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单亲妈妈的育儿路

 

 

 

 

 

文/Lois

 

 

 

 

仓促上阵

 

对于基督教教育或基督化教育,我六七年前就听说过,却只敢观望。每当有人提起或建议,我心里都想:朝不保夕的,不定哪天就停课搬场地,我一个人带娃,还得上班,哪里折腾得起?

然而,主预备了很多环境!一面是对孩子信仰状况的担忧,一面是耳边不断传来的“教育出埃及”的呼声。

于是,两年前,暑假的最后两天,我带着孩子,离开了家门口的学校和居住多年的城区,迁往郊外的主内教育机构。起初,一切非常顺利。这里有信仰与专业都可靠的老师,孩子有许多同学、伙伴,学校有独立、开阔的教学场地。但一年后,变局频生。最终,几个家庭在一个村子租下两个院子,带着孩子开始了新学期。有些时候,真可以用“刀耕火种”来形容我们的教学。缺老师,能上课的家长都顶上,我也成了其中一员。

仓促上阵的我,根本不知道怎么教这些孩子,连该教什么都不知道。接近青春期的孩子像野草一样“疯”长,给他们上课,最大的挑战就是课堂秩序。孩子们在课堂上千姿百态,我做了15年老师,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类状况,这一回,却感到无能为力。本来,我以为,在主内教育中,孩子可以得到信仰上的建造,我好向神交差,之后可以专注于自己的事业,未曾想现实给了我一记耳光。我开始反思自己的育儿路。

 

 

认清自我

 

对于育儿,我发现自己一直缺乏责任感,对孩子上学以来所有的问题,我都巴不得推给别人解决。从前,孩子上公立学校,我把孩子交给托管班来监督完成作业。后来,为了孩子的信仰,我寄希望于主内机构的老师。现在,上帝撤走了所有我想依赖的,甚至把我本人架到了火上。

在无可逃避的时候,就只有起来承担责任了。我开始为每一个孩子祷告,为每一次上课祷告,也开始着手建立课堂秩序。

首先,要求自己不失控,无论课堂怎么混乱,靠着祷告,控制自己的情绪,也不急于去纠正行为。

第二,加强秩序教育。每次课前,带领孩子们先学习有关秩序的圣经教导。在学习内容上我也考虑了很久。我上的是一门阅读课,在选材时,从建立秩序出发,侧重选非常精彩但篇幅不长的小说、散文、绘本。每次让大家按照次序朗读,希望在授课环节上也形成秩序感。虽收效尚微,但总算找到了改观的途径。

如果说,给孩子们上课的主要挑战是课堂秩序,那么在家辅导自己孩子的最大挑战则是我的情绪问题。面对女儿,我几乎天天都品尝失败的苦果。当离开应试教育的外在环境,孩子爱玩的天性也被激发出来,尤其有亲密相处的伙伴时,玩得更尽兴。孩子对于学习、写作业常常抵触,或草率应付。

我总想,想当年,你的父母至少还有一点刻苦好学,如今你倒如此怠惰,自甘做学渣,我怎么看得下去!况且教你的老师拿着微薄的薪水,却那么有爱心、责任心,你作业都不好好写,怎么对得起人家?!再说我工作压力已经很大,有时候急了我会操起棍棒敲打孩子。

但这些抱怨、自怜、愤怒、责罚,都无法解决问题。我只好学习倚靠主。每当情绪到临界点时,赶快转身跪下祷告。其实那都算不上祷告,只是一种宣泄式的嘟囔、唠叨,我也根本不确定主是否在听。但转向神,还是给了我很大的释放和缓解,情绪平静下来,心灵归回安息。

在祷告中,神使我看到,罪人带着自己的期望、脾气、癖好从事教育是非常危险的,因为教育的本质,是对人的灵魂说话。若要从教,施教者首先必须在心灵、性情、言行、方法上被福音更新;否则,给人的很可能是创伤,而不是益处。这个提醒也令我重新打量自己在公立学校从事了十几年的教学工作,学习按神的样式面对学生和课堂。

就这样,在与神以及孩子建立的这个三角关系中,我逐渐地经历到他对我的归正、更新。

 

 

艰难选择

 

两年来,我深刻体会到主内教育的不易,但却觉得这是一条特别蒙福的路。在教育中,如果我以孩子知识学习的扎实系统和连贯性为考量准绳,就会深感沮丧,但当我以孩子信仰生命的成长为考量标准的时候,我由衷地感谢这段经历坎坷的岁月。我认为,这种成长环境是神给孩子的极大恩典。如今,孩子虽然对信仰仍有很多疑惑,行为上也并不比任何人好,但她的心向着神却是全然敞开的。她每天都在吸收,也在质疑中探索。

此外,在这段日子里,我经历了长期的挣扎,就是我的时间和精力究竟是花在孩子的教育上,还是花在我个人的工作上。起初,投奔主内教育,其实也有一定的私心。女儿幼年失怙、又常生病,我在勉力持家之时,工作业绩已近乎山穷水尽。所以,我时常期待孩子的属灵生命和知识学习能够透过可信赖的组织与肢体得到培育,我也好在职场上有所晋升。

但是,真的进入主内教育,我才意识到,其实不可能有稳定的机构帮助你来完成孩子的教育大业,孩子主要的教育功能应由家庭来承担。我不但不能放手,还必须有更多的投入和付出。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接受了这个令我崩溃的现状,至今也不敢说自己已经理顺了。这,恐怕也是中国一代基督徒知识女性的痛处吧!

有统计表明,中国女性接受高等教育的比例越来越高,在各行业发挥的作用也更令人瞩目。但当她们结婚生育以后,就面临着艰难的抉择——或留在职场继续发挥自己的聪明才干,但请保姆和家教的花费非常高;或回归家庭,却无法接受全时间做家庭主妇的身份转换。尤其在二胎时代,育儿成本翻倍,城市女性更是集体面对这一进退维谷的局面。

 

 

他都了解

 

在进入基督化教育圈以后,我看到许多拥有高学历、工作能力很强的姐妹,在结婚之后放下公职,全然委身家庭。她们的转身没有太多纠结,这与教育观念被福音更新是有直接关系的。当放弃对公立教育的依赖以后,家庭教育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回家育儿是培育神国精兵和敬虔后裔的光荣使命!这种价值上的肯定使姐妹回归家庭,不是降低为给某个男人生孩子、煮饭的家庭主妇,而是成为践行上帝使命的执行者,女性在知识方面的才华也派上了大用场。所以,她们的角色转换少了很多失落感和内心挣扎。

我想,照着上帝对女人的一般性呼召,女性首先应当是一个能够帮助丈夫、服务家庭的人,所以从小掌握一些服务性的技能是非常重要的,能够做琐碎的小事也是非常重要的,这恰恰是我那爱幻想的女儿最缺乏的。而在知识储备上,她将来可以把自己的孩子们教到小学毕业就很好了。为此,我开始鼓励她做家务,帮助邻舍妈妈带小宝宝,学习一些实用的生活技能。我也意识到基础知识学习对她的重要性,对发现和发展她个人才华反而不再抱太多兴趣了。

许久以来,当我埋头准备一节课,当我在顽劣的孩子面前强忍下一口恶气转向求告神,或在孩子错字连篇却生趣盎然的作文本上批改、纠正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做的这些小事有什么结果和意义,但心里却很明确:神必定晓得这个计划,我虽愚钝而软弱,他却全然了解。

 

2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