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家庭主妇到全职妈妈

 

 

 

文/文屏

 

 

 

一位朋友告诉我:“在家里带孩子,再苦再累我都不怕,都受得了。但我真的受不了别人的轻视,别人的看不起。”

我极理解她的心情,因为我也曾如此受不了。

一个做了选择又能乐在其中的人,是有福之人。而能不能做了选择又乐在其中却取决于一个人的价值观。当一个人做了自认为值得做的事,心灵就可得到快乐与满足。

我曾在不少事上得到过这种“值得”的快乐与满足,但绝不是在家带孩子、做饭给先生吃这样的事上。别误会我,我心里并不认为这样的事不值得做,相反,我极喜欢孩子,又有“既然生了孩子就要对她负责”的观念。先生也是对我有恩有情的兄长兼朋友,把孩子和先生都喂得饱饱地去“鼓腹而嘻”、“饱食而游”,是我想在家中成就的事。

问题是,做一个快乐孩子的妈妈和幸福先生的妻子能带给我快乐,却不能带给我满足。因为妻子加妈妈的代名词叫做“家庭主妇”。家庭主妇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呀!在我的词典中,她们都是些没有能力出去做事的女人,受教育程度低,琐碎、婆婆妈妈,甚至蓬头垢面。我岂是这样一个女人?我受不了自己是“如此模样”,何况我的同背景的同胞们也怀惴一本相似的词典,交往时常在眉梢眼角、话语的尾音和优越感的沉默中流露出来,“你是那一类的女人”。

我自视是一个有品味的雅人,惯于让人称赞或羡慕。而做家庭主妇哪里有半点“品味”“雅味”可言?又哪里有半点可让人称羡?另一方面,偏偏我又极爱孩子,想要在她最需母亲的幼年,给她最大限度的母爱,最大限度的陪伴、呵护、教育。而要做到这一点,我需要专心做母亲,心无旁骛,心无杂念。

可我有旁骛,有杂念,它们造成我内心极大的分裂。我舍不下孩子,又得不到内心的笃定和平安。时间有时冻结在空中,象初春的冰棱,好容易才滴下融去的一滴。奇怪的是,日子却流水一般地过。当我沉溺于孩子的天真可爱中而不去思考自己时,时光甜蜜美妙,但一旦念及自己,就开始按捺不住。据说职业女人在家做了三年妈妈之后,往往不再知道自己是谁。我做妈妈还不到三年,但除了是个母亲和妻子,我对自己是什么已不清楚。我在孩子的眼里是整个世界(好累),但在世界的眼里什么也不是(好惨)。

我问自己:“一个对自己的角色不能予以肯定的母亲是一个好母亲吗?”答案是:“长此以往,国将不国。”

好妈妈必定不是一个被动的妈妈,她必须是主动的。好妈妈必定不是一个被“要”才给的妈妈,她必须是一个通过“给”去激发“要”的妈妈,她必须知道给什么并怎么给。

我努力去做这样的妈妈,同时也抓紧分秒为自己的职业转型(为适应美国)做准备,把脑子占得满满的,免得有怨天自怜之心而无事生非。因为不愿意委屈孩子,我只好敷衍自己,在吃饭与睡眠中挤时间(当然,也从先生那里“抢”)。同时我也增多了与有爱心的基督徒朋友的来往,请教带孩子的经验。她们的耐心、爱心和智慧让我受益匪浅,不知不觉中成为我的油料补给站。

就这样,我撇开能力有限的理智的反对,学会了用心仰望神,对神由不信到半信,由半信到浮浅的信,也正由浮浅的信慢慢转深。圣灵已在我身上结了一个小小的果子,让我对自己的封号由“家庭主妇”,变为“全职妈妈”。

“家庭主妇”与“全职妈妈”有什么不同吗?有,而且区别极大。虽然事是一样的事,人是一样的人,但不一样的是态度,是心境,是每一天的质量,是价值观,是生命。

我曾是一个不彻底的虚无主义者,常深感人生的徒劳和无聊。享尽奢华的所罗门王发出感叹说:“一切都是虚空,虚空的虚空。”,正是我在夜深人静时曾发出的叹息。但我这个虚无主义者虚无得不彻底,一边虚无,一边受着成功的诱惑,我成为“爱世界又瞧不起世界”的“边缘人”。感谢神,让我改变心意,人生从以虚无的态度追求成功,转化为一个用心“体会深刻的喜悦”。

有什么样的人生可以比体会深刻喜悦的人生更美妙?

喜悦往往来自于一种和谐的关系。父母与子女关系和谐就有天伦之乐,夫妻关系和谐就有甜蜜幸福,人与他人关系和谐会带来友谊……人与自然的关系和谐会让我们心旷神怡,这些都是喜悦。但这些喜悦是动荡不定、不可依靠的。

好在还有一种关系可以作为万种关系的根本,那就是人与神的关系。这种关系的和谐可以让人体会到生命本身的厚实。深处的生命丰富而厚实了,生命本身才不至于轻浮无依。若是生命太轻,生命之上的生活就会变得日益琐碎、繁重而难以支撑。

当我体会过深刻喜悦的过程之后,以前耿耿于怀的“成功”问题、“形像”问题突然失去了原有的地位。难怪《箴言》书说,要保守你们的心怀意念,因为一生的果效都出于此。我们的心怀意念中有什么会比如何看待生命过程,更根本更直接地影响到我们的每一天呢?

自从求神保守我的心,我愈来愈喜欢我这全职妈妈的角色,并深深地感恩,对孩子由朴实自发地喜欢变成了主动的欣赏和享受。孩子真是神所赐的人生风景,这样的风景纯然天成,悦目赏心。我曾风尘仆仆去看自然美景,而如今,神将世上最好的美景置于我的眼前,我岂能彷徨他顾?人生是不可逆转的单程,人生中有些“风景”一旦错过就再也补不回来。浑然天成的幼儿就是这样的风景,珍贵得没有替代品,不容失去也不容错待。

神开启了我的第三只眼睛,让我看到孩子原是如此丰厚的生活享受,又让我有一个心地纯厚的先生支持我,我实在是一个有福的人。我不必为柴米油盐奔波,不用担心托儿所的质量,不必为不能平衡好孩子的需要与工作的需要而忧烦。但过去的我,像个拿着好东西却不知足的孩子,总看到别人手中的玩具好得很。于是神对我说:“你的财富在哪里,你的心也在哪里。”我看到自己正将心思放在不是真正人生财富的事情上。“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认定他,他必指引你的路。”(《箴言》3:6)神在我人生的重大选择中指引了我的路—-退了将去的学校,在孩子未预备好离开母亲之前,做全职妈妈。

生活重新变得清晰起来。我成为了生活得主动、积极、享受的全职妈妈。

别人会不会因为我将自己从“家庭主妇”升为“全职妈妈”,而不再小看我?不一定。不少人会尊重一个自我肯定又笃定力行的尽责之人,不管她是不是在做全职母亲。也有不少人会用别的尺度来评判人,诸如职业、职务、收入、汽车、房子等。但这已无碍于我,那只是路旁吹来的凉风。可我已不再是遇风就摇、就“受不了”、就要“发愤努力”的一叶草。我是什么?一个享受神赐生命的全职母亲。

 

作者来自贵州,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现居美国加州。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