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私与自私相搏——导师与我 / 子衿

 

 

 

文/子衿

 

 

 

师生关系理应很美好,可是由于各种原因,我与导师的关系一直都不融洽。

出于自我保护,我以一种对抗性状态中正义者一方与她暗自搏斗,直到这种“自我保护”的真面目被无情戳穿,我才发现,我把期待错误地建立在她的身上,把“生杀大权”交给一个与我同样有限的人。

 

 

令人失望的期待

 

宿舍是女生们闲聊和关心彼此生活的场所,尤其是感情生活的咨询室和吐槽男友的大阵地。

最近,一个平时活泼开朗的舍友在五一假期与男友团聚之后,数次闹出分手风波,曾经那个爱到不能分开的人变成了她今日恨透了的人。当她红肿着眼睛出现在我面前,跟我说后悔遇到他的时候,他们似乎都不合乎彼此想要的模样,也没能成功地把对方改造成自己所期待的样子。于是,他们分手了。

其实,这种恋爱关系无法拥有真正的和谐与爱。

每个人都在试图建构一个自我的世界:“自我”们相遇,在交集时摩擦,远离则相安无事。我们总是期待别人成为符合自己想象的,或是喜悦的的样子。一旦对方无法达到我们的期望或标准,伤心、失落、失望和沮丧便席卷而来。

 

 

当自私遇见自私

 

因着不正确的期待、不和谐的关系、不合理想的他人,我们必须依靠向外占有来确保和建立自我世界里的安全感,比如,通过占有房屋、土地、财富、别人的夸赞和目光来获取自我价值。至终,我们走进了一种自私与自私、自我与自我的狭窄交集中,而对外占有则被认为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最好办法。

所以,当自私遇见自私、自我与自我相遇之时,不美好、不和谐的关系便随之出现——这是罪的后果。

我的导师是一个极没有安全感的人,她追求完美,渴望我们成为跟她一样,风姿绰约地出现在舞台中心、成为被别人夸赞和关注的人。因此,她把所有人带向她的期待和想象中,以一种统一的、她看为好的标准建立我们。

就像舍友分享的她的经历:从小父亲去世,她和弟弟寄居在城里的小姨家,小姨认为两个孩子太内向了,而内向是不好的,所以强迫他们哭着也要去素未谋面的邻居家敲门,以借盐的理由帮助他们扭转内向的个性。

当老师的自我中心与我的自我中心相交集、摩擦、碰撞时,我岂能坐以待毙呢?这就好像一场自我中心的比赛,没有正义者和非正义者之分,只看谁的借口更美丽而已。

其实,是上帝让导师出现在我的生命中,映照出了我的自私和刚硬——我以审判者身份自居,认定她一无是处、败落无疑。因此,我不愿牺牲我的自由时间去成全她,更不愿去爱和包容我不喜欢的她。

基于对老师权威的臣服,我一边不情愿地去做她所吩咐和喜悦的事情,一边在惧怕中把决定权交给她;在惧怕和厌恶中,我一边抗拒成为她想要的样子,一边不知不觉地变成她想要的样子。当我的自私遇见她的自私,不和谐的关系随之而来。

其实,这种不和谐的师生关系屡见不鲜。如研究生为了毕业成为老师使唤的机器,学生利用老师的人脉发论文和筹谋就业,表面和谐美好,背地里哀声一片。有的老师假期半夜里给学生打电话让学生帮忙做事;有的老师表面仁爱慈祥,可是在遇到关乎自己利益的事情时立马变脸。

在自私与自私的相遇中,师生关系复杂且变质。

我曾无数次在心里将我导师贬得一文不值。但另一位老师提醒我:“是的,老师不好,但学生也很坏。”这不难解释了产生冲突的原因:偏执于自我利益和自我中心的关系。

 

 

一种心态的转变

 

而这一切,都源于那个遥远的故事——始祖亚当、夏娃的犯罪和堕落。因着罪的阻隔,上帝与人的美好关系破裂,一切关系便无法在根本上达到和谐与美好。

罪,使人与上帝的关系破裂,因之人与人的关系、人与自然的关系也随之破裂。如亚当的两个儿子亚伯和该隐,长兄弑弟。世界从起初上帝创造之时看为“好的”(参《创世记》1:31),变成了在“在上帝面前败坏,地上满了强暴”(参《创世记》6:11)。

但是,因着上帝的怜悯,耶稣基督成了人与上帝之间的中保(参《提摩太前书》2:5),藉着他,我们得以与上帝重新恢复美好的关系,也找到了完全的和谐关系之源。

当我看到圣经中,主耶稣以谦卑的仆人形象去服事人、饶恕人时,我的心受到责备——主耶稣来到世上成为罪人的仆人,而我却成了高高在上审判别人的主人。这让我真是羞愧!

于是,等我再一次直面那个令我惧怕和不讨喜的老师时,所有立起来的flag立时被击得粉碎。去爱一个爱你的人或许容易,但要真正走进那个你所惧怕和不喜欢的人,甚至去爱她,这真的好难。

有一天,我在电话里跟老师再次争执起来。挂了电话后,有句经文不断地浮现出来提醒和责备我:“你们做仆人的,要凡事听从你们肉身的主人,不要只在眼前侍奉,像是讨人喜欢的,总要存心诚实敬畏主。无论作什么,都要从心里作,像是给主作的,不是给人作的,因你们知道从主那里必得着基业为赏赐。你们所侍奉的乃是主基督。”(《歌罗西书》3:22-24)      

我恍然大悟:我应该要转变心态,学习基督以仆人的心态去服侍人,即用诚实的心像服侍主耶稣一样去服侍、顺服我的导师。而不是走进直接对抗,或表面讨好、内里却惧怕、厌恶的极端中。我需要借着服事人来服事主,哪怕对方是我所惧怕、不喜欢的。

于是,我向上帝祷告,祈求他怜悯饶恕我,教我学会如何做仆人;我也求主再给我去服侍老师的机会,也借此把上帝的爱显明出来。

此后,我不再抱怨老师布置的任务和要求,而是把这些当成我服侍她的机会,并求主赐我足够的力量和智慧。

借着祷告祈求,我开始有力量面对我的导师。当我从恐惧和对立状态中逐渐走出来,学习基督仆人式的服侍,关系中的裂痕得到了修复。

当自私与自私相遇,我们别无他法。唯有跳出自私圈,从主耶稣那里,学习仆人式的谦卑服事和爱。哪怕,道阻且长。

 

6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