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越过中年的盐碱地,在溪水边结果实 / 羽羊

那时,我刚出生的儿子有严重的颅内出血,已经被医生宣判死刑。

 

 

 

文 / 羽羊

 

 

 

被访者:阿以

职业:大学

年龄:49

 

 

生如云雾,窄路尽头的宽阔

 

我出生在20世纪70年代,结婚前一路念书念过来,直到将近40岁才结婚生子。在孩子还小的时候,我先生不幸患胃癌去世。那几年,我经历了好几次生离死别,让我不得不思考死亡,人生何其短暂,谁也不能预知明天会如何。

我算是比较乖觉的人,经历了这些变故,就乖乖待在教会,不东跑西跑,也不回头想,就一直往前走。

当我的家庭失去支柱和依靠的时候,我才开始认真对待信仰。这也许是出于一种求生本能,知道必须要信靠上帝,如果只是怀疑、抱怨,路就会越走越窄。而这一路上我深深经历到上帝的怜悯和信实。

 

 

教育的目标之一是能接纳不成功

 

目前我的生活比较简单,主要以孩子的教育和工作为主。我的工作很大一部分可以在家完成,除了每周共学的时间,我都会和女儿在同一个房间,她学习,我工作。

因为是一个人带孩子,又走了一条不一样的求学之路,所以经常面临各种挑战。最大的压力就是,在孩子身上看不见合乎期望的效果。对她的一些问题,我也束手无策,比如玩手机。毕竟她有自由意志,我又不能激怒她,否则她会拒绝交流。无论如何,关系总是第一位的。

而这种一对一的关系,其实对我俩都有很大挑战。感恩的是,我们的关系一直还不错,她遇到事情愿意和我分享,包括她感兴趣的写作问题,也会和我一起探讨。

我们每天会在固定时间一起读圣经,有时也会在饭后共读一本好书,这种愉悦感多少会抵消一些流行文化对她的吸引。

虽然看起来是我在教养孩子,其实我同样也在不断地学习和成长。

我们走的是一条新路,也许正因如此,才特别需要看见一个成功案例。我自己在求学方面经历的挫败比较多,也许上帝就借此提醒我,没有一种教育是绝对成功的,我们都无法完全达到所谓应该达到的样子,教育的一个目标就是能接纳不成功。

我们常常会羡慕别人家的孩子,仿佛那就是榜样。其实我们需要格外自我提醒:到底当羡慕什么?想当初,我女儿10个月大的时候,我们祷告,她会跟着喊“阿们”;再大一点,她就会背一些圣经经文。我们作为家长就很喜欢,但实际上,我们求的更是自己的荣耀。

有时候看见孩子的问题,会特别焦虑着急,甚至灰心。如果是别人指出她的毛病,就更紧张,甚至失去理性判断,失去耐心和信心。其实在不知不觉间,自己就扮演了拯救者的角色。而上帝对我的破碎,就是让我看见自己的无能为力,深知只能做好自己,不要去改变别人,至少要保证自己不至于崩溃。 因为我一直对自己的健康问题比较焦虑,这两年身体也会出现不适。很多时候我都在考虑:先把命保下来,毕竟还要把孩子养大。这个念头就像一根线,拉我回去祷告。

 

 

鱼和熊掌之间,不能忘记的初衷

 

我一直在反复思考,我的目标是什么?出发点是什么?难道只是为了孩子的好行为和好成绩?都不是。只有一个目标,就是把她带到上帝面前,这是不能忘记的初衷。只有这一个是最主要的,其余的,抓不住的就先放弃吧!

作为家长,我也随时被磨炼,被教育。想让孩子走一条信仰的道路,又不想放弃那些在俗世中的目标,很难两全。其实最难的还是孩子的生命成长,需要靠着上帝的恩典。

我常常在想,上帝把这个孩子托付给我,他希望她首先具备的是什么?我可以确定的是,我们正在走的这条路是合上帝心意的,或许走路姿势歪歪扭扭,但方向是对的。更何况,还有一些宝贵的同路人,大家彼此陪伴,一同前行。 所谓中年危机,可能就是意识到可支配的时间越来越不确定,人生在走下坡路,时间的流逝会带来强烈的不确定感。唯一的方法就是投奔上帝,虽然我们的年数有限,但上帝的年数无穷无尽;虽然我们常常挫败,但有上帝,就不至于绝望。

 


 

被访者:心镜

职业:心理咨询师

年龄:59

 

 

脚踏荆棘,向死而生

 

我出生于苏北。说起我与主耶稣的第一次相遇,还是在医院的病房里。

那时,我刚出生的儿子有严重的颅内出血,已经被医生宣判死刑。但借着母亲和教会朋友们的迫切祷告,儿子的情况一天天好转。亲自见证神迹的我也慢慢和上帝建立了关系。

等儿子大了一些,我就经常带他一起聚会。那时我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儿子身上,完全顾不上先生的需要。再加上刚信主,内心充满对上帝的激情,所以一有时间我就往教会跑;忙起来甚至和先生连面都见不着。

如此,夫妇二人虽同卧一塌,却仿佛隔着银河,俨然是两个世界的人。于是一些危机悄然潜伏,直到出现裂痕。

我断定他是因为有钱才变了,因此毅然决定退出和他一起打理的生意,断他财路。紧接着家庭经济出现危机,连孩子的学费都拿不出。

那段时间,我每天4点起床迫切祷告,把所有的重担交托给上帝。感恩上帝怜悯,还剩3天,学费到位了。

现在回头想想,年轻时的我太要强,遇到事情直接拍板,都不和先生商量,以至亲手种下很多苦果。而上帝却一再怜悯我,供应了我的需要。

 

 

家不是讲理的地方

 

以前我喜欢生闷气,遇到事情不沟通。后来逐渐意识到,有了问题需要及时处理。也很感恩,靠着上帝的恩典,我和先生冰释前嫌。作为一个很难用语言道歉的人,他也第一次亲口和我说:“我错了。”

其实,经营一段美满的婚姻,最重要的就是互相尊重。我先生喜欢没事喝两盅,一开始我担心他的身体,苦口婆心劝他戒酒,他却说:“不让我喝酒,活着有什么意思呢?”

后来我发现,他可能对酒有依赖。

每个人生命中都有不可挑战的难点,比如对我来说减肥就很难,其实和他好酒一样,只不过在自己眼中比较正当。可能他也会觉得苗条更好看,但他从未要求过我。

当我推己及人,也就不再强求他,偶尔还会陪他喝两杯,对他说些贴心的话,夸他菜做得好吃,他就特别开心。

婚姻说到底,不是比谁有理,也不是讨论对错,而是如何面对问题和解决问题,因为爱是恒久忍耐,要在爱里平衡彼此的差异,并且包容、沟通和理解,情感反而会不断升华。

 

 

引导和管教背后有默默祷告

 

我和儿子的关系一直很好,他小时候曾一度被视为智力有缺陷,我就拼命为他祷告,结果到了3年级,老师跟我说:“没有谁比你儿子更聪明了。”

初二那年,他跳级考上天津曲艺学校。虽然这边的课程还没结束,但一纸录取通知书已经让他有恃无恐,在课堂上捣乱,老师请我把他带回了家。

那时我们家还在经营饭店,我给他布置任务:每天在饭店打工。结果只干了一天,他就开始腰疼。我和他说:“虽然上课很辛苦,但是刷盘子也很辛苦吧?”他点头说是。

我并不觉得被老师赶回家是件坏事,反倒因此每天有足够的时间,探讨遇见的各种问题,他的认知和观念有了飞跃的成长,这是学校无法教给他的。

后来儿子去天津念书,学习非常刻苦,还给一个全国大热的情景喜剧写了一集剧本。

这件事让我意识到,孩子不是学习工具,而是一个拥有完整人格的人,需要借着一些事情引导他,让他知道,学习是必须的。

其实,我不过是上帝的管家,上帝让我代管这个孩子。每一次对他的引导和管教背后,我都会默默祷告;如果孩子能成功,那也只能说明是上帝在托着他。

 

 

看见需要,回应呼召

 

我刚生完孩子那段时间,只要有时间,我就去研读心理学,我对此很感兴趣,后来多年从事心理咨询和圣经辅导工作。

我很感恩能够做我喜欢的工作,并且还能帮助很多人:见证内在生命的转变,和他们一起成长,以生命影响生命。这个社会空心人很多,他们里面没有支撑,深陷在各自的处境里,我希望能帮助他们走出来,走进生命的丰盛。

2019年,我的腰出了问题,甚至连路都不能走。恰好遇上疫情,就回老家养病。我向上帝祷告说:“主啊,我怎样才能服侍到你?不虚度光阴。”祷告之后,一个清晰的意念在我里面浮现——通过网络辅导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后来这成为越来越明显的呼召。尤其是青少年和进入职场的未婚人群,我能“看见”他们里面的需要,也相信这是上帝给我的托付。我相信上帝会为此开出路,哪怕像写《暗室之后》的蔡苏娟,就算只是在那里躺着,也可以服侍上帝。

人到中年,虽然身体在走下坡路,但我一直满心期盼,希望能把过去所领受的祝福传给下一代,把每一天都当做生命中的最后一天,活得隆重,活成一个祝福者。

 

0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