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甸聊天:圣诞歌声处处闻

基甸聊天:圣诞歌声处处闻 

基甸聊天 2017/12/18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基甸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sdsongs.mp3

 

圣诞节很快就要到了。十二月的马里兰(美国Maryland州),到处都是浓郁的圣诞气息。感恩节一过,我就把手机、平板上的音乐app全部调到圣诞音乐频道,天天百听不厌。这个季节,附近的教会和学校等也有很多各种各样的圣诞音乐会。

 

一周之前的礼拜天,我和家人去巴尔的摩一间很大的教会听了一场圣诞音乐会。这是一间现代大型教会,音乐会办得相当豪华、高大上。不但女高音独唱和诗班都唱得非常专业,而且还有绚丽多彩的舞台,声光电交相辉映的背景,真人、真的动物演的圣诞场景……(那个演耶稣宝宝的男婴孩真是有表演天赋,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被穿着古代中东人服装的“马利亚”和“约瑟”举起来,竟然一点都不怯场,忽闪着大眼睛向观众卖萌……)

 

但是在他们唱的圣诞歌曲中,有一些是完全是“世俗”(就是跟圣诞节的基督教意义无关)的歌曲。甚至其中有二、三十分钟的时间,所有的歌曲都是美国人熟悉的“世俗”圣诞歌曲——玲儿响叮当、三塔(Santa,圣诞老人)呵呵笑、红鼻子驯鹿鲁道夫(Rudolph)、欢乐的心情如雪花飘逸、想家的人梦见白色圣诞和妈妈做的饼干……,等等,还有真人扮演雪人、驯鹿和三塔长者又唱又跳、调动情绪、嗨翻全场。听到这里我简直觉得如坐针毡,愧对邀请来一起听音乐会的亲友,又不好意思起身离开。直到熬过这一段,诗班开始唱更传统的、跟基督教信仰、跟上帝降世为人相关的那些真正的圣诞歌曲,然后邀请大家一起唱,加上牧师上台有几分钟短讲,我才慢慢恢复常态,听完整场。

 

昨天我和家人又去美国国家大教堂(National Cathedral)听了一场圣诞音乐会。国家大教堂的诗班水平之高自然没得说,加盟他们的一个私立高中的青少年合唱团也非常出色,尤其是宏伟高大的教堂里管风琴和铜管乐队的演奏,更是回肠荡气、震撼人心。而最让我喜悦的是,整场音乐会的曲目全部都是传统、古典、包含福音信息的圣诞歌曲,包括那些我们熟悉的圣诞颂歌(观众也被邀请加入一起唱)。超美的音乐表现加上古老歌词里对“道成肉身”的感人讲述,留给听众思考圣诞真义的无穷余味。

 

其实我并不是特别反感那些没有基督教含义的圣诞“俗”歌。它们很多是抒发“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思乡情怀,或者唱出对亲情或友情的渴望与眷恋,其实也是非常温馨感人的。教会的圣诞音乐会里包括这类曲目,我后来回过头去想,应该也是有“福音预工”的意图吧。也许来听音乐会的人当中有一些不是基督徒,平时也很少有机会到教会参加活动(说不定这场音乐会是一年当中他们唯一一次到教堂),教会可能希望先用世俗的流行歌曲跟他们拉近距离,而且人们的思念家人的情绪也可以是后面的福音信息的很好的铺垫……

 

但是这样的“福音预工”如果做过头,真会喧宾夺主,让大量跟耶稣降生无关的噱头冲淡福音信息,只把人带到跟基督教信仰的核心没很多少关系的文化里面,而不是带到基督福音里面,我觉得效果可能适得其反。再说人家到教会来听圣诞音乐会,很可能就是想来听有基督教含义的传统歌曲的。而且这本来就是教会主日敬拜的时间,掺入太多世俗文化的元素只能让人感觉教会已经被世俗化侵蚀,失去自己的最重要的信息了。

 

值得庆幸的是,在今天的美国,仍然还是有很多圣诞音乐会是“充充满满地有恩典、有真理”,既有艺术感染力,又有耶稣降生的福音信息的。国家大教堂的音乐会节目单上印出了全部的歌词。那些古老的歌词里面,竟有很多“耶稣基督是完全的神,也是完全的人”、他是“受生(begotten)而不是受造(created)”之类的术语。恰好我最近正在修一门“基督论和救恩论”的神学课,读着这些词句,我恍惚是在读神学著作。而教这门神学课的老教授也非常喜欢引用一些古老圣诗里面的歌词,来为那些深奥的神学概念做注解和诠释。神学与圣诗,本来都是用来歌颂、赞美上帝的,如此互相印证、水乳交融,本来就是应该的美事。

 

在美国这么些年,我还听过很多其它同样美好的圣诞音乐会。我们家以前在普林斯顿附近住的那些年,几乎每年我们都要到普林斯顿神学院去听他们的圣诞音乐会。神学院的唱诗班由来自世界各地的神学生组成,他们会用各种不同的语言来唱圣诞圣诗,让人深深体会基督福音的普世性和国际化。近年我也曾到梅耶霍夫(Meyerhoff)音乐厅欣赏巴尔的摩交响乐团表演的亨德尔作曲的清唱剧《弥赛亚》。听到“哈利路亚大合唱”,跟全体观众一起站起来向人类的救主致敬,也是激动得热血沸腾,不能自已。

 

《弥赛亚》的歌词里一片雪花都没有,全部直接就是圣经经文。而当年亨德尔创作这部清唱剧,为的并非是在教会里面用作敬拜,而是要在世俗的音乐厅里演奏,在俗世的场所把荣耀归给上帝。他的想法在当时也曾受到严重怀疑和嘲笑,但上帝仍然让一部旷世杰作诞生并成功演出。想想今天的基督徒在教会舞台上表演雪人和驯鹿跳舞,两相对比,实在令人感叹。

 

圣诞节的意义真的不是关乎雪人、驯鹿和三塔的。很多基督徒非常计较星巴克的咖啡杯上有没有雪人、驯鹿和三塔这类“传统”圣诞图案,或者因为白宫里面的圣诞树装饰多么豪华精美而激动,觉得“美国终于又回归基督教”了。我觉得,这些都只不过是跟基督福音没什么关系的一些圣诞文化,根本不是圣诞节真正意义的代表。圣诞节真正的意义,是“道成肉身”,是上帝降卑成为有血有肉的人,好让人能够通过圣子在十字架上的受死和复活,与上帝和好,重新成为上帝的儿女。如神学家所说,“上帝降卑成为人,好让人升高活在上帝面前”。

 

这也是为什么我偏爱那些包含“道成肉身”的福音信息的古旧圣诞歌曲的原因。尽管我们并不能从圣经确定主耶稣降生的日期,但教会传统把圣诞节定在12月底,正是寒冬季节。冬天夜长昼短,万木萧条,人也很容易抑郁。我一直觉得听圣诞歌曲是抵抗冬季抑郁综合症的最好的良药。一年将尽,也许我们在过去这一年经历了太多令人郁闷的事情,见证了太多人性的黑暗。而圣诞圣诗那些关于救赎与恩典的动人词句,之所以能温暖人心,带给人真正的安慰, 是因为她们包含了属天而超越的爱,能带给你我永不止息的信心和盼望。

 

 

圣诞节很快要到了。但愿更多的人能听到圣诞歌曲的美妙佳音。在这繁忙的节日季节,让我们暂时忘掉那些杂事,安静下来,倾听那来自心底的轻轻的圣诞歌声,思想两千年前那个夜晚在伯利恒降生的婴孩对人类、对历史、对你我的个人生命的真正意义。

 

谢谢大家。

 

(点击这里浏览基甸推荐的传统圣诞歌曲

 

(转载请注明“转自基甸聊天http://ocfuyin.org/category/jdlt”)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