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女记者的夏之繁花 / 傲洁

 

 

 

文 / 傲洁

 

 

 

曾经,在生命之春抑郁病重,青春的赞歌断了弦,季节停在阴冷的长冬里,黯淡无光!当微光乍现,眼前隐约一片万紫千红,夏竟于无声无息间踏入我枯竭良久的生命里,谱起缤纷的乐章。

 

 

繁花开在文字事奉之始

 

初夏的蓓蕾绽放,始自我投身基督教报社的文字事工。当时,艰巨紧凑的编采工作,没有压垮我如黛玉般的孱弱之躯,反而使我更坚心依靠上帝,竭尽所能地完成工作。同事赞许我敬业认真,写作上一丝不苟,敢于接受挑战。孰知,彼刻的我天天服抗抑郁药度日!

到报社之前,我精神失序,在工作途上几经颠踬,迟到请假无数,被辞退。然而,报社工作的压力比我任职过的机构都来得大,社长的要求更出奇地高。到职前,好友劝我:“尝试适应,不要勉强,换份轻松的工作好好养病,以健康为重。”

惊奇的是,我适应得很好,对上司严格的要求无怨言,只知顺从指令改正自己,不断提升采访与写作能力。直等报道、专访与特稿的写功走上轨道,工作开始得心应手,盛夏的繁花也自我阴冷的生命里迸发笑颜。

上帝造我,早已定下目的。盛夏于我如此丰繁,是耶稣钉痕的手不离不弃地牵着我,且赐下力量助我克服困难,推我这即将破沉的船到水深之处,为他“下网打鱼”。而我捞起的“鱼”,是篇篇教会新闻报道、人物故事专访及信仰文学创作;网未裂开,鱼却装满我的破船。

尚在服药的我有如此佳绩,对上帝满是感恩又惭愧,不禁懊悔:“过去为何不定睛跟随基督,将天父赏我的写作恩赐直接用在文字事奉上?”庆幸的是“前我失丧,今被寻回”,盛夏的繁花终于为我怒放。

 

 

重压下“最快乐的人”

 

这段生命的炎夏,我只影孤身在台湾。当时,我租住在一位传道人家里的客房,与一对天真可爱的小兄妹成了好朋友。

6岁的哥哥喜欢跟我说话,有回问起我的工作,我半开玩笑地说:“老板有点凶,你可以为阿姨祷告吗?”他闪动着无邪的大眼睛,点头说好。隔天,房东师母告诉我:“儿子要我一起为你祷告,求主耶稣不要让老板凶你。”听得我好感动。

不料,老板忽然对我很好,颁给我小奖金,而且还预备了便当给我当午餐,饭后又剥了半个橘子给我吃,令我受宠若惊。回家后,我和传道一家分享这些事,他们都说:“上帝爱听小孩的祷告呢!”我就转头谢谢小弟弟,请他代我感谢天父,但加上一句:“便当跟橘子就不用客气了!”说毕,所有人捧腹大笑。

与传道一家共住一屋近3年,小兄妹是我减压的妙药。

下班回来,他俩会欢天喜地高呼:“阿姨回家了!”晚间,我与两个小朋友窝在一块,说故事谈笑聊天,解除我一切烦恼。隔天上班,心是全新的,载满喜乐与热情去面对繁忙的任务。

报社工作的压力素来巨大,不少同事被压得眉头深锁,笑不出来。我却经常身心畅悦,积极采访写作,当时的副总编辑形容我是报社里最快乐的人。

 

 

繁花芳香四溢

 

因生命簇拥着夏之繁花,布满天父的爱,我那隆冬里自困自怜的自我中心逐渐隐没于花丛里,心就腾出偌大的空间,让我有能力去关顾他人。

当时,房东全家预备出国进修神学,传道夫妇忙着处理各项琐事,经常累得筋疲力尽;于是,我主动请缨做小兄妹的“保姆”。有时,我赠音乐会门票给他们夫妻享受二人世界,小孩则和我玩得不亦乐乎。

漂亮温柔的师母感激地说:“真的很谢谢你,帮了我们很大的忙。”日后成家,亲历育儿的艰苦,我终能体会夫妻独处时光对经营家庭有多重要!

当年的报社计算机信息尚未普及,不少后置作业要动手亲为,出报前夕大伙都加班到很晚。

有回,我参加完基督徒音乐家的记者会,现场留下多盒原封未动过、极美味可口的日本便当,主办单位请我带回报社分给同事享用。餐后,各人显得精神奕奕,活儿干得更起劲。社长秘书专程谢谢我,说:“你很有上帝的恩典,给我们带来祝福!”

这全因天上的阿爸父爱护我几度破碎的生命,为我铺开芳香四溢的花径!

 

 

终身之事在上帝手中

 

记者职涯有宽广的人脉,与众多专业基督徒及牧者传道访谈互动,相识的人真不少,已届适婚年龄的我也引来好心的媒人,不时邀我赴相亲之约。

若是过去的寒冬时节,我深陷浓烈的寂寞中,对情感生活有无限渴求,一定欣然赴会。可是,生命已跨过严冬来到盛夏,我焕然一新,感受从未有过的满足,因有耶稣同在,我这最快乐的人单身得潇洒自在,深信终身之事早在上帝手中,寻找人生伴侣不再是我的忧虑。面对相亲的饭局,我多半婉转推辞。

一个秋高气爽的周日早上,我购了两张最高价的音乐会门票,来到台北木栅一所小教会参加聚会。

会后,我将门票交给当女传道的好友,作为她与先生结婚周年庆的贺礼。晌午时分,我回到自己所属的教会参加青年团契,与几位会友相谈甚欢。当时,有位男生被我的谈话吸引,一直跟着我走出教会。

我俩走在柏油路上,随兴谈些不着边际的话题,婆娑树影擦身而过,不知不觉间走了很长的一段路。到了公交车站,男生邀我喝咖啡。

在精致典雅的咖啡屋内,两人点了曼特宁。香醇浓郁的氛围令人心旷神怡,我俩聊得畅快,恰若相识多年旧地重逢般。这基督徒男士就是我现在的夫婿;当年有场被我爽约的相亲之会,男主角就是他。

终身之事一旦托付上帝,他必按时成全。

 

 

花落花开各有时

 

我与先生从相遇相识相恋,到步上红毯,前后7个月。

婚后不久,我从怀孕、生产,工作也从全职转为半职。直到老二诞生,全职妈妈的召唤一直在心里翻腾,我只好从多姿多采的记者舞台隐退,专注育儿持家。从此,我的笔封尘在遗失的角落里,有22年。

虽然职场花落,初为人母的我对主妇生涯却满怀憧憬,想象它是另一片仲夏的繁花,有天父伴我栽种宅在家的花卉,期盼困难枝头上花开满枝。

后来携儿随夫远洋求学,异地生活所面临的压力与考验竟前所未有地繁多,我的婚姻路也走得跌跌撞撞,夫妻磨磨合合彼此适应得很辛苦,必须求上帝介入,让圣灵光照、赐下真理的话语,两人才能各自反省,重新道歉和好。

一路走来,困难枝头花开花落,饱满有时,凋零有时。夫妻俩值壮年期,体力旺盛,满腔热血,敢于披荆斩棘克服万难。我们怀拥坚实的信心时刻祷告依靠天父,盼望在他的带领下,这贫寒之家终能熬出头,枝桠发旺到探出墙外,清香娇美的花苞也溢满枝头,怒放出满天花海。

 

 

重返夏之花径

 

光阴似箭,儿女瞬间长大成人。当年一贫如洗的留学小家庭,现在已应有尽有,物质面一无所缺。但不幸地,中年壮志未酬的恐慌感猛烈袭击在职场上晋升无望的先生,导致完好丰足的家几近崩裂;无助的我紧抓住耶稣的手,好不容易才稳住这个千疮百孔的巢没有碎开。

这段酷寒的日子对中年的我无异雪上加霜,觉得自己只剩枯骨,丧志乏力。我问上帝:“骸骨还能复活么?”至善的上帝藉由多位好友的提醒与鼓励,催逼我重新拾笔为他书写。由于寄居国外长年使用英文,我的中文字丢掉很多,加上思路与笔力已不及年轻时的敏捷快速,写作对我委实吃力。我只求天父紧握我手,帮助我从零开始,学习文字事奉。

过去一年半,我的枯骨渐渐长出肉、吹进气息,在基督教刊物及媒体平台发表了八十多篇信仰文章。终于,文字事奉带我重返盛夏的花径。但愿余生都握在天父手里,任他把我的人生四季书写成见证他荣耀的篇章。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