妈妈,我记得有一次,你跟我发脾气,然后我们两个都哭了,抱在一起祷告,我们求天父帮助我们。我要乖,你要不再大声说话。”

“可是妈妈总是很有限,说了的,总是做不到,怎么办?如果我还是会犯错,你还愿意原谅我吗?”

“愿意!我永远都愿意原谅你。”

……

我在一个孩子单纯干净的眼睛里,看到了天父喜悦的样子。

聊完天,我忽然释怀了。我们可能一生都无法变得完美,他还是会不乖,我还是会发脾气,但我们可以因着天父的爱,接纳彼此,善待对方,不气馁,不忧伤。

喜乐、忍耐、恩慈、温柔……(参《加拉太书》5:22-23),这些都是圣灵结出的果实,不是我们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做到的。但我们不用灰心,因为我们在天父的手中。

我们能努力的,就是无限地靠近他,爱他的话语,浸泡在他的里面,蒙受他所赐之义的恩典,慢慢地,圣灵会在我们里面结果子,好让我们的生命有美好的改变,能够平静安稳地面对每一个并不完美的今天和明天。

 

 

(图片来自pixabay)

3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