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一种心疼的感觉——电视连续剧《中国式离婚》观后感

 

 

 

文╱石衡潭

 

 

 

《中国式离婚》引起了人们的普遍关注,至今仍然在一些电视台热播。它像一面镜子,让很多人看到了自己:在职场领域里,我们有令人羡慕的成功,也有说不出、道不明的无奈;在爱情生活中,有激情澎湃、柔情似水,也有一团乱麻,剪不断,理还乱。它也让我们思索很多问题:什么是真正的爱情?什么是妻子的义务?什么是丈夫的责任?谁该为破碎的爱情负责?怎样保全受伤的婚姻?家庭悲剧的根源何在?

现在有一种广泛认同的意见是:所谓“中国式离婚”,就是没有第三者、没有婚外恋的离婚。它主要是由妻子没有根据的怀疑猜忌所引起的。一旦妻子摆正位置,了解真相,消除误会,家庭就可以恢复安宁。

可是,果真如此吗?一切的责任果真只在女人吗?

 

 

无理与无辜

 

在剧中,女主人公林小枫,的确有很多令人失望的地方。她做出了不少愚蠢的行为,如在大庭广众下,怒骂被她怀疑与自己丈夫有私情的肖莉;又出于同样的原因,冲进娟子家掌掴娟子,跟踪盯睄自己的丈夫,责骂推搡自己的儿子……

但总的来说,她仍然可以被认为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女人。最重要的一点,是她始终深爱自己的丈夫,她愿意为挽救这个摇摇欲坠的家庭,付出一切的努力与艰辛。这一点是她丈夫宋健平,承认他自己无论如何做不到的。

我们可以讨论林小枫爱的方式是不是合适,但我们不应怀疑她的爱情。作为一个女人,既希望自己的丈夫事业有成,为家庭创造较好的物质条件,又盼望得到他无微不至的体贴与绵绵不断的关爱。这种要求稍有点高,但并不过分;值得商榷,但也不应谴责。

她的一切所作所为,无非是为了保卫爱情,保住爱情,抓住爱情。这有些可怜,甚至有点可悲,但却也是人之常情。我们实在不应太多的责备她这样那样,而应该进一步追问使她这样那样的原因──如果一个女人日复一日地操持家务,经营家庭,甚至辞去工作,换来的却是一个不愿意回家的丈夫,她该怎么想呢?如果一个女人死心塌地地爱一个男人,到头来却只得到他的轻视与厌弃,她又该怎么办呢?

至于男主人公宋健平,真的那么无辜吗?真的对误会的产生、爱情的破裂,没有责任吗?非也。我认为,宋健平是一个习惯性说谎者,是一个忠诚爱情的背叛者,是一个和睦家庭的破坏人,是一个自私自利的阴谋家,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伪君子。虽然没有做出越轨的行为,但他的心,早已离妻子和家庭千里万里;虽然电视剧为他编织了许多理由,但这些理由都是苍白无力的。

比如,当娟子遇到感情危机时,宋健平对妻子撒了一个赴急症的谎,撇下同样迫切需要自己的妻子匆匆去救援。这应该吗?当妻子听出了他的谎言,追踪而去,看到的是他在雨夜街头抱住娟子的场面,她能不伤心失望,悲愤交加吗?

每当误会出现时,他从来不去解释、澄清、消弭,反而一任妻子去捉摸、猜疑、痛苦。以他的聪明,他不会不知道这样做对妻子所造成的伤害之深之烈,可是他始终无动于衷。他就这样一次次让妻子内心淌血。

他对妻子没有爱,甚至没有了怜悯,而只有无言的轻蔑与鄙视。他宁愿蹀躞街头,也不愿回家陪伴苦苦等待他的妻子;宁愿去与朋友聊天喝酒,也不愿去关照心灵孤独的孩子。这不是对妻子的背叛和对孩子的不负责任吗?儿子当当被妻子林小枫不小心推搡碰破了头皮时,他还对她大发脾气。他有这个资格吗?他难道不是引发这一后果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吗?

 

 

阴谋与爱情

 

宋健平对妻子的最大伤害,还不是他对她的漠视与冷淡,对家庭的不闻不问,而是他与朋友刘东北联手,对她心灵的蹂躏与绞杀。宋健平为了摆脱林小枫的“纠缠”,居然设计,要刘东北引诱林小枫网恋。而当林小枫中计,连一向没有什么道德底线的刘东北,都觉得做得太过分了,“我这是在玩弄她的感情啊……”因此拒绝继续引诱林小枫时,宋健平还不肯罢手,竟然亲自去冒充林小枫的网恋对象“兵临城下”,还答应了她见面的要求。当“桃花盛开”的她,发现“兵临城下”就是自己的丈夫时,她彻底地崩溃了。

尽管电视剧试图为他的这种行为提供足够的理由,却无法掩饰这行为的本质,那就是“玩弄他人的感情”!这真是太残酷了!一个具有正常情感的人,对陌生人尚且不忍,何况对于多年甘苦与共的妻子呢?面对如此聪明而又冷酷的丈夫,一个正常的妻子,又怎么是他的对手呢?又怎么能不悲痛欲绝?又怎么能不发癫发狂呢?

宋健平本身最大的缺陷,也不在于他的所作所为,而在于他对其所作所为的态度。他非常自信,非常冷静,总是那么风度翩翩,不愠不火。就是妻子大吵大闹,他也不回敬一句;就是妻子把家里的东西砸光,他也不会吭一声。真的是修炼到家了。

可是这不是真正的风度,而是深刻的冷漠,还有可怕的自负。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错过,他从来没有觉得两人到这一步田地,自己有什么责任。他从来都以为这是妻子的庸人自扰、无理取闹,从来都以为他无能为力,无计可施。

当林小枫看到娟子的善良,而放弃了报复的念头,对他说愿意既往不咎,原谅他的一切时,他居然回答:“原谅什么?”这使本来回心转意的妻子,又重新跌入了失望的深渊。

在遍体鳞伤的妻子面前,他居然认为自己一身清白,无可指责。姑且不论他对这场误会,应该承担怎样的责任,单凭他给妻子造成的伤害,就应该足够令他十分自责,无地自容了。

当林小枫知道了自己身世的真相,受到母亲行为的感动,表示愿意与他坐下来好好谈谈时,他居然说:“谈什么,该谈的都已经谈过了。”并且不容妻子分辩,就断然地挂上了电话。这样,就再次拒绝了妻子真心诚意的悔改,再次丧失了两人重归于好的机会。

当一个人不愿意反省、不愿意自责时,他当然不会去修正自己、改善自己。所以,当爱情出现裂缝,婚姻出现矛盾时,他选择的不是尽力修复弥补,而是停止、放弃。他对于爱情不负责任,对于婚姻也没有信心。林小枫最后在宋健平医院年度感恩会上,勇敢地承认了自己在爱情上的无能,而他却从来没有这样真诚的反省和勇敢的承担。

其实真正失去爱的能力的人,不是林小枫,而是宋健平。他没有真正地爱惜、保护自己的妻子,没有尽到一个丈夫的责任;他也没有真正负起养育、教导孩子的责任,没有做好一个父亲;他没有给岳父、岳母带去安慰,没有尽到一个做儿女的义务。

他最后居然还给别人大谈自己对妻子的责任,说他最放不下的还是妻子林小枫。这若不是一种彻头彻尾的虚伪,就是一种无可救药的无知──真正的爱不是一种快乐的享受,也不是一种美感的追寻。真正的爱是一种没有来由的牵挂,是一种无可名状的感动,是一种所爱之人受伤时心疼的感觉,是一种所爱之人安然时踏实的感受。一个对妻子的痛苦无动于衷,对妻子的呼求不闻不顾的人,怎么能奢谈对妻子的责任呢?

如果他说话时是真心忏悔,我们似乎还有理由相信。但他说话时根本没有一丝自责的痕迹,他的语气是一如既往的泰然与平静,他对离婚的决定还是那样毅然而决然。

 

 

名存与实亡

 

影片以林小枫的自责,而不是以宋健平的忏悔作为结束。而且以他们两人在签署离婚协议书之后的相吻作为最后画面。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林小枫承当了婚姻失败的全部罪责,意味着林小枫所代表的爱情的呼求,向宋健平所代表的自私与爱的无能的投降。

这充分暴露了我们这个时代在爱情上的虚弱和无知。这个时代对男人有太多的宽容,对女人则有太多的苛责:男人可以嘲笑女人的小气,女人却不能抱怨男人的冷漠;成功男士到处拈花惹草,可以博得英雄救美的盛誉,失意女人在网上叹息流泪,却只落得不仁不义的骂名……

我们忘记了女人是需要爱的,妻子是需要呵护的,当妻子感觉不到丈夫的爱与呵护的时候,这个婚姻就名存实亡了;我们忘记了男人是要承担比女人更重的责任的,丈夫是要经受得起委屈的。一个男人如果没有在委屈中肩扛重担的意识与准备,这个家庭就始终处在潜在的危险之中。

如果爱情是建立在女人对男人我行我素的容忍与妥协的基础上,这种爱情有什么价值呢?如果婚姻只是意味着两个独立之人互不打扰的相处,这种婚姻又有何保存的必要呢?单纯以女人的自责而未伴随男人的忏悔所挽回的爱情与婚姻牢固吗?谁能够保证它不会重蹈覆辙呢?

骄傲的男人们啊,还是谦卑地倾听圣经这古老而长新的训言吧:“照样,你们作丈夫的,也要合情合理的与妻子同住。要体谅她比你软弱,要尊敬她,因为她是和你一同承受生命的恩典的。这样,就使你们的祷告不受拦阻。”(《彼得前书》3:7;圣经新译本)

 

作者是湖南长沙人,北京大学哲学博士,现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从事基督教研究。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