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Nov
我的纵身一跃

我的纵身一跃

      文/吴泽西     我被孩子绑架了   半夜3点多,5个多月的小儿夜里醒来,我立刻警觉地从床上弹起,为避免大便弄脏宝宝的衣服和床单,我抱着他大便,然后开了夜灯,火速给他换了尿片,以免他哭声太大,影响隔壁房间正睡觉的哥哥。之后,我又火速给他喂奶,哄他继续睡着。 把尿片扔出去、洗手、擦护手霜、喝了一杯水——冷气叫人更加干渴。夜来风雨打得屋外…

Read More
06 Nov
花容月貌哪儿去了 ——献给我苍老却依旧美丽的母亲

花容月貌哪儿去了 ——献给我苍老却依旧美丽的母亲

      文/崔恩     习惯了母亲脸上不请自来的皱纹,习惯了母亲偶尔唤我帮她拔去几根白发,这一切我都觉得很自然。直到有一天,偶然翻出母亲年轻时的照片,我惊呆了!母亲竟美得像一位电影明星,哦不,像一位天使! 突然间,我仿佛看见了时光荏苒,在她的脸庞上留下了深刻的痕迹,这些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的视线开始模糊,眼眶变得湿润。   以我为祭…

Read More
30 Oct
半树花开

半树花开

  文/孙基立   一日从树林中回来,周身沾满了花香。林中春意正浓,野花盛开,满山的姹紫嫣红。有一株奇特的树让我印象深刻。瘦弱嶙峋的树干,一半已经枯干,另一半却开了许多半透明的白色小花。一边枯死,一边开花,这让我想起了那幅著名的《清明上河图》,图中有从墓地洒扫回来的人们,或在逛集市,或在游戏,或在春游。一边是逝者的墓园,一边是充满生机的日常生活。   虚空无法漠视 &…

Read More
16 Oct
我终于找回了自己

我终于找回了自己

    文/小萱   我曾是一个靠看别人脸色活着的人,每当我想要努力去做什么的时候,首先想是否能讨好人。我有想过,我为什么会是个一门心思想要去讨好别人的人。   我把自己弄丢了   我想可能是因为我在家中排行老三,前有哥姐,后有妹妹。在父母眼中,最重要的是我哥哥,最懂事的是我姐姐,最可爱的是我妹妹。而我则是那个最不起眼的,基本上没人管我,也没有人关…

Read More
09 Oct
从沉沦的歌者到感恩的门徒

从沉沦的歌者到感恩的门徒

    文/以静   很小的时候,我喜欢仰望天空,那宁静广阔的天空,带给我无限的遐想。然而,一场史无前例的政治运动,摧毁了一个少年成长的宁静,让青春年少的我没有书读,只能想办法谋生。 从小喜欢唱歌的我,后来有机会参加了歌舞团,开始了我的演唱生涯,收入极其微薄,一晃就是8年。那时的我没有信仰,也不知道未来的道路在哪里。上帝将一位善良的女人带到我的生命中,成为了我的妻子。…

Read More
26 Sep
亲情面纱,抖落我华服下的虱子

亲情面纱,抖落我华服下的虱子

  在这世间最美好的情感里,似乎在用力地爱,又在用力地互相伤害。     文/晨牧     亲妈说,她不是我亲妈   认识耶稣,是在大二的圣诞节,把他介绍给我的是一位女老师。她说:“你知道吗?你犯下的所有的错,他都会原谅,因为他是上帝。” 要不是这位老师个性活泼开朗,待人处事非常接地气,我很可能觉得她是个神叨叨的宗教狂。 那个时候,我这个…

Read More
18 Sep
归家的路

归家的路

  就这样,如同碎铁屑遇到了磁铁,我被“吸”进那家教会。     文/晓光     我从小方向感就极差,近乎路痴。第一次和男友见面,相约于公园北门。一听“北”字,心里一阵作难。只知前后左右的我,显得有些尴尬,“北门在左还是右?”时至今日,此事还常被已升格为老公的他,作为茶余饭后的笑谈。哎,天生如此,我能奈何?也正因此,在几十年的人生岁月里,我迷路已…

Read More
04 Sep
巧克力和家暴那些事

巧克力和家暴那些事

      文/晨牧   1   黄昏时,弟弟开着车进入院子里。他在楼下喊我们下去,我带着两个小侄儿,从楼上踢踢跳跳地往下跑。弟弟的大儿子,虽然激动,眼里却仍然流露出说不出的迷茫。 最迷茫的要数他们的妈妈,她让我们先下去,说她待会就来。终于等到丈夫来接他们回家,我以为她会迫不及待,欢天喜地,谁知她眼里透着忧郁和紧张。 弟弟和弟妹是在大学时谈的恋爱,他们第一次…

Read More
21 Aug
一次计划突变的旅行

一次计划突变的旅行

    文/晨牧   爱做计划,担心变化的现代人,常常在无法预料的世事面前变得仓皇失措。于我,计划大都是一厢情愿的,接下来要做的则是交托。 “交托”这个词对基督徒而言,就是将己意交付给上帝,然后全心地听凭他的安排。这有点像开船出海,有目标和方向,也计划了航程时间,然后你却是将自己和这条船托付给了海和风,交给了管理海和风的上帝。 今年初夏,我从沙漠飞去海边的一座城,去那…

Read More
14 Aug
书桌上的生命

书桌上的生命

其实在《创世记》中,上帝是委派人类去管理植物和动物。但是今日,我们可能要让植物教导我们。     文/孙基立     我买了一盆花,紫色的,放在书桌上。 以前我常在桌上摆一个花瓶,里面插一些色彩很鲜艳,可以开放很久的花朵,它们让我在书桌旁的生活变得很有色彩,写作间隙,看看眼前的插花,就心旷神怡。 但是插花和盆花却有很大不同,插花只能看着花儿凋谢,盆花却能欣赏…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