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藏身处

 

集中营里的日子惨无人道,但柯丽却说,“我们越来越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留在这里”。

 

 

 

文/羽轩

 

 

 

“你是我藏身之处,你必保佑我脱离苦难,以得救的乐歌四面环绕我。”(《诗篇》32:7)

 

《密室》(The Hiding Place)记叙了二战时期发生在荷兰的一个真实故事。作者彭柯丽女士和她的家人因为暗藏犹太人,被德军拘捕,并关入集中营。在惨无人道的生活中,她冒着危险为集中营里的人传讲福音,把希望带给绝望的人。出狱以后,她奔走了61个国家,向许多人讲述那一段不平凡的见证。

 

 

乱世中的庇护所

 

柯丽从小生活在一个基督教家庭。父亲彭老先生是一位钟表匠。每日钟表铺开门前,彭老先生会把大家召集起来,念一段经文,然后开始工作,孩子们才去上学。彭家4个小孩长大后,老大伟廉成了一名牧师,娜莉结了婚,但柯丽和姐姐碧西一直留在贝雅古屋,他们一起陪伴彭老先生。

1940年,德国入侵荷兰,夜半在哈林市空投炸弹。那一夜,柯丽看到一个异象,家门口的广场上4匹黑色的马拖着车,要载着她和她的家人到遥远的地方去,那是他们不愿意去的。柯丽把这个异象说给碧西听。碧西说:“上帝是要告诉我们,即使未来的事也在他手中。”

1942年,随着德军的逐步占领,沦陷区逐渐遭遇厄运。越来越多的犹太人当街被捕,还有一些人莫名其妙地失踪。素不相识的人在惊慌中敲开彭家的门,寻求一时的庇护。涌入的不速之客不断增加,柯丽开始担心起来,但是她很快就明白,“如果说贝雅古屋要成为一个供应站和有需要的人会集的地方,那必然是出于一个比我智能高过千万倍的主宰,在背后默默运筹帷幄的缘故”。

为了让贝雅古屋成为一个安全的藏身处,在一位建筑师的帮助下,古屋三楼柯丽的卧室里隔出一间天衣无缝的密室,以便在屋子被搜查的时候藏匿犹太人。有一些在彭家躲藏的人已经被转移到别处,还有一些住下的人每晚按时聚集在一起,在彭老先生的带领下读经祷告。古屋每周还有一个早祷会,让战中的人们找寻心灵的庇护、精神的寄托。

 

 

黑暗中的光明

 

熬过了1943年寒冷的冬天,情势每况愈下。秘密警察开始挨家挨户地搜查,一些收留犹太人的处所被陆续发现。参与“地下工作”的人员被秘密警察捕获,被套取了情报,古屋的命运岌岌可危。彭老先生、碧西和柯丽一起祷告。柯丽说:“当人做了最大的努力而失败后,上帝的权能才能自由地开始工作。”

1944年2月,秘密警察突袭了贝雅古屋,带走了彭老先生、碧西和柯丽。但是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密室和藏身其中的人。彭家的人被德军装上车子,穿过哈林市的广场,带离哈林市。这一切,正是德军入侵那晚,柯丽所看到的异象。

他们被关入设立在荷兰的监狱。不久,柯丽收到娜莉的来信,信中说年过80的彭老先生已经过世。柯丽在狱中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在墙上写下“父亲释放了”。在邮票的反面,娜莉写下“你储藏室中的手表全部完好无恙”(意思是密室里的人都脱险了)。在宣读遗嘱的时候,家人全部在场,娜莉偷偷地塞给柯丽一本袖珍圣经。

三个月后,柯丽被提审,她毫无畏惧地告诉审讯她的中尉说:“光已经来到世界,因此我们可以不必再在黑暗中行走。”

战局起了变化,德军开始撤退,犯人也跟着从荷兰的监狱被转移到德国的集中营。在几经迁徙,几经搜查之后,那本袖珍圣经仍然奇妙地伴随着柯丽。集中营里的日子惨无人道,但柯丽却说,“我们越来越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留在这里”。

只要在营房里,大家就围聚在圣经旁边。上帝的话语是沉沉黑暗里的光明,“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难道是患难吗?是困苦吗?是逼迫吗?是饥饿吗?是赤身露体吗?是危险吗?是刀剑吗?……然而,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参《罗马书》8:35、37)集中营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可怕,而与上帝同行的生活却一天比一天美好。

 

苦难中的恩典

 

由于囚犯不断增多,一座营房里关着一千多人。条件极差,满是跳蚤。面对如此现状,碧西用上帝的话语提醒柯丽:“要常常喜乐,不住地祷告,凡事谢恩,因为这是上帝在基督耶稣里向你们所定的旨意。”(《帖撒罗尼迦前书》5:16-18)

可是这一次,柯丽实在无法因为跳蚤而感恩。一千多人的营房里充满了冲突和咒骂,但是碧西的祷告让大家开始和平相处。每晚的聚会,荷兰文的经句被翻译成德语、法语、波兰语、俄语传开去。集中营里遍布监视,但是在这间屋子里却从来没有守卫进来。后来才得知,因为那些跳蚤,守卫都不愿意跨进门槛。柯丽想起她们来的第一天,碧西为那些跳蚤向上帝表达的感谢。

在数月的折磨之后,原本孱弱的碧西一病不起。临终前,碧西告诉柯丽3个异象:第一,她们在不久以后会自由;第二,在荷兰柯丽会有一幢大房子来照看战中受害的人;第三,一间德国的集中营会成为收容所,由柯丽负责。

1945年初,柯丽出狱。她回到哈林市,开始在教堂和家庭聚会中讲述在集中营里学到的真理。在一次聚会中,一位夫人愿意开放自己的房子,作为战后的疗养所。那幢房子,和碧西所描绘的一模一样。

5月,荷兰解放。6月,第一批人来到疗养所。1946年,柯丽去了满目疮痍的德国,一位救济机构的人听说了她在荷兰所做的复原工作,问她是否愿意在德国主持同样的工作,地方是用从前一个集中营改造的。柯丽答应了,然后按碧西告诉她的,说,窗口要种上花,屋子要漆上黄绿色的油彩,好像初春的颜色。

“你是我藏身之处,你必保佑我脱离苦难。”(参《诗篇》32:7)上帝的恩典一定够用,他的恩典在苦境中,在软弱处得以被彰显完全。

 

 

作者来自中国,现在美国工作。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