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Aug
威克里夫:宗教改革的晨星

威克里夫:宗教改革的晨星

  马丁·路德说,如果威克里夫是异端,那我就是和他一样的异端。   文/郭暮云   教皇终于下神坛   教皇波尼法修八世(约1235-1303)登基之后,被他骗下台的前任塞莱斯廷五世预言道:“你像狐狸一样溜进来,你像狮子一样统治——但你会像狗一样死去。” 不过他并不在意。大权在握的他后来果然如狮子一般威武雄壮,肆意凌虐欧洲各国,直到法王腓力四世愤然起兵。法国…

Read More
21 Aug
从拔刀到收刀,从袍哥到圣徒

从拔刀到收刀,从袍哥到圣徒

      文/谢伊霖     “袍哥”是上个世纪前半叶,生活在四川的近于黑社会的帮派组织成员。笔者在研究宣教士陶然士的著作时,发现了一段袍哥信耶稣的故事。 陶然士过世之后,其家人将他的著作、文献和一些通信集都捐献给了耶鲁大学神学院。其中有一本叫《中国基督徒信仰集》的著作,陶然士在这本书中以21章的篇幅叙述了一些具有代表性的四川人,在福音影响下实现…

Read More
07 Jul
家有瘫儿

家有瘫儿

  医生说这孩子是极度严重脑瘫,90%的神经都废了。     文/巴底买     在这家里,有个严重脑瘫儿子,父母含辛茹苦照顾儿子吃喝拉撒睡二十多年了。可是,他们却常有喜乐,脸上写满了阳光……     尚未出生,即成重担   多年前的产前检查报告说:胎儿患严重脑积水。麦子刚才还沉浸在做父亲的喜乐里,猛然如五雷轰顶——怎…

Read More
26 Jun
心中的宝座谁来坐?

心中的宝座谁来坐?

十字架的两端,一端是无限的公义,一端是无限的爱,而这两者的交汇之处,就是耶稣基督。     文/刘鹏     7年前,有一次和朋友聊天,被问到你最崇拜的人是谁?当时就蒙了,是呀,我心中永恒的宝座上坐着谁呢?当然,现在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是耶稣。在耶稣登上我心中的宝座前,都有谁坐过呢?     轮番上阵登宝座   小时候,认为父母…

Read More
19 Jun
待到人生水火处,却遇恩典获新生

待到人生水火处,却遇恩典获新生

  读着读着,我为自己哀哭。哀哭是因为,我竟是如此污秽的一个罪人。     文/七路     人生像一列奔跑的列车,除非知道自己的出发点和目的地。如果目标错了,奔跑得越快,就越危险。 ——题记     从山西回来的火车上,黑夜在窗外呼啸而过。 路程还很遥远。难得有时间,听他讲一些我以前不知道的,关于他的事情。以前那些知道的往事,…

Read More
19 Jun
从迷信走向真理

从迷信走向真理

    文/吴迦勒   作为第二代基督徒,相比于母亲的信主经历,我算是平顺,没有什么特殊经历。起初风闻有上帝,后来亲眼看见他,信仰就建立起来了,这个过程和我的读书生涯完全重合。   起初的“迷信”   我小学时,听妈妈说,上学前在门后站一分钟,做一个祷告,上帝会保佑你,让你考试考得好。 这是最朴素的实用主义。我言听计从,果然小学5年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Read More
12 Jun
认识曾经堕落的她

认识曾经堕落的她

  文/米宝   我总是不知不觉想起她。记忆中,她看起来比同龄人更显老,她让我叫她安姨。 那是在香港,我第一次去陈姑娘家,也第一次见到了安姨。在客厅里,她用报纸挡着自己,像小孩一样,露出半张脸,偷偷看了我一下,然后又继续举起报纸。晚上,我住在陈姑娘家中,她给我介绍了她的家人和客人——她家中接待了几位年长的姐妹,我们相处得很融洽。 陈姑娘给我们准备晚餐时,安姨陪伴我去超市购物。那…

Read More
05 Jun
平安的七分之一——一个唐氏儿准妈妈的内心告白

平安的七分之一——一个唐氏儿准妈妈的内心告白

  在难忍的疼痛中,我脑海里闪现出一个念头:我很想流产。     文/黄恩慈口述、严行整理     我和嘉彤结婚多年没要孩子。嘉彤习惯了自由自在的生活,还不想承担养育孩子的责任,我一方面担心他不是个好父亲,另一方面也并不大喜欢孩子。但自从两年前,我们的长女出生后,我俩都变了,嘉彤从心里感到孩子的宝贵,我作为母亲更觉得孩子可亲、可爱。因此,我们就想多…

Read More
01 Jun
有爱才有家——我的安家落户记

有爱才有家——我的安家落户记

  房东话语中暗含的讥讽,使我心潮难平。     文/小羊使者     蜗居南京,诸多不适   我们一家搬到南京已3年有余。刚来时,我们租了一个65平米的房子,房子除了墙壁稍微粉刷过之外,基本上算是毛坯房。两室一厅,客厅小得只能放下两张桌子。厨房也简陋得很,只有一个油渍斑斑的抽油烟机。厨房门也被劈了一块,凹陷下去,似乎已经历了许多风雨。 房子虽简陋,不过对于我们一家人,却是一个…

Read More
22 May
10年前VS.10年后的愿望

10年前VS.10年后的愿望

  文/李渔岣     10年前的愿望   10年前,我刚上高二。那时我虽听说过上帝,但并不将真理放在心上,反倒向往今生的盼望。记得一节语文课上,我被老师煽情的话所感动。 “父母可以为了给孩子治病,负债累累,哪怕花了最后1分钱!你们现在不好好学习,将来长大后,如何挣钱为他们谋得一个健康无忧的晚年呢?如果他们得了重病,怎么办?”作为高考大军中的一员,我每天都需…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