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畅销的书

上帝为了拯救我们,就要向我们启示他自己。

 

 

 

文/楼健

 

 

 

圣经,是全人类最为奇特和畅销的一本书。圣经每年平均销售6亿本,被翻译成2000多种语言;参与写作的作者达40余位,写作年代跨度超过1500年。

 

 

圣经独特的成书历史

 

圣经的第一位作者摩西,生活在大约公元前1500年左右。而最后一位作者使徒约翰,生活在公元1世纪。圣经40余位作者彼此的身份、地位和受教育程度,各不相同,有君王、宰相、税吏、渔夫等。

而这些作者的写作地点分别在欧、亚、非3大陆,每个人写作时的具体环境也不尽相同。

圣经分别使用了希伯来文、亚兰文(Aramaic,古代闪族语系的一种)、以及希腊文共3种不同的文字。

今天,全世界找不到第二本书,能够像圣经那样,时代跨越1500多年,集40位作者,所处环境、文化背景差异如此之大,而各书卷彼此之间的内容如此和谐、主题明确、层次分明。

 

 

上帝用人的语言启示我们

 

人是照着上帝的形象和样式被造的,亚当和夏娃犯罪之后,人和上帝的关系被罪恶隔断。但是上帝的恩典并没有完全离开我们,所以我们并没有完全失去从上帝那里来的智慧和能力。

上帝为了拯救我们,就要向我们启示他自己。

我们看到,上帝在圣经中,告诉我们世界的起源和终局;人类的堕落和救赎;人活在世上的目的和意义……这些都是全世界所有的哲学家梦寐以求的答案。

上帝在人类历史中使用以色列人启示他是独一、三一的真神;通过以色列人的律法和祭司制度让人知道自己的罪性,需要上帝的恩典与饶恕,并最终透过耶稣基督回到上帝的身边。

上帝使用了人类的语言启示他的真理;上帝还特意使用了希伯来语和希腊语,它们严谨的文字和语法,让人很难改变上帝启示的内容。

上帝更是使用以色列人来保存、传递他启示的真理。在以色列,有一批专门的人员,他们的工作就是抄写圣经。他们把每一页字母的数量以及最中间那个字母是什么都计算得清清楚楚,只要有一个字母出错,就毁掉整页,以确保圣经在传递过程中能够正确无谬。

 

 

死海古卷证明圣经的一致性

 

很多人认为,印刷术是很晚才有的,而早期的圣经都是手抄本。直到20世纪初期,人们才知道,世界上保存最早的希伯来文旧约圣经古本,是大约公元前900年的。

那么,经过了2000年的手抄传递之后,我们凭什么来确定,今天的圣经跟耶稣基督时代的那本圣经完全一样?跟旧约时代的圣经完全一样?

举个例子,有人专门研究《以赛亚书》之后坚持认定,整卷书不是一个人写的,最起码可以在第39章和第40章之间将《以赛亚书》一分为二。而1947年死海古卷的发现,解决了这个长期困扰教会的问题。古卷研究专家们仔细认真地比对古卷和现存本圣经,惊奇地发现,两者之间只有很少的差异,而差别主要出现在连接词和部分文字拼法上,对于全文的意义几乎没有任何影响。

更有意思的是,在古卷中居然还有完整的《以赛亚书》。而且其中的第39章结尾和第40章的开头部分,是被刻在同一张羊皮卷上,这一事实让那些喜欢分割《以赛亚书》的学者目瞪口呆。我们在这里之所以特意提到《以赛亚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这卷保存非常完整的《以赛亚书》,经鉴定,是公元前125年的抄本,比20世纪初期我们所拥有的最早的圣经抄本早了1000年。后来,担任大英博物馆馆长的甘扬爵士(Sir Frederic Kenyon)说:“基督教的基本信仰并不是建立在一句会引起争论的经文上。但如果我们一味只提及这些经文的错误和文句上的差异,必然使人对圣经的内容及文字产生怀疑,以为圣经是经不起审定的。”(摘自《铁证待判》)

 

 

圣经建立在真实的历史事实上

 

旧约圣经记载了以色列民族大量的历史事件,同时也记录了许多地中海沿岸国家早期的人文地理、甚至一些民族的兴衰史。所有这些记录,都可以从其他历史书籍(包括罗马帝国和犹太人的)和近代考古学中得到印证。耶稣基督的出生、受死和复活,是基督信仰的核心,而历史研究也证实,这一切都是无可辩驳的历史事实。

然而在差不多整个19世纪和20世纪的前半段,当理性主义和科学主义被高举的时候,很多人对圣经的真实性提出了怀疑。而这些怀疑者,主要是那些基督教的神学家,这是今天让我们感到很困惑,甚至无法理解的事情。

由于考古学家在很长时间没有找到公元前15世纪的文字,因此他们的“考古”结论是:摩西时代的中东地区还没有出现文字。

根据这个结论,有很多人开始批评基督教,特别是那些所谓的圣经批评学家,他们运用许多方法来假设、研究、论证,目的就是要证明摩西五经绝对不可能是摩西所写。

然而,历史事实总是喜欢拿这些“专家”开玩笑。

1901年,考古学家在今天的伊朗境内发现了“汉摩拉比碑”,一下子把中东的文字时代前推到至少公元前18世纪,显然,摩西作为公元前15到16世纪的人物,能够写作摩西五经是很正常的。而汉摩拉比碑上所记的法典中,最重要的原则就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除了摩西五经之外,圣经研究专家们还提出了各种问题。比如,《约书亚记》中讲述以色列人攻占耶利哥城的时候,是全体绕城走了7天。在最后一次绕城之后,“百姓听见角声,便大声呼喊,城墙就塌陷,百姓便上去进城,各人往前直上,将城夺取。”(参《约书亚记》6:20)

一般而言,我们读这段经文没有什么疑问,可是圣经学者们提出异议:除非是纸墙,否则不可能发生百姓呼喊,祭司吹角之后,城墙就倒塌了;其次,可能是很低的土墙,所以百姓呼喊之后就冲上去破了城。

但是20世纪的考古学家发现了耶利哥古城的遗址。30年代开始发掘后,他们大吃一惊:耶利哥的城墙不仅有四层,而且高大,更诡异的是,整个城墙是朝着外面倒下去的。

我们知道,古代战争中要攻破城墙,必须用巨石或巨木来冲撞城墙,使其向城内倒塌,然后城外的进攻者才能爬上城墙,冲进城内。然而,耶利哥的城墙是向外倒的,所以不是城外的以色列人的攻打导致城破。因为圣经告诉我们,这座城市被攻陷是上帝的命令。

《马太福音》24章2节记载了一个很重要的历史事件,证明圣经确实是来自上帝的启示。耶稣基督预言耶路撒冷圣殿将要被毁,而且圣殿的石头也没有一块被留下来。公元70年3月,罗马帝国将军提多率领大军包围了耶路撒冷。在此以前,他已经荡平了整个巴勒斯坦地区。当罗马大军攻城时,犹太人拼死抵抗,不愿投降。经过4个月的激战,耶路撒冷被攻克,而占领圣殿的犹太人战至最后一兵一卒,全部壮烈牺牲。疯狂的罗马军兵在耶路撒冷逢人便杀,最后更是纵火焚烧了耶路撒冷的圣殿。

当罗马军兵清醒过来时,发现圣殿里的黄金已经全部熔化并流入石头缝里。无奈之下,他们只好将圣殿所有的石头都搬走、粉碎掉,以便得到圣殿的黄金,所以圣殿中的石头确实没有一块被完整地留下来。

 

 

圣经的内容证明是来自上帝的启示

 

旧约圣经中有大量经文,以第一人称和绝对的语气向全世界宣告:

“起初上帝创造天地。”(《创世记》1:1)

“我造光,又造暗;我施平安,又降灾祸……”(《以赛亚书》45:7)

“耶和华使人死,也使人活……”(《撒母耳记上》2:6)

“我口所出的话也必如此,决不徒然返回,却要成就我所喜悦的,在我发他去成就的事上必然亨通。”(《以赛亚书》55:11)

圣经不仅仅是宣告,同时还用了大量的历史事实来证明。今天的大爆炸理论至少证明了圣经所说“宇宙有一个开始”;而对中东地区的考古研究证实,旧约圣经所记载的历史是确实可信的;地中海四周的国家兴亡也证明圣经预言的准确。

同样,在新约圣经,主耶稣基督也以同样坚定和绝对的口吻宣告:

“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约翰福音》14:6)

“我是生命的粮,到我这里来的,必定不饿;信我的,永远不渴。”(《约翰福音》6:35)

“我与父原为一。”(《约翰福音》10:30)

“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约翰福音》11:25)

同时,新约的作者们以见证人的身份为主耶稣作见证。

新约圣经的作者们可不是随随便便在那里作见证。因为他们的听众是跟他们同时代的人,他们中的很多人可能见过耶稣基督,也听过他讲道,所以知道主耶稣基督是谁,曾经做过什么,若是门徒的见证不真,按照以色列的律法,他们将被石头打死。

曼彻斯特大学的圣经鉴定学及经文解释学教授布鲁士有以下的见解:“早期传道者要面对的,不单是友善的见证人;还有一些不怀好意的人,他们也非常熟悉一些耶稣的工作及受死的主要事迹。门徒不能冒险在他们面前歪曲事实,夸大事实就更加不会。”

世上没有任何一本书,曾经像圣经那样被切割、被分解、被考察、被诽谤;但是,正像曾经担任大英博物馆馆长的甘扬爵士(Sir Frederic Kenyon)所说的:“我们基督徒可以将圣经拿在手中而毫不畏惧也毫不犹豫地说,我们手中握着的乃是上帝真实的话语,由历代相传下来的,虽经长久的年代,其中主要内容却从无损失。” (摘自《铁证待判》)

 

 

(图片来自pixabay)

2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