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Jun
清华赴美留学生,遭遇离婚、抑郁症后,人生何去何从?

清华赴美留学生,遭遇离婚、抑郁症后,人生何去何从?

文/剑文 抑郁症患者的痛苦,外人无法体会。我有几位朋友,因抑郁症而自杀,给家人带来无法想象的痛苦与遗憾。我也经历过亲人饱受抑郁症的痛苦,自己也曾在抑郁症中挣扎。 本文是笔者分享一些个人的经历和思考,有失败和伤痛,也经历了安慰、医治、成长。愿与同行人共勉。 一种羞耻感 20年前,我和前妻琳来到美国上学工作。来美国以前,我们有很好的学历和生活。我们从小成绩优异,我清华大学毕业,她是北京另一所大学的优秀…

Read More
27 May
遇见主,就遇见幸福

遇见主,就遇见幸福

我该如何等待上帝为我预备的伴侣呢? 文/Helen Joy 在闻名世界的亚历山大·涅夫斯基教堂里,住着一位89岁的敲钟人,她叫玛利亚。她在这座教堂里度过了半个世纪,这里给了她生命,给了她信仰,也给了她爱情…… 玛利亚每天在教堂里做敲钟的服侍,并经常去听唱诗班的弟兄姐妹排练。 有一天,诗班里来了一位新的领唱,这位弟兄不单有美好的嗓音、英俊的面孔,而且是一位虔诚的信徒。弟兄美好的品格深深地吸引了玛利亚…

Read More
27 May
直面绝望,向死而生

直面绝望,向死而生

文/溪边树 当焦虑又一次袭来时,我知道,这种再熟悉不过的感觉,又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1 过去,我经常做梦,梦到长长的枝桠上,开满了新叶,那嫩绿、俏皮的颜色惹得人心花怒放。可惜,醒来,我还是躺在家里睡了几年的床上,仿佛压在身上的不是被子,而是一块千斤重的巨石,它就这么闷声不响地压在我的胸口上。 痛,更多的是窒息感,伴随着持续的神经紧绷,对此,我面无表情。人终究还是想活得有意义一些,最起码,能达到所…

Read More
30 Apr
走出抑郁症的埃及地

走出抑郁症的埃及地

文/林沐恩 抑郁的种子初萌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抑郁症状的,我没有答案。也许是祖母离世时就有了萌芽,那时我读小学;也许是在忽然失去了人生的目标与方向时爆发的,那时我读大学。我不知道。 我的家庭很普通,父母忙于工作,我自幼与祖父母一起生活,他们其实很爱我,但也许是因为那个年代的人不大会表达情感,他们也没能教给我表达情感的正确方式。祖父是一家之主,他通常一件事只讲一遍,就立刻有家人去执行。祖父用严厉…

Read More
25 Mar
如果“抑郁症”是个赶不走的伙伴,我当如何?

如果“抑郁症”是个赶不走的伙伴,我当如何?

受访者:潇,26岁,基督徒。 访问者:HT 2016年,我在D城的一次小聚会上遇到了潇,他的笑容像蓝天一样清澈透亮。他主动和我们打招呼,并留了微信。有时我发朋友圈,他也会点赞。那时,我丝毫感受不到这个阳光男孩曾经(或正在)被抑郁症困扰。 后来,我搬到了他所在的那座城市生活。常常见面时,我特别能感受到他的真实与诚恳。他并不回避谈论自己面临的一些困扰,但他似乎内心中有一种巨大的积极的推动力在帮助他,而…

Read More
15 Mar
指责与爱

指责与爱

那人(亚当)说:“你所赐给我、与我同居的女人,她把那树上的果子给我,我就吃了。” 女人说:“那蛇引诱我,我就吃了。”(参《创世记》3:12、13) 因为始祖的堕落,在罪中的我们,常以自我为中心而生活。我们习惯指责对方,而不能第一时间去包容和相爱。唯有基督给人重新爱的能力和动力。

Read More
04 Mar
当学霸患了抑郁症……

当学霸患了抑郁症……

文/林亚伦 学习是我的神 大约在初一下半学期,我忽然对学习有了极大的兴趣,成绩在班里是最好的,后来渐渐地在整个年级常名列前茅。不知为何,学习渐渐成了我的神,我高举它过于一切,甚至在十分疼爱我的外公弥留之际,我也因怕耽误学习而不愿向学校请假去看他! 这是有一些原因的,比如常有人跟我父母夸我说:“你孩子怎么这么乖,成绩又好!哪像我们家**,书读得一塌糊涂……”还有,老师会特别看重我,同学们会有一些溢美…

Read More
04 Mar
单身之旅,如何唱一首完整的歌?

单身之旅,如何唱一首完整的歌?

苦难中你给我安慰 ,彷徨时你给我智慧。 文/晨牧 1 因为工作地点时常变动,我一直没有专心找对象,直到迈进30岁,才恍然发现周围圈子里,不是已婚的,就是比我小很多的,再加上自己不想放手的要求和条件,选择的机会几乎为零。 虽然工作和生活中也有乐趣,可一想到终身大事没着落,快乐的事也失色几分,仿佛晴空飘着的一朵阴云。 单身的难处,一方面是生理需求,里面那个想当妈妈的渴望与日俱增;另一方面是情感的需要,…

Read More
22 Dec
圣道与青春相遇(冬之篇)

圣道与青春相遇(冬之篇)

  耶稣基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提摩太前书》1:15   图/王家培

Read More
22 Dec
千百次辗转,惟有一条归路

千百次辗转,惟有一条归路

像神的儿女那样生活,还是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孤儿?       文/溪边树       在最亲切的地方被牧养   我出生在一个温暖的家庭,是家中独女。我从小心思细腻,善察言观色,揣摩父母想法,明知得不到的东西也不会强求。也许是成长环境比较孤独,也许是总有家人照顾不到的地方,或者因为人的心实在难被满足,除家人对我的爱之外,我总要求更多…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