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在俘获你的心?——90后创业记

而我在创业兴奋之余,却猛然惊醒,自己正逐渐陷入金钱的捆绑。

 

 

 

文/梦中信

 

 

 

耶稣曾经严肃地指出,金钱是一种可以与上帝相提并论的力量(参《马太福音》6:24),金钱对人心的影响不分肤色、种族、文化。这种神奇的力量驱使着我,一步一步,为了赚取更多的金钱而奋斗。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惊醒,却发现,自己已深陷其中,无力自拔。

 

 

我们一起创个业

 

我的家乡象山拥有丰富的枇杷资源,近几年,枇杷销售价格一路飙升,从十几块一斤卖到五十多一斤,而后市场饱和,价格回落。

大学时,我听闻枇杷花可以泡茶,具有润喉、润肺、化痰止咳、清火解热等功效,也能治疗头痛、伤风,当时便看中了这块市场。在花茶行业,枇杷花是一种非常稀缺的商品,它止咳润肺的效果又着实不错;而且,这个领域几乎没有一家企业做得完善。我想,这实在是一块待开发的“蓝海”。

临近毕业,我一个人去张家界旅行时,把创业的想法告诉了好友老K。90后创业,大概都是一杯酒,一番豪言壮语就能合伙的,我们也不例外。仿佛回到2012年,当时我们用电话一顿聊,老K说要去旅行,我想征服西藏,于是二话没说,两人决定一起骑车进藏。

毕业后,我们组建了一个小团队,开始兼职创业(白天在单位上班,晚上处理创业公司的事务)。

老K,电商经验丰富,运营思维清晰而活跃;伊人,毕业于中国美院,就职于上海某设计院,设计招人喜欢;王小胖,精通各类策划和平面设计;老陆,报社记者,主要负责文案。而我本人,统筹所有工作,将每一个创意落地。

公司从无到有,产品从想象到落地,销售从微信到各个实体店铺,我享受着创业的过程,仿佛看着自己的孩子在慢慢成长。这一路,除了忙碌就是拼命。因为做着两份工作,白天上班,晚上忙着制作产品、联系客户、打包发货、写文案、做计划,常常忙到凌晨才能休息。母亲总抱怨说,每次家里做好了晚饭却等不到我回家。

辛苦付出总是会有回报的,品牌在一步步建立,创业故事一次次被报纸、电视台、新媒体等平台报道,代理商一个个在加入。而我在创业兴奋之余,却猛然惊醒,自己正逐渐陷入金钱的捆绑。

 

 

亏进最后一分钱

 

当人拥有不多时,就会对世界充满各种欲望。我刚好处在这种境况下。我极度渴望成功,尤其在金钱方面。

创业的启动资金是父母支持的,后期也陆陆续续花进去不少,但工资却少得可怜。好多次面临着银行卡、支付宝全部清零,而紧接着要面对蚂蚁花呗还款、车子加油、贷款支付利息等各类问题。

出于自尊,我不忍再向家里要钱。可没钱的时候,什么事儿都敢做。

有一天,隔壁同事走进我的办公室,向我介绍了一个赚快钱的方法:利息高,起点低,回报快。我当时不屑一顾,但那离谱的3毛利息,却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里。而后,我时常会想起这事。最终,我按捺不住高额回报的诱惑,也将上帝的警告置之脑后,把仅有的几万块钱全部投了进去。

直到所有的投资全部冻结、亏损,我才恍然大悟,明白圣经上的教导何其准确:积攒财宝在地上毫无益处,地上有虫子咬,能锈坏,也有贼挖窟窿来偷。(参《马太福音》6:19)。因为我太过渴望金钱了,反倒让自己丢失了仅存的钱,变得真正是一无所有。

财务自由是我们这代人都想追求的,希望不受工作约束,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想去哪儿旅行就去哪儿旅行;财务自由了,似乎人生也就自由了。

然而,财务自由了,我的心也会自由吗?

 

 

以为自己很虔诚

 

毕业的时候,很多人问我是不是因为服侍才回的家乡,坦白地说,我毕业回家主要是为了创业,跟服侍并没有多大关系。但上帝是守约施慈爱的,他依然为我预备了服侍的禾场。

虽然母会是农村教会,但非常重视青年事工。毕业回来,我顺理成章地参与各项事工,似乎在每一样服侍中都充满着热情,带领敬拜、主持布道会、开展文字事工、推动读书会、参与培训义工,等等。我表面上似乎在殷勤地服侍上帝,殊不知,撒旦已窥探我多时,当我在风风火火的创业中丢失了属灵的敏锐时,立刻就陷入了撒旦的诡计中。

基督徒最怕的,不是不读经不祷告,而是不读经不祷告却浑然不知。在追求财务自由的道路上,我竟然麻木地持续了很长时间不读经不祷告,美其名曰自己很忙。

进入社会前,我在校园团契服侍,信仰单纯,心无杂念。记得毕业实习的时候,我每天在地铁上争分夺秒地读圣经,生怕浪费每一分钟。每周最期待的就是祷告会,每次跟弟兄姊妹一起祷告,总会泪流满面。而今,我的眼目却被浮华的世界所占有。

我仿佛听到,财务自由是人生成功的标准;我仿佛看到,自己站在梦想的舞台上指点江山;我仿佛站在聚光灯下,被人群簇拥着……

 

 

改变人生的重心

 

《读者》有篇文章讲了一个故事:一对新婚夫妇到沙漠中度蜜月,中途不幸遇到流沙。惊慌失措的妻子在一旁用尽各种方式都没能救出丈夫,丈夫更是惶恐万分,拼命挣扎想要走出流沙,可是他愈是挣扎,下沉的速度愈快。没一会儿,他的身影就淹没在沙流中。其实,身陷流沙并非完全无法脱离,只要上半身向前倾斜,改变重心,双脚自然会浮出沙穴,再慢慢地反复移动,身陷沙中便可挣脱。

显然,只有置之死地后才会重生。

2015年底,我突然接到母亲电话,说我父亲的左声带长了东西,县医院建议父亲立即前往大医院动手术。听完电话,我惊恐万分。父亲喉咙动手术的前一晚,医生说:“要做好心理准备,声带长的东西可能是白斑,也可能是肿瘤。手术当场就能做快速检测,如果结果是肿瘤就立即割喉咙,假如手术不成功很可能就有危险。”母亲听了,吓得面色苍白。

父亲做的是全麻手术,从手术台出来时毫无知觉。看着平时健硕无比的父亲躺在病床上,我泪流不止。感恩的是,医生说快速活检结果是白斑,并无大碍。

因手术前一天晚上就不能进食喝水,昏迷几个小时的父亲口渴难耐,嘴唇起皮,舌头干涩,母亲准备了棉花棒,蘸水湿润父亲的嘴唇和舌头。父亲大概每过几分钟就咂着嘴,表情十分痛苦。

我看着父亲,心里非常难过,同时不由得想起圣经中那个财主和拉撒路的故事,想起那个爱钱的财主在阴间的干渴;我突然明白,我若继续执迷不悟地追求此世的成就感,继续贪恋钱财,恐怕我的结局会和财主一样。

其实,财富本是上帝所赐的礼物,需要人妥善地使用。清教徒的财富观能给我们很多启发——“拼命地赚钱,拼命地省钱,拼命地奉献”,显然,清教徒的财富观是建立在以上帝为中心的生活方式之上的。如果离开了上帝所启示的生命之道,如果仅以财富为人生的最高追求目标,那么我们就与上帝所赐的永远的生命相隔绝了。

与父亲一同经历的这场患难,让我的心灵重新找回了安宁。

回顾进入社会两年的经历,我从完全仰望上帝到慢慢选择依靠自己,从一个以喜乐来敬拜上帝的基督徒,变成一个过着虚伪的宗教生活的法利赛人,从热爱读经、祷告到内心麻木不仁,我的人生重心已经开始远离上帝了。

是的,我们实在应当适时改变人生的重心,靠着上帝所赐的力量和智慧,从“流沙”中拔脚出来,才能真正地接触生活的核心,明白上帝的旨意。

改变人生的重心,意味着不要沉溺于对金钱的渴望,不要只专注于个人的梦想,不要只听到内心的渴望,要回转到对上帝真实的盼望里,要相信他会满足我生命一切的需要。

 

 

作者现居浙江。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