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Jul
妈妈,今天你不用陪我做早操

妈妈,今天你不用陪我做早操

    文/沉静   怨言遭亏损,顺服就蒙福   将近半年,我和儿子一直在两城之间来回跑,我始终没有意识到为迎接某国际会议全城外墙粉刷的旷日持久。居住于绿纱布笼罩的楼里,我们需要不时忍受刺鼻的油漆味,震耳欲聋的敲打声,无处不在的粉尘,从密密麻麻的脚手架下穿过,不留神就会崴脚。 有一次,我们在外面躲了一阵子,以为前一波的粉刷结束了,就返回了住处,结果粉刷带来的…

Read More
07 Jul
从胡萝卜花说起

从胡萝卜花说起

篡夺了主人身份的人,他只看到了自然的使用价值。     文/范学德     这花令我惊讶   我自认为对环绕我的自然还是蛮有感觉的,它们激起了我的喜悦,丰富了我的心灵。但直到前年深秋,我才不那么自信了。那天黄昏,我走进了我家后面的一片大草地,它是镇里的自然保护地,中间有几条沙土路。 沿着一条沙土路,我走进了小树林。路边开满了许多拳头大小的白花,后来…

Read More
07 Jul
还好没打掉

还好没打掉

我意外地发现自己怀上了第三胎。     文/Bella     那天,我收到了A姐妹在微信上给我的留言,她说:“我们家的宝宝出生了,这是上帝给我们的礼物,感谢主!” 望着照片上可爱的小宝贝,我思绪万千,往事浮现。     一个“还好没打掉”的故事   十几年前,团契中一位刚信主的弟兄新婚不久,太太就意外怀孕了。这位年轻的妻子一心…

Read More
07 Jul
像阿米什人那样活着,可能吗?

像阿米什人那样活着,可能吗?

在我们生活的世界,需要这样一批人来提醒我们……     文/孙基立     阿米什团体是欧洲宗教改革时代,即1730年,为逃避宗教迫害逃到美国的清教徒。他们遵守严格的清教习俗,直到今日还穿着16世纪的长裙,戴白色的帽子,不和外界接触,定时举行宗教聚会,以农业和木制家具工艺品为生,不开车,不看电视新闻,出门用中世纪的马车,他们的孩子在成年以后,可以出村过一段外…

Read More
02 Jul
还要跟他去冒险

还要跟他去冒险

日头就要落山了,霞光无比柔和温暖。我快步走着,泪水在眼里转着,一种胀鼓鼓的欣喜充满了我的心,是那种被眷顾和被宠爱的欢喜。     文/晨牧   “我是游客,上帝是导游,他已为我的旅行制定好路线和目的地,所以我要享受这趟生命之旅。”一个姐妹一大早发给我这段话。估计是春天到了,她要开启全新的旅行。 在我看来,上帝并不像导游,因为导游会尽力不让游客遇到危险,会预先提供有效的…

Read More
19 Jun
一个人的爱,究竟能走多远?

一个人的爱,究竟能走多远?

三十多年过去了,母亲变得极没有安全感,不能独自出门。     文/艳阳     好友带着她的弟媳J到我家来玩,我热情地接待她们。中午,我正在厨房忙着做饭,好友过来告诉我,J今天从早晨出门到现在,一直觉得心里发慌。话音刚落,J就跟了过来,捂着胸口,蹲在地上,我连忙让她坐,询问情况。这才知道,她几天前和丈夫吵了架,两人一直没和好,她在家里每天面对隔阂非常痛苦,想…

Read More
12 Jun
谁来替人定优劣?

谁来替人定优劣?

  如何看待残障婴儿,他们的生命权应当由谁决定?怎样看待残障?谁是真正的残障者?谁有理由活在这世上?   文/严行   无论我们怎样在口头上认可“人人生而平等”“人无高低贵贱之分”,但我们却心照不宣、约定俗成地去对待不同的人。事实上,社会和个人一直都承认人是有等级差别的。国王和乞丐、天才和弱智,几乎从未真正平等过。这既是历史,也是现实。 那么,人的高低贵贱到底由谁来认…

Read More
22 May
治服己心,强如取城

治服己心,强如取城

当我意识到自己不善于管理时间、不够勤快、没有远见时,我庆幸自己不至于像毕士大池边那个瘫了38年的人一样绝望,因耶稣对我说:“起来,走!”     文/沉静     我的年日窄如手掌   朱自清在《匆匆》里这样形容时间:“像针尖上一滴水滴在大海里,我的日子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我们总以为时间还很多,就任由时间流走,他说,“洗手的时候…

Read More
15 May
奔忙与安息

奔忙与安息

你们要休息,要知道我是上帝。   文/宝藏   这或许是我在这间房子里住的最后一夜。 周一傍晚,我一个人背着包,到城门口的车站,管车票的阿姨说,原本没票了,不知怎么,高快司机偏巧晚出发了5分钟。于是,我就像最后一粒被捡到碗里的豆子,坐上了开往L城的高快。是那种很高的大巴,座位在司机头顶上方,我竟坐在了第一排的第一个位置。窗外一览无余,山有多远,路就有多长。车转过一道弯,大片的云…

Read More
16 Mar
他是我的“照妖镜”

他是我的“照妖镜”

不过每次汗颜之际,我都惊惧,骨子里的那个老我,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死得干干净净?   文/舒舒     小妖之:合理避税   前些日子要从朋友那里买一辆二手车,想到去过户时要交的税,我那根深蒂固的歪脑筋小聪明又开始耍了起来。我问先生:“哎,你说,我们能不能算作是礼物赠送呢?这样子没有买卖交易,就能省税嘛。当然,结束后我们肯定、必然、一定会付钱的嘛。”他不带一丝犹…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