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Dec
北上广惊现“小三培训班”,这个世界怎么了?

北上广惊现“小三培训班”,这个世界怎么了?

    文 / 博学   今天,大大小小的培训班层出不穷,有的是传授专业技能,有的是提供商业咨询,与这些相比,近些年盛行于北上广的“小三培训班”,光听名字就让人不禁浮想联翩——“小三”,这个曾几何时生活在暗处、专门破坏他人家庭的群体,竟然也需要被培训吗?她们究竟会接受哪方面的训练? 据网络相关报导,这个培训班的课程,内容大致是培训小三们“怎样勾引男人,讲什么话,摆什么…

Read More
06 Nov
安居的客旅

安居的客旅

  文/蔷薇河     奋力向前,灵魂却已萎缩   我的老家在一个贫穷的苏北小城。回想童年,每天清晨天还蒙蒙亮,我就背上书包、睡眼惺忪地走去学校。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像玉米棒子的气味,说不清的难闻。长大后才知道原来是建在城中的木材厂散发出的污染的味道。家乡有一条河,河水浑浊,绿萍漂荡;河分两城,城北热闹,城南萧条。 因为家乡贫穷落后,在当地,学生们都被灌输了一种…

Read More
09 Oct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远乡”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远乡”

  文/李相宜   “远乡”,灵魂的归宿   清晨的铃声将朝九晚五的你吵醒,你不甘心地爬起来洗漱,直到被人潮裹进北京的地铁,像沙丁鱼一样挤来挤去。 终于,你到单位了,看表还有一刻钟,于是飞快地买了煎饼果子,一边吃,一边做上工位开电脑。做完这一切,你吸口气,习惯性地看眼窗外,目之所及有没有雾霾。还好,今天好天气,你开始庆幸。 我冲过去采访,跟你面对面:“请问,你有‘远乡…

Read More
18 Sep
近距离恋爱——如何保有少女心

近距离恋爱——如何保有少女心

  文/晨牧   人人渴望的“少女心”   近来,我发现“少女心”被包装贩卖,而且价格不菲。比如,流行服装,极尽“少女”风,就连发型也出现各种减龄样式,还有五颜六色的烫染。 垂青于“少女心”的人中不乏大龄女性,甚至是阿姨级别的女人,她们穿着“少女”装,顶着减龄发式,涂着粉色的腮红。有些看上去蛮可爱,有些则叫人觉出几分凄凉和寂寞。 虽说每个女人的心里都住着一个“小女孩”…

Read More
06 Sep
我考了3次雅思,却从没想过为什么出国

我考了3次雅思,却从没想过为什么出国

我渴望用学历向别人证明自己的价值,而不是在上帝的爱中找到自己的价值。     自述/麦穗 整理/阿浅     破碎的尽头,接受主   我叫麦穗,是1994年出生的女孩儿。我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本科的专业是食品科学,第二专业是英语。大一下学期,我就开始准备出国读研究生。我准备了很久,考了三次雅思,却从没认真思考过自己为什么要出国。 我出生在一个破碎的…

Read More
30 Aug
空心病、“刷存在感”与自助心理

空心病、“刷存在感”与自助心理

  高校自杀人数每年都在增加,且人群呈低龄化趋势。   文/刘伦飞   前几天,看了一则新闻:中国的青年人群中,78.4%的被调查者处于心理损耗状态,抱怨“心好累”,而其中21.7%的被调查者处于较为严重的心理损耗状态。 这不禁让人想起风靡网络的那首《感觉身体被掏空》,它以自嘲戏谑的方式,揭露了多数青年普遍存在的疲惫和空虚。然而,“被掏空的”不只是我们的身体,还有我们…

Read More
21 Aug
在光中忧伤叹息,好过在黑暗中逍遥快活

在光中忧伤叹息,好过在黑暗中逍遥快活

    文/王樾     最终的归宿在哪里?   6岁那年,外婆去世。看到外婆的遗体被送进焚化炉,我人生第一次对死亡产生恐惧。 难道人死就真的烟消云散、不复存在了吗?我问妈妈,她也只能说:“你还小,死是很久以后的事情!”我认为这样的答案简直就是敷衍!不管有多久,最终我还是会死的啊。妈妈逃避了我的问题,或许她根本不知道答案。 自小,在父母和学校的教育下,我不信…

Read More
24 Jul
16岁女孩脑手术后的感悟:你的心意总是好的

16岁女孩脑手术后的感悟:你的心意总是好的

  文/汤懿思   从去年9月到今年2月,我做了4次全麻手术。手术前后,我和妈妈迫切祷告,很多弟兄姐妹和教会也在为我祷告,可是并没看到很大的好转。 然而,在生病的阶段,我学到了这些功课:上帝是否在听你的祷告?上帝会不会回答?当你对未来感到迷茫时该怎么办。   只要我努力,我就能做到   我上的是10年级,非常累,非常忙。即便如此,我总是感觉如果我没有每一秒钟…

Read More
17 Jul
和空心病对话的夏天

和空心病对话的夏天

  春春在学校把自己锁在寝室里,服用大量安眠药企图自杀。   文/晨牧   要不是因为春春这个女孩,我可能仍会把“空心病”以及与此相关的信息看成新闻事件,带着无奈与心焦为这代人惋惜。   黑暗里的挣扎   空心病,这并不是什么新鲜名词。早在20世纪初,诗人艾略特就写了一首《空心人》,来描述现代人的空乏和虚幻:“我们是空心人,我们是稻草人,相互依靠,…

Read More
07 Jul
支离破碎的亲情,我要如何拥抱?

支离破碎的亲情,我要如何拥抱?

我还有家吗?以后真要如陌路人了吗?   文/静默     “上帝啊,求你拯救他们,求你帮助我的家人。” 终于,我抑制不住内心的伤痛,趴在办公桌上大哭起来。此刻的我,终于体会到什么是“爱就要付出流泪祷告的代价”。信主5年来,我第一次迫切地为家人能认识上帝祷告。 此时,我流着泪哽咽着:“我当如何爱你?”   消逝的亲情   小时候,我最崇拜的人只有我哥…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