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Nov
母亲重男轻女,我还要爱她吗?

母亲重男轻女,我还要爱她吗?

文 / 喜乐兔 我的父亲是工人,母亲是农民。他们结婚后,家里主要的经济来源是父亲每月三十几块钱的工资,以及父亲下班后蹬三轮车载客赚的钱,母亲说我们家那时候咸菜都要省着给父亲吃。 1987年2月,我作为家里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祖母高兴坏了,因为我是她唯一的孙女。当时计划生育已经开始实施,即使经济条件并不宽裕,弟弟还是在1988年6月出生了。从此,4口之家只靠父亲赚钱就更困难了。 后来父亲母亲做起了小…

Read More
19 Sep
爱是最好的教育

爱是最好的教育

我们的矛盾,在第3天达到了顶峰。 文/火锅狂人   公婆来美探望我们,为我带来了一本相册。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翻开相册,8个孩子的笑脸,一一印入我的眼帘,把我的思绪带回到一年前…… 毛遂自荐 一年前,我们一家三人,提着几只大皮箱,风尘仆仆地抵达了云南的这座小镇。我们想让孩子就读当地一所非传统教育的私立学校,和校长交流后,校长问:“看你挺适合当老师的,能否考虑来我们学校任教?”因为我的女儿将…

Read More
02 Sep
愿你不乱于心,不畏将来——与每一位学子共勉

愿你不乱于心,不畏将来——与每一位学子共勉

文/月光澄水 同学们: 还记得你们寒假过后说起开学前的兵荒马乱,语气调侃却难掩懊丧之意,言辞真诚却不真实,你们用自嘲掩饰内心的慌乱,用轻松的语调遮盖内心的沉重。 又快开学了,你们的内心平安吗? 说到将来,你们或多或少会迷惘不知前路,但至少,你们想过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想要如何生活,如何处世,如何面对困难。不管在怎样的年龄,我们总会对未来有各样设想,那个美丽的憧憬总会随着对神的认识而变得越来越清晰,越…

Read More
05 Aug
林书豪落泪“NBA放弃我”,愿你经历真正的“成功”

林书豪落泪“NBA放弃我”,愿你经历真正的“成功”

文/小Q、博学 多年前,百度上曾有这么一段关于林书豪的描述:“2011年12月,先后被金州勇士队、休斯顿火箭队裁掉。2011年12月28日,他签约纽约尼克斯队。2012年他在美国篮坛迅速崛起,被认为是亚裔球员在NBA新的标杆和榜样。” 有人说:“林书豪在美国挥了挥翅膀,整个世界都刮起了一阵旋风!”那时,林书豪从一个小人物,一转身变成了人们惊呼的“Linsanity”(把他的姓,林Lin,和疯狂in…

Read More
03 Jun
清华赴美留学生,遭遇离婚、抑郁症后,人生何去何从?

清华赴美留学生,遭遇离婚、抑郁症后,人生何去何从?

文/剑文 抑郁症患者的痛苦,外人无法体会。我有几位朋友,因抑郁症而自杀,给家人带来无法想象的痛苦与遗憾。我也经历过亲人饱受抑郁症的痛苦,自己也曾在抑郁症中挣扎。 本文是笔者分享一些个人的经历和思考,有失败和伤痛,也经历了安慰、医治、成长。愿与同行人共勉。 一种羞耻感 20年前,我和前妻琳来到美国上学工作。来美国以前,我们有很好的学历和生活。我们从小成绩优异,我清华大学毕业,她是北京另一所大学的优秀…

Read More
27 May
遇见主,就遇见幸福

遇见主,就遇见幸福

我该如何等待上帝为我预备的伴侣呢? 文/Helen Joy 在闻名世界的亚历山大·涅夫斯基教堂里,住着一位89岁的敲钟人,她叫玛利亚。她在这座教堂里度过了半个世纪,这里给了她生命,给了她信仰,也给了她爱情…… 玛利亚每天在教堂里做敲钟的服侍,并经常去听唱诗班的弟兄姐妹排练。 有一天,诗班里来了一位新的领唱,这位弟兄不单有美好的嗓音、英俊的面孔,而且是一位虔诚的信徒。弟兄美好的品格深深地吸引了玛利亚…

Read More
27 May
直面绝望,向死而生

直面绝望,向死而生

我哭得更加伤心,却觉得,耶稣离我更近了。 文/溪边树 当焦虑又一次袭来时,我知道,这种再熟悉不过的感觉,又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1 过去,我经常做梦,梦到长长的枝桠上,开满了新叶,那嫩绿、俏皮的颜色惹得人心花怒放。可惜,醒来,我还是躺在家里睡了几年的床上,仿佛压在身上的不是被子,而是一块千斤重的巨石,它就这么闷声不响地压在我的胸口上。 痛,更多的是窒息感,伴随着持续的神经紧绷,对此,我面无表情。人…

Read More
30 Apr
走出抑郁症的埃及地

走出抑郁症的埃及地

文/林沐恩 抑郁的种子初萌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抑郁症状的,我没有答案。也许是祖母离世时就有了萌芽,那时我读小学;也许是在忽然失去了人生的目标与方向时爆发的,那时我读大学。我不知道。 我的家庭很普通,父母忙于工作,我自幼与祖父母一起生活,他们其实很爱我,但也许是因为那个年代的人不大会表达情感,他们也没能教给我表达情感的正确方式。祖父是一家之主,他通常一件事只讲一遍,就立刻有家人去执行。祖父用严厉…

Read More
25 Mar
如果“抑郁症”是个赶不走的伙伴,我当如何?

如果“抑郁症”是个赶不走的伙伴,我当如何?

受访者:潇,26岁,基督徒。 访问者:HT 2016年,我在D城的一次小聚会上遇到了潇,他的笑容像蓝天一样清澈透亮。他主动和我们打招呼,并留了微信。有时我发朋友圈,他也会点赞。那时,我丝毫感受不到这个阳光男孩曾经(或正在)被抑郁症困扰。 后来,我搬到了他所在的那座城市生活。常常见面时,我特别能感受到他的真实与诚恳。他并不回避谈论自己面临的一些困扰,但他似乎内心中有一种巨大的积极的推动力在帮助他,而…

Read More
15 Mar
指责与爱

指责与爱

那人(亚当)说:“你所赐给我、与我同居的女人,她把那树上的果子给我,我就吃了。” 女人说:“那蛇引诱我,我就吃了。”(参《创世记》3:12、13) 因为始祖的堕落,在罪中的我们,常以自我为中心而生活。我们习惯指责对方,而不能第一时间去包容和相爱。唯有基督给人重新爱的能力和动力。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