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赞美,因为我赞美──听李思琳演唱的《奇异恩典》专辑

 

 

文/华姿

 

 

一个上午,我一边做事,一边听着李思琳的专辑《奇异恩典》。其实我完全可以关上门,坐下来,安静地、专心地听。但我在做一个试验,我要看这个小小的歌者,能不能让我在某一瞬间,突然停下手里的劳作,被定在那里,站着,或是坐着,一动不动,然后,眼眶潮湿,泪水涌出。

她做到了。或者说,她与这个专辑的创作者们一起做到了。

感动有几种。有时候我们被苦难感动,或是被因苦难而产生的爱与善感动。而另一些时候,我们会被一种赞美感动,那种单纯的、由衷的赞美,彷佛来自天上。比如现在,这个上午。

当你被这种赞美感动,突然之间,你觉得你是如此地需要上帝,需要跟这个小小的歌者一起同声赞美。无论此时此刻此地,你是一个怎样的人,你正在做着什么。你甚至会觉得,那每一个音符里,每一个旋律里,乃至每一句歌词里,都纷呈着所有需要上帝的人,和所有赞美上帝的心。她的歌唱与赞美是如此地纯净,如此地纯真和纯美,没有沾染这个世界的一丁点尘埃,宛若初开的花,那第一朵花;又宛若花上的露珠,那第一滴露珠。

我停下了手里的劳作,站在那里。开始的听,现在变成了聆听,或倾听。

赞美在继续。在思琳的歌声中,我看见一个景象:光在枝头闪烁。万物都成了上帝的旋律,也成了他的舞姿。祈祷开始生长,像夜间的花朵,在幽暗中,静静地盛开。虔诚被再度唤醒。你开始感恩,然后看见,自己原是一个不洁之人,并不配得上帝的恩典。接着,产生一种需要被洁净的渴望,这渴望是那么强烈,以至立即便开始认罪,开始流泪痛悔。因为“我本是卑微贫苦的人,他竟把生命赐给了我。”

这个小小的歌者,就在这一片刻里,用她的赞美和单纯的歌唱,给我带来了这样的内心演变。也许,少女的嘴唇,童真的声音,本身就是最美的,和最有力量的赞美。

如果没有一个更高的存在,只有这个低矮的物质世界,我们何以坚守自己作为一个人的价值和位置?如果没有对那个更高存在的赞美,在这个沉沦的世界里,也许,我们就只能像一块来自土地深处的岩石那样沉默。

但是,赞美,若不是从必须忍耐的苦境中发出,若不是在一种平凡的默默无闻的日子里发出,就算不得真赞美。只有当我们终于做到了:在欢笑时赞美,在哀哭时也赞美;在平安时赞美,在动荡时也赞美;在成功时赞美,在失败时也赞美;乃至,在阳光下赞美,在黑暗中也赞美,那才是真正的赞美。就像受召而来,除了赞美,不再被别的所占有。

为什么我喜悦?因为我赞美?为什么我感恩?因为我赞美。

为什么我能静享天赐的安眠,月光和星光都彷佛认识我?因为我赞美。因为我相信。

 

 

作者是作家、媒体工作者,现居武汉。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