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Oct
十架路,带我回家

十架路,带我回家

  我们在优越的生活中,放纵享受着,那让我觉得恶心,我必须找到我的家。     文/郭为     家,是一个人一生的牵绊。小时候,爸妈把我丢在亲戚家。只要一晚不在家,第二天,我肯定跟亲戚们闹着要回家;高中时,我开始住校,一到放假就迫不及待地买好票,准备启程回家。 家,总有一股力量吸引着你。无论我们的年龄如何,家对人的吸引力总是很大。   …

Read More
07 Oct
苦难过后,为什么有人成圣,有人成“魔”?

苦难过后,为什么有人成圣,有人成“魔”?

    文/王林   经历苦海必成魔?   朱元璋从小很苦,家贫只能放牛。16岁那年,淮北大旱,父、母、兄、姐先后去世,于是朱元璋入皇觉寺为僧。不满两月,因荒年无收,寺主遣散僧人,朱元璋至此变为无依无靠的游方僧,尝尽世间冷暖。有人说,他年轻时经历的苦难使他成为中国历史上最残暴的皇帝之一。 他疑心重,34位明朝开国功臣,只有一人善终;他嗜杀,一次微服出访,听到…

Read More
26 Sep
我所读过最美的书

我所读过最美的书

    文/小万工     这本没有在中国公开出版的书,是我读过的最美的书。 我的大学图书馆有数以百万计的藏书,5年间我借阅过上千本。图书馆有一个很先进的功能,图书馆没有的书,可以在网上预约。没多久,管理员就能给你买来,还会贴心地给你发一个邮件说书已经到了,快来借阅吧。穷学生的我,用这种方法让学校给我买了不少新书,屡试不爽。 印象中,唯一一次失败的经历,就是…

Read More
05 Sep
圣经名词浅释

圣经名词浅释

  罪(Sin) 1、圣经里所说的信仰方面的“罪”, 不同于世上各种法律条文中所说的罪。“犯罪”的希伯来文原意是“失败”“失迷方向”“失去目标”, 圣经认为: 只要违背上帝的话, 就会“失败”,就会“失迷方向”,就会“失去目标”,也就是“犯罪”。 2、有些罪是表现在生活行为上的,例如偷窃、 奸淫等等。但有些罪是隐藏在心思意念中的,例如贪心、淫念等等。但任何罪恶,无论或隐或现,上帝都要鉴察…

Read More
05 Sep
路德是谁呢?又活出了什么?

路德是谁呢?又活出了什么?

  在罪的深渊上,路德看到了永恒的光——“因信称义”。     文/范学德   今年是宗教改革500周年,我想起多年前买过东正教思想家梅列日科夫的一本书《宗教精神:路德与加尔文》。梅氏探索路德的精神世界中,最令我倾心的地方,就是他没把路德描绘成一个完人,而是用锐利的目光和生动的笔触,竭力探索路德复杂的内在世界。 在这样的探讨中,梅氏凸显了路德生命中所彰显的宗教精神,而这一精神,…

Read More
28 Aug
遭遇性侵,从哪里找回生命的尊严?

遭遇性侵,从哪里找回生命的尊严?

      爱的对面,有时不是恨,而是罪。   文/周波     有人说,沉默得太久,当这部电影进入公众视线时,每一处情节都令人颤抖。   任人宰割的羔羊   电影《熔炉》出现的第一个令人战栗的长镜头,是那个叫金妍斗的小女孩。她捂嘴惊惶失措地躲在洗手间,难逃校长的魔爪;那双清澈的眼睛,透出无望的眼泪和任人宰割的恐惧。 …

Read More
21 Aug
恩典不是皇帝的宠幸

恩典不是皇帝的宠幸

  这个地球难道不是一个更精密、更复杂、更好用的大冰箱吗?   文/小约翰   有一次,翻查一本词典,见“恩典”是指“皇帝的宠幸”,我哑然失笑。   上帝与皇帝   是不是在中国人心目中,皇帝就跟上帝一样,久而久之,也就以皇帝的宠幸代替了上帝的恩典?所以,中国人往往只知皇帝的宠幸,而不知上帝的恩典。哪怕皇帝把美丽女子都霸占了,也要说谢谢笑纳、三生有…

Read More
12 Jul
当金庸的逃离遇到神圣的委身

当金庸的逃离遇到神圣的委身

  中国人心里都有三个形象或者三个理想:皇帝、强盗、和尚。   文/郭暮云   世间一切故事,或具体来说,一切文艺作品,内涵和外延越靠近圣经,就越具有震撼力,越具有高水准。圣经故事的叙事目的和叙事风格成了人类文学无法突破的天花板。 所以,若以这个标准来看,试图塑造完美偶像要人膜拜的文艺是最糟糕的,而能够指出人性幽暗,进而使人知道救赎之必要的,才是好作品。  …

Read More
07 Jul
耶稣是不是太霸道?

耶稣是不是太霸道?

上帝对你来说既然不存在,那你干嘛还要拼命地否定他?   文 /鲁仁   耶稣不客气地说他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参《约翰福音》14:6),这引起很多人的不满乃至反感,觉得耶稣太霸道,基督教太咄咄逼人。 其实,如果耶稣确实是道路、真理和生命,而他却说自己不是,那问题就更大了。所以,觉得他霸道的人,其实是先认定耶稣不可能是唯一的道路、真理和生命。 但问题是,他到底是不是呢? &n…

Read More
07 Jul
穿越科技社会的雾霾

穿越科技社会的雾霾

  人们本来是希望透过科技追求幸福,却反过来被科技塑造和影响我们所追求的事物。   文/董家骅   人类喜欢听故事,也喜欢讲故事。当代科幻小说教父级大师威廉·吉布森(William Gibson)曾说,他笔下的科幻小说其实不是在描写未来,而是在书写现在。一个好的故事不只描述当下,更是指向未来。 近年,北美有3部写年轻人故事的小说跃上电影大荧幕,票房都不错。我想它们之所…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