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Dec
恩典之路上的舞蹈

恩典之路上的舞蹈

圣诞节的真正含义,就在于它让迷失的灵魂回到主那里。       文/萌小蛰       圣诞节,对于基督徒而言,也许意味着不再是穿梭于各大商场花花绿绿的圣诞树林,跟随打折大军疯狂地“买买买”,而是安坐教会一角,聆听布道,观看演出。此前的圣诞,我都是如此度过。直到去年,这四平八稳的宁静,却被一颗小石子打破。 圣诞节前的一个主日,小组长提议大…

Read More
04 Dec
莫等迟暮,心无归属

莫等迟暮,心无归属

看着日光之下忙忙碌碌的脚步,我问自己,如此活着是为了什么?       文/琬秋       又是一年圣诞节,自从降临期(编注:将临期或降临节是欢庆耶稣圣诞前的准备期与等待期)第一个主日开始,我们时常唱《以马内利来临歌》,每当唱起时,我的心充满慨叹,我们又何尝不是等待救赎的以色列民?只是现在有多少人渴望神子降临呢? 教会中,欢喜迎接救赎主…

Read More
27 Nov
从前半信半疑,如今得到真自由

从前半信半疑,如今得到真自由

      文/高倩       我在读大一时,开始去教会聚会,一年后经历重生,正式接受信仰。不过我最初接触信仰是源于奶奶。     阴云在渐渐散去   我从小跟随爷爷、奶奶长大。他们是很有智慧和气度的老人,我能够最终有机会读大学,也是因为他们的努力和坚持。 奶奶信主时,我读小学四年级。我目睹了家中的各种矛盾…

Read More
12 Nov
家境优越的我,如何寻回失落了的心

家境优越的我,如何寻回失落了的心

        文/橡树那里       我的见证也许并不独特,但我知道,神让我从死,走到了生。——题记   我出生在一个条件优越,十分传统的家庭,父母白手起家,生活节俭,事业越做越大。我在家中排行老二,被父母的生活习惯所影响,专注于做事情,尚未成年就熟谙父母所说的世人的阴暗,只是我从没有经历过。   &nb…

Read More
29 Oct
如果你深深地爱过什么人——《延禧攻略》的攻略

如果你深深地爱过什么人——《延禧攻略》的攻略

      文/蜗牛小姐       前段时间,妹妹小冬天天跟我说《延禧攻略》的剧情。这部剧中,有人看到人生如宫斗,有人看到女主的强大性格与金护指,我却看到的是一群作为人间缩影的模特在爱的围城中,求生求荣,爱而不得,加重筹码,胜利失败。 他们将所爱之人当作拯救,得不到的人如纯妃、尔晴等,经过长久的等待大多绝望黑化了;得到的人如富察皇后、皇…

Read More
08 Oct
飘在美国,一个自卑少女的转变史

飘在美国,一个自卑少女的转变史

        文/寻求者       在我很小的时候,爸爸一个人去了美国,因此,我对他的印象一直很模糊。爸爸走后,妈妈经常需要晚上工作,一直是爷爷奶奶照顾我的生活。 我是家里最小的女孩,又喜欢撒娇,爷爷奶奶从小就把我捧在手心。     移民到美,生活变调   在我9岁那年,我跟着妈妈移民到美国找爸…

Read More
25 Sep
千百次辗转,惟有一条归路

千百次辗转,惟有一条归路

        文/张雅捷       在最亲切的地方被牧养   我出生在一个温暖的家庭,是家中独女。我从小心思细腻,善察言观色,揣摩父母想法,明知得不到的东西也不会强求。也许是成长环境比较孤独,也许是总有家人照顾不到的地方,或者因为人的心实在难被满足,除家人对我的爱之外,我总要求更多,渴望被爱和被关注。 妈妈是我们家…

Read More
17 Sep
纠结逃避的心,终于可以安定

纠结逃避的心,终于可以安定

        文/蕊玉       当知了唤醒盛夏的热情,我想起了6年前的那个夏天。当时,我是教会诗班的一员,也是教会唯一一个没有受洗的成员。     寒冰被瓦解   早在一年前的深秋,我被杨姐带进教会。在教会的一次音乐布道中,当我看到布道者在台上吹起笛箫时,沉默呆滞的我突然在台下哼唱起来。杨姐看…

Read More
03 Sep
应试教育下的阵痛,成长需要新养料

应试教育下的阵痛,成长需要新养料

        文/小教室     去年暑假,我在婆婆家住。有一天早上,在半梦半醒时,突然一首动人的歌曲传入我的房间,把我唤醒。那是卡彭特(Carpenters)的歌曲sing,一问才知道,是侄女手机设置的早起铃声。 那种感觉瞬间使我回忆起高一的时光。 那是一个早晨,我和同学在操场上自由活动,等待做广播体操。我百无聊赖地站在那里,突然,耳…

Read More
27 Aug
那一年,我学会了道歉的功课

那一年,我学会了道歉的功课

        文/黄静瑜       今早灵修,这节经文一直是我心上的一道痕迹: “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并且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信上帝的儿子而活,他是爱我,为我舍己。”(《加拉太书》2:20) 我回忆自己最早对这句经文印象深刻的时候,是在躁动不安又自我中心的青春期。 那年,我16…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