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晚上我们一起去吃汉堡吧

 

 

 

文/夏娃

 

 

 

昨晚和先生马可一起祷告的时候,他说:“上帝啊,我老婆一对我不高兴,就想把我退货给你。求你让她不要再这样想了。”我心里吃了一惊,一下子不知该如何继续祷告下去。

结婚才两年,我就“悔婚”了?是的,而且不止一次。我跟马可都是大龄单身了很久,结婚时我43岁,他56岁。我们是在基督徒婚恋网站上认识的,交往不到一年就结婚了。婚后发现双方有许多差异,有些简直让我难以忍受。

 

 

水底蟑螂vs睡沙发

 

首先,是吃不到一起。我从小在融汇东西南北的上海长大,天上飞的、地上爬的,什么都吃,越是新奇的就越想尝个鲜。妈妈更是常常变着花样做我爱吃的,为我补充营养。而马可,则来自一个美国蓝领家庭,从小到大吃得最多、最爱吃的就是汉堡薯条。因此,每当我兴冲冲从华人超市买来新鲜的莲藕、黑木耳、乌骨鸡等,他不熟悉的食材时,马可都一点不碰,在他看来这些东西长得太奇怪。美味的龙虾螃蟹之类,他称之为水底蟑螂——不仅自己不吃,还让我大倒胃口!

我想训练他,让他慢慢尝试一些我做的菜。但无论怎样软硬兼施都没用。有一次我甚至威胁他:“如果你今天不吃一口,晚上你就别进卧室,睡沙发!”结果他拿起电话,要给我闺蜜发短信告状,求她帮我恢复理智。为了不把战火烧到别人头上,我只能投降放弃。

 

 

动物食堂 vs 积蓄养老

 

其次,在金钱方面,马可从来不作长久打算。

除了给教会的十一奉献,他还对福音机构、宣教士有负担。尤其是多年前他曾在非洲帮助建立了一间教会。教会的会众非常穷困,马可一直大力支撑着教会的运作。加上平时和他一起工作的工人们生病了、车子坏了、要搬家了、没钱买汽油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他都资助。

对小动物,他也特别有怜悯的心肠,一看到附近的流浪猫啊狗啊,就不忍心置之不理,他会想各种办法把生病的收进笼子,带去宠物医院治病,医好了再放掉继续喂养。每个月鸟食、猫粮、狗粮都得买上几十斤。我们家的后院几乎成了周边野生动物的食堂。

支持事工就算了,养动物我可受不了!我让他在养人和养动物之间做选择。他说动物也是上帝的创造。上帝造人管理全地,所以基督徒既要帮助人,也要帮助动物。无论为人还是为动物做的,上帝都看在眼里。他这么一讲,我也没有底气再为此吵架了。

然而,毕竟生活在北美,生存压力很现实。我在美国无亲无故,通过留学,然后工作,一点点在这里扎根下来。作为美国的少数民族,第一代移民,又是人到中年,总希望多一点积蓄养老。碰到这个从不为自己存钱,甚至不把钱当钱的丈夫,我就很没有安全感。难道真的要让我每天跟着他求上帝赐今日的饮食?我这小心脏怎么受得了!

 

 

享受人生 vs 拼搏奋斗

 

中国留学生是念着“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口号长大的。小时候读书不用功,大人会把我们带到建筑工地边上,看那些大汗淋漓、灰头土脸的工人,并警告说:“现在不好好读书,将来只能搬砖头”。

记得当年,我考入市重点中学读初中,开学第一节课,老师就问我们:“你们长大要做什么?”然后又自答:“要成名成家!要出人头地!否则你对不起家人的培养!”所以,努力、上进、要有出息,好像是流淌在我们血液里的DNA,每天催促我们不能放松,不能让自己闲着,总得找点让自己上进的事情做做。

但是马可并不这么想,他切实地相信今生都是暂时的,说不定哪天就回天家了。与其永不止息地拼搏奋斗,不如安常守素,享受现在。要做什么就去做,但不要抱有功利性和目的性。最好是白天出身大汗,晚上睡个好觉,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如果我告诉他,不出人头地就是对不起家人,他恐怕会觉得我疯了。

马可对生活没有什么要求,随随便便,马马虎虎,带着我跟他一起“堕落”。

结婚前,马可为了求上帝给他一个妻子,经常禁食祷告,所以人瘦瘦的,很精神,很养眼。本来还指望从此有人跟我一起去健身房,但婚后他做了膝盖手术,不怎么能运动了,当然婚后也没有再禁食。转眼间,胖了好几圈,多了好几层下巴,让我几乎觉得自己受骗上当了。

结婚前我还有点小洁癖,婚后家里就再也弄不干净了。马可活动频繁的区域,一转眼就成了重灾区。有时候我一边收拾一边抱怨:早知如此,何必结婚,不如把丈夫退了,换个宠物回来养,还更容易些!

 

 

在婚姻里我到底想要什么?

 

昨晚听到马可的祷告,我心里开始难过,同时又开始怀疑我们的结婚是不是个错误?

毕竟,我们有那么多严重的不同。是不是因为当初我单身太久,渴望婚姻,所以饥不择食,结果看错了人?是不是因为在恋爱时,马可每周从北加州到南加州来看我,来回开车10个小时,我怕他哪天累死在路上,所以婚结得太匆忙?是不是我年纪大了,找不到别人,只能“下嫁”?难道恋爱时那些默契和志同道合,都只是我的误会和一厢情愿?我们的婚事办得那么顺利完满,有如上帝亲手成全,难道这都只是巧合和偶然?

我越想越怕。我二十几岁时就结过一次婚,结果以离婚告终;如果这段婚姻再失败,真不知道前面的路该如何走下去。今早我花很多时间安静默想,反省问题出在哪里;我发现归根结底的问题是——在婚姻里我到底想要什么?

第一次结婚时,我还不是基督徒,年轻气盛又头脑简单。在工作中偶然与前夫相识、结婚。他是常青藤名校毕业的MBA,在华尔街的投行作投资风险分析师。严谨自律又野心勃勃,很会挣钱又很会过日子,正是我想要嫁的那种人。

果然,通过几次成功的房地产投资,他的资产很快就接近了百万美金。从此他常嫌弃我配不上他,说我高攀,之后就理所当然地找了对他的事业前途更有帮助的外遇,他俩门当户对。当他提出离婚时,他早已为保护他的财产请了最好的离婚律师。离婚后,我因陷入极深的自卑和忧虑而开始寻求上帝的拯救。

在教会这些年,再加上又读了神学,我才知道自己年轻时所追求的,包括我选择的婚姻有多么离谱!

之前,我想要通过结婚给自己带来好处,结果我的前夫觉得离婚带给他的好处更多。如果今天我还在衡量马可能给我带来多少好处,我是赔了还是赚了?如此,我根本就还没弄懂什么是爱,而我上一次的婚也就白离了,苦也白受了。如果,我还是从自私的肉体角度来看婚姻,按世界的标准来评判马可的价值,不仅是马可对我的爱,就连上帝对我的爱也白费了。

这些年来,上帝对我不间断的爱,让我冻僵的心一点点活过来,让我可以重新接纳自己的不足,按自己的本相爱自己。难道这不也是为了有一天我能同样接纳马可的不足,按他的本相爱他吗?如果我不自怜,不把自己看成无亲无故的第一代移民,而是从属地的国度移民到属天的国度,而教会那么多的弟兄姊妹都是我的家人,那么我的不安全感就会自动减少,对马可的要求也就不会那么多了。

 

 

原来结婚是换了教室

 

原以为结婚就等于从单身毕业。现在才发现,其实只是换了间教室,学校还是同一所,老师还是同一个,还没学透的功课仍要继续学。现在我看自己的婚姻,好像是上帝用来考核我从世界的权势底下出来以后,生命里的拨乱反正,到底正了多少?

看,上帝给我的这个丈夫是个不能随我心意,不能满足我所有要求,“没出息”地在建筑工地“搬砖”,作了一辈子“包工头”,但却是信靠上帝,不爱世界,不装腔作势,不自私自利,不为明天担忧的货真价实的基督徒!

我跟他之间,那些不同的,让我觉得不舒服的地方,正好用来检验我的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看看哪里还需要被圣灵光照,哪里只是我背负的文化传统,必须降服于真正的基督信仰,哪里是我的信仰还未从理论落实到言行,哪里还需要更深地依靠基督、操练舍己的爱和顺服……

在单身的那些年,我常常祷告,上帝啊,赐我一个丈夫。如今才结婚两年,我就抱怨:“上帝啊,为什么给我这个丈夫?!”我真是需要认罪悔改。

我相信上帝的心意绝不是让我跟爱抱怨的犹太人一样倒毙在旷野中,我相信他要把我和马可带入流奶与蜜之地,我相信他要在一个曾被人抛弃却被上帝救赎的罪人身上,彰显他的大能。在我跌倒的地方,他扶我重新站起来,站稳脚跟,定睛看他的作为。直到有一天,他可以指着我的婚姻向仇敌夸胜,并且给我奖赏,说:“现在你真的毕业了!”

这就是我所要的。

想清楚了,心里就释然了,我赶快给马可打了个电话:“亲爱的,晚上我们一起去吃汉堡吧!”

 

 

(图片来自pixabay)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