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活中的傻萌玩伴,竟然是……

 

 

 

文 / 沈琅

 

 

 

跟好友闲聊,告诉她我养了两只豚鼠(Guinea Pig),她惊讶地大笑:“你?养豚鼠?”

我从小没养过宠物,对小猫小狗也只是远观其可爱,从不敢近玩。好友知道我的德性,所以不敢相信我竟然会养豚鼠。

 

 

后悔领养它们

 

几个月前,师母的小女儿从朋友处得到两只豚鼠,师母打电话问我要不要领养。我没见过豚鼠,以为跟荷兰鼠相差不多,小巧玲珑的。

在我犹豫间,师母建议我养。一来,我不会照顾别人,可以从照顾宠物开始学习;二来,我是主日学老师,孩子们都喜欢小动物,豚鼠可以帮助我和孩子们更亲近。我信任师母的判断,便允诺愿意领养。

过了两天,我去师母家,看到一个大玻璃柜子,里面有两只大“老鼠”。我的心凉了半截:妈呀!这和我想象的样子也差太多了吧!想着要把装着两只大老鼠的玻璃柜子抬回居所,每天和它们朝夕相处,我真是万般不情愿。

我问师母:“可以反悔吗?我不想养了。”师母和我关系很亲,直接怼回:“不行,你承诺了要的。”我一筹莫展,只得搬回家,委屈得眼泪都快下来了。心里赌着气,只盼着这两只大老鼠早早死掉,我就不用再这般为难了。

刚开始几天,我除了按部就班地喂它们几把干草之外,基本不顾它们。它们饿的时候,就像两只没娘的孩子一样上蹿下跳,让我忍俊不禁。

每天早晨,听到我起床的声音,它们就开始兴奋地“喂咦、喂咦”,等待我喂它们早餐。

慢慢地,我发现它们也挺可爱的。各取名为阿拉贡和法拉米尔:法拉米尔机灵,阿拉贡憨厚。

一天,天气很好。我在后院草丛中围上栏板,把两个小家伙放到草上玩。然后把沉沉的玻璃柜子也拖到户外,里里外外冲洗干净、晒干,并在里面铺上新床垫。

要捉它们回去的时候,出问题了——法拉米尔竟然窜到了后院一角的花盆堆中。

我拿了根小树枝,捣拨着花盆间隙,想把它赶出来。可我戳到东,它逃到西;我点到西,它又跑到东。我费了好大功夫才把它从花盆矩阵中逗出来,引进一个纸盒子里,倒进玻璃柜子。

当我狼狈地在花盆堆边喘气时,想着法拉米尔左钻右窜又被我戳到跳脚,小屁股一撅一撅的样子,不由得感到好笑……我就是自此喜欢上了这个小坏蛋。

 

 

笨笨的小玩伴

 

有一天,早上起来给它们喂草。平常贪吃的阿拉贡竟然躲在玻璃柜里的小屋中,没有出来迎接我。我觉得不对劲,探头瞧瞧它在里面干嘛。

原来,它们在一个纸筒玩具上咬了个大洞。阿拉贡把头伸进洞里,却拔不出来,正不住地甩着头,想挣脱纸筒。我连忙拉住纸筒,帮它脱困。

不知因为是出汗,还是闷出了水蒸气,它脖子上有一圈湿漉漉的印迹;一头乱蓬蓬的毛,一脸蒙了大赦似的憨憨小样,可爱极了。见它没事,我松了口气;看着它无辜的样子,我又忍不住大笑。

晚上回家的路上,我一边想着早上阿拉贡获救后蠢萌的样子,一边乐不可支地笑出声,巴不得快点回家去看这个小可爱。

有时候,我把喂草当成是练习投射。坐在办公桌前看书,开小差时便从草袋中摸出一根草,瞄准玻璃柜子投进去。

两只小家伙的耳朵特别灵敏,刚听到我开草袋子的声音,就会兴奋地从玻璃柜里的绿屋子跑出来,趴在玻璃柜壁沿上,等着我喂草。

我的投射技术不稳定,有时投得靠前,有时投得靠后。这两个家伙只顾坚守在最前线,呆仰着头左顾右盼地等草,却看不到我投到它们身后的美味。这时候,我就替它们着急,不住地喊它们:“小笨蛋,小呆瓜,在后面,后面!”

 

 

高度带来变化

 

当初,我曾那么嫌弃它们,没想到竟然有一天,我会如此喜欢这两个小家伙。

我没想到自己竟会舍得剪太空棉软床垫给它们铺床,裁漂亮的枕套给它们当床单,拿自己的毛巾给它们当地毯;我没想到自己能做到每天给它们捡屎粒、洗尿布,乐此不疲;我也没想到自己还能给它们洗澡、梳毛,满情爱意和欢喜地摸它们、抱它们、逗它们,甘之如饴。

当初的不情愿是因为我短视。但庆幸因着对师母的信任,我在心不甘情不愿的时候,还是选择了顺服;而因着顺服,我的生命被拓宽了,我的生活也充满了很多以前未曾体验过的乐趣。

师母曾对我说,小狗和老鹰看到的东西是不一样的,因为高度不同,所以视野不同;当我们更靠近上帝的时候,我们的视野会有不一样的高度。

我想到圣经里彼得打鱼的故事。他们整夜劳力,却一无所获;而当耶稣让他把船开到水深之处,下网打鱼时,彼得凭他丰富的打渔经验,虽然深感疑惑,却仍照着做了,结果捕到的鱼之多,差点让渔网裂开了(参《路加福音》5:4-7)。

彼得没有按照自己的认知做决定,而选择按照耶稣的吩咐行事,结果经历心所未曾想到的丰盛。

圣经说:“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箴言》9:10

用感觉和理性做决定,或许会后悔,但用敬畏上帝的心做决定,我们就不会后悔。这并不是非理性,而是超理性。因为借用的是上帝的智慧,超越了我们的感知和认知水平。

正如圣经所言:“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不可倚靠自己的聪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认定他,他必指引你的路。”(《箴言》3:5-6)这成为我的自勉和祷告,我愿自己可以信任上帝、顺服上帝。

 

 

放弃自己做主

 

我每天为小豚鼠做清洁,都要先把它们从玻璃柜里抓出来,等我清理了屎粒,换走了尿布,铺上干净的毛巾垫,再把它们放回去。

它们不喜欢这样折腾。每次要抓它们出来时,还是会逃窜,想挣脱。

但当我铺好干爽的垫子,再把它们放回去时,它们又是那么喜欢这焕然一新的安歇地:先兴奋地小步溜达几圈,然后放松地趴下来享受干净软和的床垫,呼吸刚晒过的毛巾上那温暖的太阳味儿。这时,我发现,观赏它们的花样趴姿,也是一种乐趣。

我也常常带它们去后院的青草地上吃草、锻炼身体。它们不喜欢乘坐纸盒被我托着去后院,会呜呜抗议。

但当我把它们放在草丛中时,不出片刻,它们便会兴致盎然地嚼起草叶,大吃特吃。

每当要回家时,它们又妄图逃跑,不想被我抓到。晕乎,我叹:连一只小豚鼠都想做自己的主,偏行自己的路!可是,它们只有被我抓回去,才不会被猫咪叼走。

那天牧师讲道:“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参《诗篇》23:1)并说,你要让耶和华做你的主,他才能是你的牧者。

我就想到我的两只豚鼠。它们要让我做主,我才能给它们预备舒适的安歇地,才能带它们去茂盛的青草地,才能保护它们免遭危险。

此时,它们正惬意地侧卧在床垫上,懒洋洋地伸长两条小短腿,小脸儿服贴地耷拉在软软的毛巾上,悠哉悠哉地吃着嫩草。

当然了,既然做了它们的主人,我自然会为它们预备嫩草,甚至还有胡萝卜做甜点。

同样,我也希望耶和华做我的主,让他做我的牧者,得他看顾和保护。让他做我的主,他也为我做主。

 

 

豚鼠的命有多重要?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他不会犯错;我虽是小豚鼠的主人,却会犯错。

那天,我做了一件蠢事。

早上,阳光灿烂,我给小豚鼠洗了澡,然后把它们放到外面草地上晒太阳。我想让它们在外面多玩一会儿,等到下午两点才去接它们回家。

平常要抓它们回去,它们总会逃跑。那天法拉米尔照样生龙活虎地开溜,阿拉贡却趴在草丛中乖乖让我抓。见它驯服得反常,我心里一惊,坏了,要出事。

果真,它一回来就又趴在那里一动不动,连最嫩的草芯放到嘴边都不吃,水瓶放到嘴边也不喝。我开始紧张,它不会死吧!

过了一会儿,它自己站起来,却因腿软,站不稳,跌跌撞撞地跑过去喝水。喝了一口又趴下不动了。

我担心它,也自责极了,它不是被晒晕了就是被毒虫咬到腿了。下回我一定不放它们自己在外面了,我一定会陪着它们。

我蹲在旁边和它说话:“阿拉贡,对不起,我不该把你独自放在外面这么久。你一定要好起来啊,我以后一定好好待你,不捉弄你,不欺负你了。”

我播放韩德尔的水上音乐给它听,希望它能舒服点;我唱《耶稣爱我》的儿歌给它听,希望它能得点安慰。我不住为它祷告,求主医治它,加添给它力量,让它活过来。

这时,约拿书中上帝说的那段话出现在我心里:“这蓖麻不是你栽种的,也不是你培养的,一夜发生,一夜干死,你尚且爱惜;何况这尼尼微大城,其中不能分辨左手右手的有十二万多人,并有许多牲畜,我岂能不爱惜呢?” (参《约拿书》4:10-11

我的豚鼠将死,我都如此怜惜,岂能对人的生死无动于衷呢?上帝是藉此提醒我,有那么多人在走向死亡,我岂能熟视无睹、置若罔闻,岂能不传福音、不做主工!我求主赐我爱人灵魂的心,带人归向他。

很感恩,第二天早上,阿拉贡恢复了体力,又能大口吃草、健壮蹦跳了。愿我谨记上帝的恩典和提醒,体贴他爱人灵魂的心意,传扬他的福音,将永恒的盼望带给人们。

 

 

退让的有福了

 

听说,豚鼠是社交型动物,需要玩伴,很难独活。但两只小豚鼠在一起,又会彼此相争。阿拉贡和法拉米尔就常常各自咬着一根青草的一头,用嘴拔河,互不相让。

看到它们相争,我总会帮那肯退让的一方,拿更多更好的嫩草奖励它、补偿它。

那天在圣经中读到,罗得的仆人和亚伯兰的仆人相争。亚伯兰说,我们是骨肉,不可以相争。你先来选,你向左,我就向右;你向右,我就向左。罗得举目看见约旦河的全平原是滋润的,便选择那地,往东迁徙(参《创世记》13:8-11)。

“罗得离别亚伯兰以后,耶和华对亚伯兰说:‘从你所在的地方,你举目向东西南北观看,凡你所看见的一切地,我都要赐给你和你的后裔,直到永远。’”(《创世记》13:14-15

罗得凭眼见,为自己争取到自认为最好的;但后来因为那地上的人罪恶极大,城被上帝所毁灭,罗得一无所得。亚伯拉罕凭信心,肯退让,却得上帝的应许和赏赐,将迦南地赐给他和他的后裔为业,而那才是流奶与蜜之地。

在我要为自己筹算,争取自以为好的东西时,愿我有属天的眼光,知道“耶和华从天上观看,他看见一切的世人”(《诗篇》33:13),从而愿让上帝来为我筹算。

也愿我有长远的眼光,不计较眼前的得失,要记得“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参《马太福音》6:33);也要记得,我的好处不在主以外。(参《诗篇》16:2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