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文/拉吉

 

 

 

十年前的圣诞,你骑自行车,载红衣红裤的女孩,四处邀人参加婚礼。

只有四个朋友来赴宴席。谈起中秋,涨潮的长江,骚动的月;谈起婚姻,潮涨潮落,月圆月缺。

 

 

(一)

 

中秋,月亮很圆。喝了酒,东一倒,西一歪,醉着看人。

我站在舞池边,看旋转的人。一对。一对。交换舞伴──

仿佛一生都可以那么站着,站在灯光照不到的地方,旁观爱情与伤害。

这时,你走来,一颗遥远的星辰,停在我的面前,

将我握在手中。宽大的手,修长的十指,简朴的掌纹……

你说:让我们不再交换舞伴。

 

穿越明灭的彩灯,穿越梦幻的音乐,穿越日子──

目光突然倦了,软下来,靠在你的胸前。很暖,起伏有力。

我看着你,看着那个等待我的空处,一个与生俱来的伤口。

在肉体中,在灵魂的深处──它安静地对我说:回来吧!让我可以愈合。

藉着你,我被创始的奥秘照亮:二人要成为一体。

 

 

(二)

 

有人说,婚姻是一场豪赌。独坐海边,看浪一层层来,一层层去。

问苍茫,要不要为一颗遥远的晨星,赌上一生?

问自己,要不要投身于你的明亮,放弃自我的遮蔽?

一生的婚约,是否能够相信?是否能够承担?生老病死,贫富卑荣。

 

追逐却又逃避“梦”,逃避醒来后的陌生,逃避欢笑后寂寞的嘴唇。

然而,唯一逃不开的是你,还有随你而来的一份天意。

那是我梦中的梦,昼夜,它都不肯隐去。镀染生命的光──

敲响海边的屋门,回应心灵的询问,对我有着一种权利。

你灵魂中的明净让我惊讶。不是脆弱的单纯,也不是狂热的执着,

和煦而纯粹,宽广而细微──你环抱我,如同芳香的空气。

 

 

(三)

 

我在尘世。行走,起卧,饮食。雨很多。雨,泥泞阴郁……

你进入我的生活,不是承载心愿的流星,而是在地上,建造天堂。

我们结婚了。一间泥地的小屋。雨天,红蚯蚓爬出来,一团团地蠕动着。

我只敢躲在方舟似的床上,握着笔,写诗。

仅有的窗子挂着淡绿纱帘,很薄,仿佛只是给阳光染了层羞涩。

 

我不害怕也不着急,因为知道你会回来,会手脚麻利地打扫。

然后说:好了!下来做饭,喂饱你的老公。

我做的饭菜和我的诗一样美味。一盘盘端给你,你就一盘盘吃尽。

嫁给一个饭量大的男人真是幸福。你吞下我所有的诗歌,一滴也不撒落。

生命就在诗中菜中,安全地呆在爱人的肚子里、血液中──终生暖和。

 

 

(四)

 

你对我一切的称呼,都加了个“小”字。

我种小小的丝瓜,用小小的饭碗;看你的眼睛是小的,打你的拳头也小。

当我像个靶子般,庞大地,在世上来来去去后,回到家中──

脱下沾满泥尘的鞋,放在船一般巨大的鞋旁。摆整齐,一切就都完美了。

你的声音让我对世界释怀、对人释怀、对苦难释怀。

 

当你我合为一体,世界开始安静。创世的和谐从一个小家溢开……

你是我的丈夫,我的天。宽阔的肩背上,日月,上上下下。

不知道是否留下划痕、覆满霜尘,只看见你朝向我的脸灿烂、恒定。

很满意做你的小妻子,小女儿,愿意让我的才智品格,泥土般低伏。

那颗可以放下整个宇宙的心,在你面前不过是朵未开的蓓蕾。

 

 

(五)

 

爱妻子,就是要肯为她舍命──我知道,你肯。

无需等到一个特殊的时刻,也无需冲动,你在每一件家庭琐事中为我舍命。

每一个白昼与夜晚,每一杯水,和每一声及时的答应。

你说,我们还有五、六个这样的十年。

你说,我会活到九十岁,然后在你的怀中睡去。

 

我怕不会这么久,突然觉得,应该多写些字,好在我离开后陪你。

这是我唯一能做的。除了写字,我不会什么。一个很笨、很没用的女人。

不会赚钱,不会讨好,甚至不会生孩子……

但你喜欢我写的字,它们也喜欢你。每个字都要被你念出来,才会绽放。

你是它们的爸爸,只有它们会带着我的体温陪你,爱你。

 

亲爱的,这是你我的婚姻──好像日子穿在一双舒适暖和的鞋子里。

你爱我、宠我,并不因为我可爱,而只因我是你的妻子,

是那个上天赐你的同路人,虽然软弱,却与你同行。

二个残缺合成一个完美。婚姻,成了我俩生命的洗礼。

──写于十周年结婚纪念日

 

 

作者来自中国大陆。基督徒,诗人,现住北美。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