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Jun
破茧——一个留美高中生与上帝相遇的故事

破茧——一个留美高中生与上帝相遇的故事

          文/张怀宇       2014年末,我决定在国内初中毕业以后,赴美留学。相较于多数早有计划并精心准备的留学生,显得格外仓促。尽管如此,一向独立的我没有依靠母亲的帮助,也未寄望于留学中介,而是独自完成了选校和申请的所有工作。 期间,我了解到作为海外留学的国际学生,美国公立高中大多不对我开放名额,而私…

Read More
07 Jun
青春与圣道相遇(夏之篇)

青春与圣道相遇(夏之篇)

      图/王家培      

Read More
14 May
单身的旅程,如何唱一首完整的歌?——与大龄单身女性共勉

单身的旅程,如何唱一首完整的歌?——与大龄单身女性共勉

        文/晨牧         1   因为工作地点时常变动,一直没有专心找对象,直到迈进30岁,才恍然发现周围圈子里,不是已婚的,就是比我小很多的,再加上自己不想放手的要求和条件,选择的机会几乎为零。 虽然工作和生活中也有乐趣,可一想到终身大事没着落,快乐的事也失色几分,像晴空里还飘着一朵阴云。 …

Read More
02 May
我曾痴迷小说,那段惊恐、羞涩的时光……

我曾痴迷小说,那段惊恐、羞涩的时光……

        文/恩光人         我不知道看小说是不是成了我的瘾,但当我看见“瘾”这个字时,我就想到了我曾经痴迷小说这件事。它对我的影响很大。     沉迷小说的中学生活   我第一次接触小说,是在初中时,有些女同学拼命买言情小说。我从她们那里借到了几本。小说里唯美的爱情故事吸引…

Read More
14 Apr
我是谁?——一名女大学生的心灵独白

我是谁?——一名女大学生的心灵独白

          文/陌漓       在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我们每天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经历人情冷暖。又或者望着崇山峻岭,皓月当空,斗转星移。在这个伟大、浩瀚的宇宙中,我们每一个人都真实地存在和生活着,那么你是否曾经叩问过自己——“我是谁?”     我从不孤单   在一个平常的晚上,…

Read More
26 Mar
远方有梦,但日子总在脚下

远方有梦,但日子总在脚下

      文/李渔岣       远方,是有梦和理想的地方,可是日子总是在脚下,不是在远方……     阳光灿烂的日子   又一次出发,因为心中怀着远方浪漫的碧海蓝天,看朝霞晨晖,感夕霞日落,不想停歇,可是脚步总是会累会放缓的,心中贪玩的兴奋已经被疲倦席卷一空。心里那些没有答案的思绪再一次浮上心头。 当你被…

Read More
26 Feb
放手没有结局的初恋,我才接过另一份真爱

放手没有结局的初恋,我才接过另一份真爱

      文/晨牧     曾经,以为初恋是一个错误,直到很长时间后,学习以上帝的眼光再去看这段经历,才发觉看似凌乱的初恋,已然成为我生命中不可缺失的一部分。     1   去大学报到的行李箱里,装着几本不知道看了多少遍的三毛的书,封面已皱皱巴巴。熬过苦读书的高中,我极想遇见浪漫的爱情。 在我看来,理想中的他,一定…

Read More
23 Feb
青春与圣道相遇(春之篇)

青春与圣道相遇(春之篇)

图/王家培  

Read More
29 Jan
兵荒马乱的青春,遭遇欲罢不能的网瘾

兵荒马乱的青春,遭遇欲罢不能的网瘾

一瞬间,她万念俱灰,想跳火车。     文/段恩会       往年,每到闺蜜小河的生日,与她联络,总会听到她信誓旦旦地说要戒除网瘾,新的一岁一定要远离网络小说,重新做人。当然,认识她的10年间,有7年她是如此咬牙切齿地保证,我对她的期待也就在希望—失望—再希望—再失望之间循环往复着。     情迷网络小说   与闺蜜…

Read More
29 Jan
你被谁裹上了塑料膜?

你被谁裹上了塑料膜?

是他,用钉痕的手剥去我们身上的塑料膜。         文/林洁琼         “没有和他吵架,也不是认为他多么不好,而是我根本没办法爱他啊!” “在一起3年,异地半年,我爱他,可我再也不想忍受见不到他的痛苦了……” “大概也是喜欢过的吧,时间长了,也就淡了。” 开年只1个月,好友里就曝出两三对恋人分手;与此同时,…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