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慌乱中遇到了大确信

 

 

 

文 / 和敬知

 

 

 

 

小焦虑被带进真光

 

这个学期,我选修了《基督徒服侍和教会行政管理》,这应该算实践类课程。其实我更喜欢神学类的课,但我也晓得,信主到了一定阶段,跟随主的信仰历程,并不在于我喜欢什么,而是需要活出真实的信仰。

我原本担心这门课会枯燥或显得说教,上帝很体恤我,牧师将经文和实践应用相结合,讲得生动有趣,给我因疫情被迫居家的日子增添了很多色彩。但这门课终究是实践课,课上所讲的大都是些原则,加上到目前为止,上帝对我并无全职服侍的呼召,所以我对这门课也就是“听听挺好”,仅此而已。

直到这学期即将结束时,牧师讲到了金钱。对于基督徒来说,金钱绝不是陌生话题,圣经中关于如何对待金钱的经文也不少,我张口就能背出许多节。然而不知怎的,我的心在牧师温柔而沉稳的教导中慢慢融化了。

牧师说,我们很多人也许看不出有什么明显的罪行,然而上帝却知道我们心里有贪婪。圣经里说,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那里(参《马太福音》6:21),“贪财是万恶之根”(参《提摩太前书》6:10)。因此,牧师鼓励我们无论何时都要特别求上帝保守和帮助我们,把心放在天上,远离对金钱的欲望。而当我们真实地把心归给主,敬畏他,以他的事为念的时候,上帝是信实的,从不停止供应他的儿女。

这些话其实特别简单质朴,不是什么新鲜道理,然而却活泼而有功效。

从疫情爆发以来,我所积攒的那些个小焦虑就这样被赤裸而温柔地带到了光中。

 

 

小担忧在恩言中消化

 

我的主要工作是会议翻译,因此常常出差,虽然辛苦,但我很感恩上帝给我这样的恩赐,因此也乐在其中。我一直深信我是上帝手中的器皿,被他所用。但疫情突如其来地爆发,打乱了我所有的工作计划。先是3月的工作取消了,接着是4月的。眼看国内总算趋于稳定,病毒又在更多国家更迅猛地蔓延开来,于是我眼睁睁看着整个上半年一直到9月的工作安排都告吹了。

这其中,还包含了我向往已久的一次学习。那位老师所著的《诗篇》教科书在全美主流学校里都被使用,而他本人也是一位谦卑柔和的牧者,这样的学习绝对是天赐良机。虽然熟悉的朋友和同工都彼此劝慰和鼓励说:“上帝很爱我们啊,不仅保守我们身体健康(要知道,我们可是1月中下旬才从国外途径武汉回来,那时大家都对疫情浑然不知,谁也没戴口罩,但居然没有任何人被感染),还破天荒地给了我们一个安息年!”似乎我也这么接受了,就呆在家里陪伴母亲,每日读读书,参加网上的聚会和学习,一切都很平淡,我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内心隐秘处的小波澜。

我还搞了块小菜园,又利用一些资源,在网上卖点杂货。我对自己说,“日子得过下去,这些可以补贴家用。”有几位年轻同工偶尔会问我:“也不能上班了,老板还会供应我们吗?”而作为老大姐,我当然要摆出某种大有信心的姿态:“无论如何上帝会管的,别担心。”我甚至还会主动去问一些因疫情而暂时停工或失业的教会朋友:“生活有困难吗?除了祷告,我还能实际地为你做点什么吗?”

我看上去似乎很好,完全不像在为经济担忧。可是在听这节课时,当牧师说到其实他非常喜欢西部的农场生活,但恐怕今生无望了,现在他要趁着在地上的短暂时间,抢救灵魂、引人归主。他可以用一生来见证上帝信实地供应,他没有缺乏。

听到这儿,我居然偷偷地流泪了。

 

 

破碎却仍有不安

 

突然回想起10年前,我决定从职场转到非营利机构就职,那是一份我喜欢的工作,方向和成长空间俱佳,同事们也令我欣赏,什么都谈好了,却唯独没谈工资。当我拿到薪水时,却发现只有在职场月薪的四分之一,出于种种不成熟,我不知该如何去跟领导沟通,最后只能不得已接受了。在昂贵的北京,交完房租便所剩无几,看着银行账户里的存款日渐缩水,焦虑的我一会儿抱怨基督徒老板原来也无异于“周扒皮”,一会儿悔恨自己太傻太幼稚脸皮太薄,工作的意义感全无,我陷入到苦毒和自怜中不能自拔。

直到有一日,在晨祷中,上帝用《马太福音》“不要忧虑”(参《马太福音》6:25-34)的那句经文再一次大大地安慰了我。我第一次走进教会,被上帝的爱触动,也是藉着这段经文。我这才得以重新调整,喜乐地完成了在那机构的工作合约。

现在回想起来,这其中所经历到的恩典和供应极大地建造了我的属灵生命;我对上帝的认识,从风闻有你到亲眼看见、亲身经历,从而坚定了我一生事奉主的心志。

同学聚会时,大家惊讶于学生时代那么力争上游的我居然没车、没房、没老公,但我却全不在乎,我的心常常沉浸在有主的甘甜和喜乐里。“三无剩女”的标签在我这里没什么作用。

我以为我已经跳脱了在经济上的挣扎,毕竟过去这十多年来我一直在非营利机构工作;我以为挣大钱出名要趁早的“虱子”,早就因基督为我披上的新袍子而被治死了。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损失,反而确信这是上帝对我的带领,保守软弱的我远离各样试探。而我也实在没有什么缺乏。即使这中间经历了父亲突然查出胰腺癌,一年多就过世了;母亲又入院手术等各样变故。上帝总是透过我身边的弟兄姐妹,亲自赐给我出人意外的平安和安慰。

殊不知,在这次疫情中,没有安全感的杂草又在我心里悄无声息地滋生出来。

 

 

只要有他看顾就必不缺乏

 

一贯会做计划的我,盘算着小菜园可以吃几餐,能省点钱。网上的小店也占据了我不少精力,有人来问,我就得介绍下,巴望着人家能买。甚至我还在想要不收几个学生教英语课吧……总之,我琢磨了各种创收渠道,却唯独忘了安静在上帝面前祷告和感恩。

平心而论,其实我并不缺乏!那我慌什么呢?我并不想对自己做过多的心理探索和深度剖析,上帝会在合适的时间,透过圣灵来向我显明,只要我对他赤露敞开。

而此刻,我深知我亲爱的上帝是要藉着牧师的课,让我默想和安息在他的信实里;我也深信:我的上帝必照着他荣耀的丰富,在基督耶稣里使我一切所需用的都充足。(参《腓立比书》4:19

我想,明早起来,我依然会兴致勃勃地打理我的小菜园,绿油油的菜苗着实让我欢喜和心生盼望。我也依然会读书,找事做,翻译一些美好的信仰文章。至于网上的小杂货店,有人问时,就当作是与人接触的机会;若没有,也就随它去。

日子看起来似乎不会有什么太大改变,但我知道,我的心已被更新,我已经归回和安稳在赏赐天上的财宝、养活了麻雀的那一位那里。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