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 | 食物疗愈人心?听听她们怎么说…… /肖蕊

“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马太福音》6:11

——题记

 

 

文 | 肖蕊

朗读 | 伊然

 

 

食物是我认识世界,感知上帝美好恩典的途径

——W姐妹,哈佛生物博士,“朋友圈美食KOL”

 

我全家人都很爱吃。小时候,父亲无论去哪里出差,都会给我带回好吃的。平时也会每个月全家一起去本城有名的馆子,还会去当时我们本地为数不多的西餐厅。那差不多是在20世纪80年代末,当时我父亲是一名普通的大学老师,对他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花销,可他还是乐此不疲。因此在我心目中,美食一直是和父爱联系在一起的。

于是我也潜移默化地对吃很感兴趣。长大之后,不论是求学、工作、生活、旅行,每到一个地方,我都会特地去尝试当地最有代表性的食物,去探寻那些最富有人间烟火味的小馆。我觉得这是一个可以直接地认识某个地方的方法。

比如,日本大多数馆子都很小,一家店只专注于做一两样食物,但他们的服务非常好,可是这种态度并不会让人觉得很卑微,而是和顾客保持着一种平等的关系。

再比如,意大利有很多家庭式的餐馆,平时都忙忙碌碌,可能老板的脾气看上去还有点急躁,但他会很热情地推荐,当你拿不定主意的时候,他也不会催你,而是很开心地给你介绍那些你不熟悉的食物。这都是很能体现民族性的地方。

食物是我认识世界,感知上帝美好恩典的途径,而且是特别容易实践的一种方式。我一直觉得,既然我们的饮食都是上帝赐予的,那他也可以让我们像当初在旷野中的以色列人一样,每天只靠吗哪和鹌鹑果腹,维持我们的生活。但他却给了我们各种各样的美食,是不是非常棒!

美食也给了我服事教会弟兄姐妹的机会。我常会组织大家一起去好吃的馆子就餐。可能在一线城市里,大家都很忙,没有时间经常见面,也没有机会去认识新朋友,但在约饭的场合就会见到。有时我工作上的朋友也会参加,美食很容易帮助我们在初识的时候打开话题,给不同背景的人群建立沟通的桥梁。

我一直非常喜欢圣经中的一个画面,就是耶稣和他的门徒们在湖边休息,分享食物,一起吃一片烧鱼的那个场景。在我看来,食物代表了人与人之间的这种爱与连结。

 

 

烘焙,治病过程中天父给的甜蜜的陪伴与安慰

——April,学习烘焙六年,小组里的疗愈蛋糕师

 

2015年,我在职场遭遇挫折,甚至躁郁症发作,治疗之余就呆在家里,每天无所事事。那时我们家旁边的购物中心有一个很大的烹饪工作室,我常常路过,却没有勇气进去。

为了让我换换心情,我老公拉我一起去那里上了一节体验课。我们一起做了一个千层蛋糕,做的那个蛋糕歪歪斜斜、摇摇欲坠,但我却觉得很开心。上完课,老公马上就给我报了蛋糕、面包和料理的课程。于是,烘焙就成了陪伴我人生的一个爱好,直到现在。

这6年间,我的病反反复复,但我始终没有放下烘焙,我一直断断续续地在那家烘焙工作室上课,从初级班上到大师课,现在已经有在那里兼职做老师的资格了。可以说,烘焙是我和躁郁症作斗争的这些年里一个特别大的安慰。

这些年,我慢慢地学习了很多关于烘焙的技术。看着面团逐渐发酵、长大、在烤箱里改变形状……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成功。这让我觉得每一次烘焙都是一次挑战,涉及天赋、食材和环境的综合运用,也是情感表达的一种方式。

我做的最得意的一个作品是2019年圣诞节前夕,为教会12月份过生日的弟兄姐妹做的一个蛋糕,10寸,我做了6个小时。蛋糕拿到教会后,有一个姐妹跟我说她一下子就注意到了蛋糕上的小薄荷叶,觉得很有生命的意味。我很开心,是那种创作者遇到知音的开心。 现在我也会设想将来是否开一个私房烘焙什么的,但限于身体状况还是不太可能。有时我也会想上帝为什么会让我生这个病,有时又觉得他似乎是借着这个病医治我真正的病。而烘焙呢,就是治病过程中天父给的甜蜜的陪伴与安慰。

 

 

“努力加餐饭”

——RR,曾经的留学生“大厨”,现家庭煮妇

 

说起吃饭,我一下子想到的就是“努力加餐饭”,那是十几年前我出国留学时,好朋友庄重写给我的。她没有说什么“相去千万里,各在天一涯”之类伤感的话,而是只有淡淡一句“努力加餐饭”。

到了这边之后,我真的是好好践行这句话,把一腔思乡之情都融入了中餐的煎炒烹炸当中。我所在国家的饮食是出名的无趣单调,食材调料也远比国内匮乏,可我却致力于复刻中国的味道,寻找各种可用的材料,努力还原国内的一道道美食。我们调整改进的菜谱很受留学生欢迎,人气颇旺。

那些在国内时并不怎么在意的传统节日也成了我的执念。元宵节、端午节、中秋节、春节,会制作各种和节日相关的地方特色美食。

偶尔也有本地的弟兄姐妹好奇我为什么会对烹饪有这么大的热情,惊叹中国人竟然愿意为吃饭花那么多时间精力。这时我就会对他们说;“因为食物是我们的乡愁呀。”

多年之后,那些充满热情的青春岁月渐渐过去,我认识了我先生,组建了家庭。我先生对于吃几乎毫无要求、也不具备任何烹饪能力。于是煮饭就理所当然地归我负责了。

当然随着年岁渐长,我也不复有20出头时的食欲和胃口,所以我们现在吃得非常简单质朴。尤其是疫情以来,我们长期居家工作,外出吃饭的次数屈指可数,饮食更是从简。每日往复,绝无浪费。

不过即使是平常的食物,清淡的调味,我也还是会愿意花一点心思,把它们煮得美味一点,营养搭配均衡一些。

一方面,疫情给每个人的身心健康都带来了负面影响,这时好好吃饭就是帮助我们将生活稳住、安定下来的一个最简单的方法,就像每次谢饭祷告都会提醒我们不要忘记上帝的恩典一样。 另一方面是你爱一个人,就会愿意做饭给Ta吃,让Ta吃得好一点,哪怕我们不会每天都会把“爱”这个字说出口,可是我们却每天都要煮饭、吃饭,所以不如就还是“努力加餐饭”吧!

 

 

【祷文】

亲爱的天父

谢谢你顾念我们的成长

愿意我们保守心,胜过保守一切

很多时候,我们在关系里

徘徊碰壁,无能为力

谢谢你让我们学会用一餐好吃的饭

代替笨拙的语言,敲开一扇心门

你,总是完美的榜样

加利利海边的那片喷香的烤鱼

化作一瓣小小薄荷叶,停在小蛋糕上

被波动的心弦上奏响的

是来自你的关怀和赦免

我们经历的种种试炼

只要想着是你允许的,就会渐渐心安

受伤的亦或疲累的心

总会被你轻轻治愈,重获安息

感恩有你

祷告奉主耶稣基督的名。

阿们。

0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