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国历病记

 

 

 

 

文/梅

 

 

 

初到枫国

 

我和先生带着儿子,带着追求和希望从中国来到加拿大的温哥华,这个最美丽的城市。

初来北美,什么都感觉新鲜、好奇,一家人常常漫步街区,尽情享受着清新的空气、温暖的阳光及美景。其中给我们最深的印象就是教堂非常多,走几个街区就可看到一座。我开玩笑说:“这里的人一定精神空虚、无聊。”后来就开始有不少朋友向我们传福音,邀请我们去教堂,但都被我们婉言谢绝。虽然没有去教堂,但内心深处却有一种莫名的好奇和向往。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先生的一个生意伙伴拉他去了一次教堂。他回来后眼睛红红的,对我说:“教堂里的歌很好听,且有一种见到亲人的感觉,使人禁不住泪下。”我一听马上说:“太好了,我最爱听歌了,那以后每星期就有一场免费音乐会了。”

从那以后,我们一家人就开始了每星期去教堂的活动。后来我和先生受圣灵感动,接受了耶稣基督做我们的救主,并受了洗,那一段日子好快乐、好兴奋。我想:这下好了,有基督耶稣做我们的引路人和保护神,今后的生活一定丰富多彩。

 

 

半年怪病

 

然后,就在受洗后不久,我儿子得了一场怪病。开始肚子痛,不能吃东西,接下来满身起红包,再后来两脚、两腿痛得不能走,只能躺在床上。这一病就是半年,为此我先生把工作也辞掉了,专门来照顾儿子。俗话说:病急乱投医。我和先生带着儿子看了许多医生,有西医、中医、儿科专家等等。有的说是这种病,有的说是那种病,但最后都是一种结果:不给开药,没药医。当时我非常着急,也非常气愤:什么北美医疗条件好,医生负责,都是空话!

当时教会的弟兄姐妹也来安慰我们,替我儿子代祷,但我却对神失去了信心,产生了怀疑:“你真是拯救我们的神吗?是万能的、唯一的真神吗?为什么不保守我们,为什么要让我们经历这样的苦难?难道信靠神要经历苦难吗?我不要,我要远离你……”无数的疑问伴随着恶言恶语,我把它们一股脑地掷向神。但慈爱的天父却没有因此而降罪于我,而是通过我儿子的口教导我:“妈,去读读圣经吧!”因为我那时不爱看圣经。我就问:“有什么用呢?看哪一段呢?”我儿子回答:“就看Job吧。”

我想看就看吧,看到底说了些什么。于是,我打开圣经找到Job,原来叫《约伯记》。当我看完《约伯记》,我哭了,我知道这是神的默示。虽然我还不能明白《约伯记》的真正内涵,但我已坚信神不会弃而不顾我们,神会医好我儿子的。就在那天晚上,有一姐妹打来电话,让我读《诗篇》第二十三篇:“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我的泪水就扑簌簌落下。

从那天之后,我天天给儿子读圣经故事,读《诗篇》,一起祷告。我们不再去东找医生、西找医生,不再着急,因为我们相信神会医治他。不久,有一教会弟兄送给我们二包保健茶,说也许对孩子有用……

感谢主,在主的保守下,从此我儿子就一天天好转,直到痊愈。

通过这一次的苦难经历,我们的灵命得到锻炼成长,从中学会了许多功课:顺服、信心和祷告,懂得了“投靠耶和华,强似依赖人;投靠耶和华,强似依赖王子。”

 

 

 一夜之痛

 

有一次,我先生在正要下班时扭了脚,当时没觉得怎样,就下班回家了。可吃完晚饭后,脚脖子就肿了起来,痛得不能走路。正好那晚我带着儿子去参加查经班不在家,他就自己忍着疼痛,一边用热水小心翼翼地泡脚一边祷告。等我们回到家看到他那痛苦的样子,又心痛又担心。我就一边为他轻轻地按摩,一边祷告,恳求主医治他。

就在我祷告时,我先生开始觉得他的伤脚在发热,还有一点轻微的颤抖。他只好用另外一只腿轻轻地压住。就这样度过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他的脚就不太痛了,并且可以走路了。我对他说:“如果不行就请一天假。”可他说:“昨天晚上神已经赐福给我,我知道他会保守我。”

他说完就一瘸一拐出了门。等下班回来,他兴奋地让我看他的脚,说:“刚到厂里时还有点痛,一开始干活就不痛了,现在脚脖子也能旋转了。”他还调皮地抬起那只昨天还疼痛难忍的脚,在我面前故作漫不经心地摇动。正如(《诗篇》中所讲:我在急难中求告耶和华,他就应允我,把我安置在宽阔之地。

虽然我们现在的生活和过去来时一样艰苦,但我们一家却和睦、快乐、充满了盼望,生活得丰富多彩。因为神与我们同行,每一天、每一刻。

是的,我们每个信靠耶稣的人都会得到神赐给平安的福气。虽然有些时候,神也会容许患难降临到我们身上,但是,那是叫我们的信心受到操练,让我们的生命得以成长、更加成熟。

神啊,你的慈爱何其完美!

世人投靠在你翅膀的荫下。

他们必因你殿里的肥甘得以饱足,

你也必叫他们喝你乐河的水。

 

 

作者来自大陆,现居加拿大。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