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英国,那些和吃有关的事……/ 傲洁

 

 

 

文 / 傲洁

 

 

 

英国脱欧后的第2个秋季,新冠疫情尚未平,又遭遇重型货车司机严重缺乏之灾。为了缓和圣诞前的抢购食物潮,英政府通过临时签证给10,500名外国重型货车司机及禽业工人,让他们合法地工作到平安夜。

食在英国,超商贩售的食物千篇一律,只有寥寥数种蔬果肉类:我使尽浑身解数变着菜款,家里餐桌上仍跳不出浓汤配面包、烤鱼薯条、生菜色拉搭三明治或者烤肉加上花椰菜、马铃薯、红萝卜。

来自饮食天堂的华裔想自制家乡菜,无奈食材出奇得昂贵:拿起一盒豆腐、一包菜心或某种调味酱料,一旦脑袋自动将英镑换算成人民币、港币或台币,脊背骨即刻凉了几节,忍不住嘟嚷:“简直抢钱!”

 

 

宴客之意不在吃

 

或许因为嘴馋且思乡使然,华裔家庭围在一起最热衷于讨论与吃相关的话题。有不少人为了解馋,成了互联网的吃播迷。眼瞪着直播大快朵颐地享用山珍海味,即使没有垂涎三尺,饥肠也按不住辘辘作响。结果,忠实的吃播迷解不了馋,反而愈看愈馋。

大快朵颐真能大快人心吗?也许未必如此。因为吃喝的背后,其实还有更深的涵义。

移居英国多年的几位华裔朋友至今仍抱怨这里食物很差,必须每年搭飞机返乡吃个痛快。有位来自马来西亚的留学生,难得在职场竞争激烈的英国社会找到很有前景的工作,却碍于英国让他无法忍受的饮食文化,最终离职返回吉隆坡。

每当认识“他乡遇故知”的华人学生,我总爱以满桌的中式菜肴宴客,透过为他们解馋来建立关系,分享上帝的爱。

有位生物学博士生目睹我端出一盘香浓美味的东坡肉,他连夹6块,吃得很开怀;另一位经济学博士生闻到香喷喷的港式烤鸡,将金脆鲜嫩的鸡腿切下就放下刀来,欲夹又止,我就将腿夹到他碗里……

他们连声谢我,问:“师母天天煮那么丰盛的晚餐吗?”我好想告诉他们:“平日我们其实吃得很简单。”

欧阳修自剖:“醉翁之意不在酒”,我也心知肚明:“佳肴宴客之意不在吃”,而在乎“相结知交之乐”;相结知交之乐,得之心而寓之吃也。

 

 

珍惜食物是爱的教育

 

食物单调的英国,大量蔬果仰赖进口,低收入人群及弱势族群有增无减,不少贫童只能靠学校的免费午餐饱腹。但同时浪费食物的现象又是欧洲之最。面对缺乏重型货车司机可能会导致的缺粮危机,全英上下号召民众珍惜食物。

儿女小时候,家里经济拮据,难得上一趟中餐馆,一家人点了两碟叉烧饭,吃到一粒米不剩。即使在家用餐,我们也不浪费食物,孩子若有吃剩,先生就分享非洲的小孩没东西吃、要吃毛毛虫的故事,教导他们珍惜食物。孩子不想听这类故事,就把盘中餐吃个净光。

某年,英国全体小学生都有免费午餐,儿子骄傲地向我炫耀:“全校只有我把午餐吃光光!”有次,3个孩子一起受邀赴一场生日会,现场三十多名小朋友将吃剩的许多薯条、香肠、鸡块拿来玩,到处乱丢,唯独我家3宝坐成一列,把所有食物吃光。家长们莫不叹为观止,问我:“你是怎么教的?”

移民英国多年,我带着儿女入乡随俗,早已爱上简约营养的英式食谱,鲜少花钱上餐馆或大量购买“抢钱的”中式食材。生性节俭的老公更勤劳地对准超市的减价时段,搜罗便宜的肉类、蔬果和面包;多年下来,省下不少费用。

 

 

顾念贫穷不浪费

 

现在流行的吃播节目,用大吃大喝刺激人的食欲,地球上却有无数人缺食缺粮。

18世纪,约翰·卫斯理牧师(John Wesley, 1703-1791)领导了福音派复兴运动,同时带起连串关顾弱势的社会改革,包括建老人院、孤儿院、分发衣食、平民义诊等,为英国奠定了慈善文化的良好基础。

时至今日,全英各地都有志愿者团体,专门负责回收超市的到期食品,再招募义工煮成简餐,派送给缺食缺粮的人。所谓珍惜食物,是源自顾念穷人。

几年前,有一对情侣在教堂举行婚礼之后,聘请从事回收食物的Refuse Café负责筹备他们宴客的晚餐。现场众嘉宾吃得有滋有味,无人嫌弃这些原本打算丢到垃圾筒的食物,且吸引新闻记者到场报导采访,一时成为美谈。

新人表示,回收食物可以节省金钱,帮助更多有需要的人。

婚后3年,这对夫妻有了一个小孩,先生目前在牛津大学攻读神学博士。纵然未获任何经费补助,这3口之家却因为长久养成不浪费食物的习惯,省下来的钱足够供应当下的基本生活所需,得以自给自足,不觉有缺乏。

看他们总是笑口常开、喜乐无忧,使人想起耶稣的话:“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天父却养活他们。”(参《马太福音》6:26)

 

 

回收食物必有大用

 

当年为他们办理婚宴的Refuse Café,是由一位基督徒创立的中型咖啡屋。

创办者本着关怀弱势群体的热忱,为了使穷人也能享受在餐厅用餐的乐趣,他们将私有的一处偌大的店铺进行改装,并从各大超市回收大批食物,聘请员工烹制成新颖精美的早午餐,由来客自行决定付多少钱。

虽然前来用餐者多半是弱势阶层,但服务员依然会善意地问候他们,且赠予面包和干粮。

附近一带的教会会友,也选择在这间咖啡屋聚餐、聚会。席间,大伙品尝美味可口的特餐,想到这些食物的食材几乎成了垃圾,再环视衣衫褴褛的顾客,个个满足的用餐神情,弟兄姐妹在心生感动之余都若有所悟,结账时竟自动付出更多的钱。

他们明白上帝喜悦他们捐得乐意,用自己的宽裕补给他人的不足。

全英各地的果园每逢收获时节,总有大堆熟透的水果,多到烂满一地,非常可惜。女儿所属的牛津社区教会附设的“流浪者之家”,为街友提供临时住宿及职训课程。疫情期间,负责同工添购了几台榨汁机,由女儿接洽当地的果园老板,邀请他们捐赠各式水果,供街友们制成鲜果汁贩售到市集,收益所得用来继续支持“无家者关怀事工”。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刚起床的女儿接到园主欣然乐意捐赠水果的来电,对方承诺马上派人采摘熟透的水果,表示会持续支持这项服务。我们不禁高呼:“感谢上帝!”

当一箱箱水果运到“流浪者之家”后,大伙兴喜若狂,合力制成一瓶瓶营养价值丰富的鲜果汁,在市场贩卖广受欢迎。每逢顾客喝着香甜甘醇的果汁,润喉清凉,满意地跟摊贩莞尔一笑,说:“Have a good day!”(祝您今天过得愉快!)谁会知道,这些榨成汁的水果,此前可能沦为烂熟到掉落满地、连飞鸟都不屑一啄的“垃圾”呢!

1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