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Aug
在光中忧伤叹息,好过在黑暗中逍遥快活

在光中忧伤叹息,好过在黑暗中逍遥快活

    文/王樾     最终的归宿在哪里?   6岁那年,外婆去世。看到外婆的遗体被送进焚化炉,我人生第一次对死亡产生恐惧。 难道人死就真的烟消云散、不复存在了吗?我问妈妈,她也只能说:“你还小,死是很久以后的事情!”我认为这样的答案简直就是敷衍!不管有多久,最终我还是会死的啊。妈妈逃避了我的问题,或许她根本不知道答案。 自小,在父母和学校的教育下,我不信…

Read More
24 Jul
16岁女孩脑手术后的感悟:你的心意总是好的

16岁女孩脑手术后的感悟:你的心意总是好的

  文/汤懿思   从去年9月到今年2月,我做了4次全麻手术。手术前后,我和妈妈迫切祷告,很多弟兄姐妹和教会也在为我祷告,可是并没看到很大的好转。 然而,在生病的阶段,我学到了这些功课:上帝是否在听你的祷告?上帝会不会回答?当你对未来感到迷茫时该怎么办。   只要我努力,我就能做到   我上的是10年级,非常累,非常忙。即便如此,我总是感觉如果我没有每一秒钟…

Read More
17 Jul
和空心病对话的夏天

和空心病对话的夏天

  春春在学校把自己锁在寝室里服用大量安眠药企图自杀。   文/晨牧   要不是因为春春这个女孩,我可能仍会把“空心病”以及与此相关的信息看成新闻事件,带着无奈与心焦为这代人惋惜。   黑暗里的挣扎   空心病,这并不是什么新鲜名词。早在20世纪初,诗人艾略特就写了一首《空心人》,来描述现代人的空乏和虚幻:“我们是空心人,我们是稻草人,相互依靠,头…

Read More
07 Jul
支离破碎的亲情,我要如何拥抱?

支离破碎的亲情,我要如何拥抱?

我还有家吗?以后真要如陌路人了吗?   文/静默     “上帝啊,求你拯救他们,求你帮助我的家人。” 终于,我抑制不住内心的伤痛,趴在办公桌上大哭起来。此刻的我,终于体会到什么是“爱就要付出流泪祷告的代价”。信主5年来,我第一次迫切地为家人能认识上帝祷告。 此时,我流着泪哽咽着:“我当如何爱你?”   消逝的亲情   小时候,我最崇拜的人只有我哥…

Read More
19 Jun
待到人生水火处,却遇恩典获新生

待到人生水火处,却遇恩典获新生

  文/七路   人生像一列奔跑的列车,除非知道自己的出发点和目的地。如果目标错了,奔跑得越快,就越危险。 ——题记   从山西回来的火车上,黑夜在窗外呼啸而过。 我和王小徽紧挨着坐着,不紧不慢地聊着,路程还很遥远。难得有时间,听他讲一些我以前不知道的,关于他的事情。以前那些知道的往事,不但没有暗淡,反而像铜镜一般越擦越亮;连同这些新事,渐渐串成一串珍珠。 &nbsp…

Read More
12 Jun
曾经,我在同性恋的阴影中徘徊

曾经,我在同性恋的阴影中徘徊

  文/PB   从小,我就被妈妈当男娃来养,不娇惯,不打扮。小时候,我如果撒娇想要妈妈抱,她会很坚决地说:“好孩子,坚持到底就是胜利!”我还真是要感谢她那时候对我的严厉,才成就了如今自强不息的我。   性取向的困惑   上小学的时候,由于我的性格外向,又梳一头像男生的短发,常被叫做“假小子”。我和男生打成一片,正因为这样,直到高中毕业,也没男生追过我。记得…

Read More
05 Jun
走过忧郁的幽谷

走过忧郁的幽谷

  文/何百合     当寒冷的初春遇到阳光时,野地的植物开始发芽长叶,小鸟在树上欢乐,大自然好像在对我们微笑。这个初春感觉特别温暖! 当我把冰冻的脚丫伸进被窝时,先生经常用热乎乎的手脚为我驱寒。我故意用被子挡着感动得落泪的脸,不想惊动他。在他的眼中,我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子,可他不知道在开朗的表象背后,我曾经过忧郁的幽谷。   孤独的童年   童年时的我,是孤…

Read More
08 May
石榴的日记

石榴的日记

  文/晨牧   三年前,我制作过一个袖珍日记本,粉色的封面,淡蓝纸张的内页,捧到鼻尖下,还能嗅到玫瑰花的香味。这本日记是为努娜做的,那时她即将从省城的医科大学毕业。   努娜的故事   我把日记本拿给她的那天,天空飘着细雨,我们坐在大学的花园,园子里的花木开始抽枝发芽,毛茸茸的青草上罩着一层晶莹的雨露。 努娜穿着件藕荷色风衣,长发在脑后绾成一个蓬松的发髻,…

Read More
03 Apr
我曾狼狈不堪

我曾狼狈不堪

  文/新心     不知从几时起,我的身体变得极容易过敏。从前什么都能吃,什么都能碰的,如今却有了禁忌。大概没有人会喜欢过敏,也不会有人喜欢荨麻疹,或者血管性水肿,尤其是这些症状出现在自己身上时。 前不久,我就经历了一场荨麻疹之战,一战数月,甚至到现在也仍在战斗中。   我被过敏困住了   从前觉得过敏和牙疼一样,都不算事儿,可真实经历了一次生不…

Read More
13 Mar
颠沛流离的回国路

颠沛流离的回国路

她甩下背上的黑手,抓着包,跑回宿舍,偷偷哭了许久。   文/蜗牛小姐   安宁是我的朋友,从18岁开始到现在。当奥运会在中国大地如火如荼的时候,我们相识,当年一腔热血,为奥运健儿加油呐喊,好像拿金牌的是我们一样。那时天特别蓝,一部电视剧可以看一整天。整个青春里,都有安宁的影子,我们一起逃课,一起去教会,一起旅行,一起骑车去海边游荡,看月光洒向海面……   明天不在我们…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