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唐僧遇见了耶稣……

耶稣如果不是疯子或骗子,就一定是他自己所说的神子。

 

 

 

文/饮水思源

 

 

 

如果想了解东方和西方文化的差异,从唐僧和耶稣这两个人物出发是个有意思的选择。唐僧的原型是唐朝的青年和尚玄奘。他前往印度游学,历经数年艰险后回到长安,带回佛经657部。这段历史被明朝的吴承恩改编为章回小说《西游记》。

耶稣生活的年代比唐僧的原型玄奘生活的年代要早600多年,而基督教(那时称为景教)是在唐代传进中国(也许基督教最早传入中国的时间更早,但是有确切历史记载的是唐朝)。最近,有历史学者研究探讨《西游记》蕴含的基督教元素,尤其是唐僧与耶稣之间具有的类比点。

 

 

被动受护VS主动给予

 

死亡和衰老是人类最大的敌人。长生不老或永生一直是人类的终极理想,也是现代人最关心的问题,当下各种吹嘘具有神奇保健功效的保健产品就可说明。

在《西游记》里,唐僧西天取经最大的阻力是总有妖怪想吃唐僧肉,因为吃唐僧肉能长生不老。问题是,唐僧自己是否能长生不老?如果不是,他自己咬一口自己就好了。当然,唐僧是虚构的——吃唐僧肉能长生不老,反映了人类始终可望不可求的美好理想和愿望。

但人类历史上,确实有一个人的肉有永生的功效。那就是2000多年前,在中东地区一个真实的历史人物耶稣。他曾说:“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我的肉真是可吃的,我的血真是可喝的。”(参《约翰福音》6:51、54-55)我们通常不敢这么讲话。耶稣如果不是疯子或骗子,就一定是他自己所说的神子。

除圣经的记载之外,当时的历史学家和保存至今的罗马官员的书信,都曾记载了耶稣在十字架上被钉死的历史记录。钉十字架是那时罗马人给重犯最残酷的刑罚。耶稣在这里所说“吃我肉的人就有永生”,是说他会为世人的罪而死;吃他的肉是指接受他,他的灵住在信他的人里面。今天,每个受洗的基督徒都要领圣餐,即意味着吃喝耶稣的身体。

从吃肉的角度看,唐僧是被动的,《西游记》整个故事都围绕着他的徒弟保护他的肉不被吃掉;而耶稣是主动的,他说你们如果不吃我的肉就没有永生——他是唯一通往永生的道路、真理和生命(参《约翰福音》14:6)。

 

 

等级森严VS人人平等

 

唐僧和耶稣的另一个类比点是他们都终生未婚并收了几个徒弟。唐僧有孙悟空、沙和尚和猪八戒;耶稣有12使徒,而他在彼得、雅各、约翰3人身上花的时间最多。他们的门徒都不太听话,常常让他们的师傅头疼。

不同的是,唐僧和耶稣处理师徒矛盾的方法。唐僧虽然武功和能力都不及他的弟子,却能用紧箍咒将孙悟空管得服服帖帖,不许他造反。《西游记》的作者吴承恩,用此隐喻对人生和现实的无奈。迄今为止,东方文化仍然偏于等级森严,上下级有不可逾越的关系。

耶稣则恰好相反,他的能力远比他的门徒大。不论医病、赶鬼、在海上行走……都让门徒们吃惊和完全折服。但耶稣从没有滥用自己超自然的能力来体罚门徒,反而降卑为门徒洗脚,体现了一种平等和舍己的爱。耶稣甚至对门徒说:“以后我不再称你们为仆人……我乃称你们为朋友。”(参《约翰福音》15:15)可见,人被上帝所造,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是西方文化的一个重要元素。

 

 

一个是人VS一个是神

 

耶稣的举动常让人觉得博爱是西方文化的要素之一,其实忽略了一个重要事实——耶稣是为公义和审判而来的。

这个世界有太多苦难,唐僧选择了到西天去寻求答案,而耶稣则选择走进苦难。在人看来,唐僧的结局是成功的,耶稣的结局是悲惨的。回归圣经,我们看到,苦难是由于人的堕落造成的,而上帝不仅是慈爱的,更是公义和审判的上帝。耶稣是道成肉身的神子,他因我们的罪被审判,成为赎罪祭。所以他会主动邀请人来吃他的肉,以得救赎——耶稣是上帝赐下赎罪的羔羊,这正是圣经的核心。

不过,耶稣在世上,不只是软弱的赎罪祭,他也处处彰显他是上帝。师徒在外,很快会遇到食物短缺的问题。对于唐僧来说,他必须要依靠徒弟们化缘求吃的;而耶稣的问题比唐僧还严重,跟着他的男丁常常就超过五千。不止一次耶稣的门徒向耶稣求救,结果耶稣不但用五饼二鱼喂饱了所有人,还有剩余。当然,最大的神迹是耶稣从死里复活,证明他是全能的救主。

但是这么有能力的耶稣竟选择了谦卑!唐僧骑的白马,是龙太子所变的;耶稣选择骑驴进耶路撒冷,应验了旧约先知的预言,表明他是谦和的王。耶稣所表达的牺牲救赎以及人需要以悔改来回应的主题,常常是东方文学所缺乏的。

 

 

一个假象VS一个真相

 

《西游记》成书于16世纪明朝中叶,正值道教盛行。当时的皇帝穿道袍,请道士炼长生不老的仙丹。所以玉皇大帝也出现在故事中。《西游记》里众多的神仙和妖怪只管自己的区域,却缺乏一个创造宇宙万物并且掌管全地的上帝,结果是产生了一个复杂的关系网络和人情社会。其中不乏官官相护,鬼神相通,被认为是嘲讽和调侃当时的社会实况。

与吴承恩同时代的欧洲有两个名人,一个是马丁·路德,另一个是加尔文,他们推动了宗教改革运动。其中,加尔文强调所有的职业都是神圣的,都是出于上帝的呼召,因此信徒可以用敬虔的心去从事各种职业。这观念使基督徒从事各行各业时,有一股持续的动力和敬业精神来探索上帝创造的美丽。在西方,这是在大批基督徒投入科学研究,导致近代科学突飞猛进的主因,也是资本主义兴起的推动力。

在地球的另半边,玄奘所取到的佛学经典,提到宇宙人生的真相是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无论是物质世界,还是精神世界,都是无常变化的,没有一个永恒不变的东西存在。如果没有一个不变的规律,那么也就没有必要研究和探索。东方和西方这500年的差别,从某个角度说,是吃唐僧的肉和吃耶稣的肉的区别,是假象和真相的差别。

从正面的角度来看,唐僧代表了人对真理的渴慕,不管千难万险要寻求真相;而耶稣就是那道成肉身的真理,是那位从一本造万有的真神。耶稣的邀请“来吃我的肉”表达了深刻的牺牲的爱,以及救赎和公义的主题,这些元素也许正是东方文化所缺失的。

耶稣的死亡与复活,给凡相信他的人赐予了永远的生命和盼望;而吃不吃耶稣的肉,则是你一生最重要的决定和选择。

 

 

(图片来自pixabay)

5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