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先生身患绝症讲起

从我先生身患绝症讲起–文/薛荣昌(图片来源网络)

一天,我推心置腹地对他说∶“假如你是我,你觉得拥有这样一位老公怎麽样呀?”

12634806629452我和先生于2001年圣诞节前夕,从美国飞到新加坡。踏上新加坡不足3个月,我先生就被诊断患了直肠癌,且癌细胞侵入了大脑。于是在随後的3年中,他经历了数次开颅手术和多次放化疗。

2003年7月下旬,更是令人绝望忙尘世之中。。当我还在期望这第二次开颅手术能够最终清除他头颅中的“残渣馀孽”,医生竟然在手术中间走出来,告诉我,肿瘤无法切除乾净。

先生从手术室里推出来了。癌仍然伴随著他,好的脑细胞却受到了严重的损伤,他竟然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我开始沉思,神爲什麽允许这样的灾难发生在我们身上呢?

惭愧之馀,绝望之际

早在1989年,我就决志信主,说来也算是个“老牌”基督徒了。然而,惭愧得紧,信主多年以来,我一直都是属灵的婴幼儿——山穷水尽之际,会去寻求神;柳暗花明之时,又投入繁

1998年,我们渴望数年的小生命终于落地了。高兴之馀,我提议起名爲“凯伟”,喻意常胜和伟大。

儿子的问世,虽使我们倍感神的恩典,但随之而来的繁忙,却让我们疏远了主。每周一次的敬拜,慢慢演变成了每月一次的例行公事。当属灵的生活越来越贫乏时,怪现象就出现了——我不快乐。

几年前,我爲自己设定了几个目标∶

第一,博士学位要拿名牌大学的。

第二,(当)副总裁得银行业的。

第三,儿子要个自己生的。

现下,这一切都有了,我倒觉得空空荡荡,甚而郁郁寡欢。我先生经常取笑我,目标达到了,反而迷失了方向。

2001年底我们来到新加坡,且双双拿到了像样的工作。薪金可观,公司又提供住房和汽车。我先生笑咪咪地盘算著,再过多少年,可以攒多少钱┅┅

只是如意算盘还没有打足3个月,癌症就突临。

我痛苦地询问主∶到底要我们怎样面对这份磨难?想想和主若即若离的属灵生活,想想我满足于在神的“外院”里玩耍,再想想自己给儿子起的名字,一心巴望“成功、伟大”┅┅

惭愧之馀,绝望之际,我和先生痛定思痛,重新抓住了主的衣襟。我们把儿子的名字由“凯伟”,改成了“凯恩”,喻意从主而来的、得胜的恩典。

“敌人”竟然不翼而飞

当我们向神呼求时,主安抚了我们的心灵,让我们虽仍面对残酷的现实,却不再惊恐和绝望。

2003年10月,我先生第二次开颅手术之後3个月,癌细胞重新占领了原有的领地。手术是不能再做了,放疗能施予的剂量也极爲有限,脑部化疗更是期望渺茫。

无情的现实摊在我们面前,而我却惊讶地发现,我先生正得意地体会著他能独立从椅子中站起来的喜悦。原来,“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稣里保守你们的心怀意念”。(参《腓立比书》4∶7)

接下来的一年中,检查显示,我先生的脑癌得到了控制。虽然它成了我先生脑中的“常驻大使”,但幷没有再扩张领地。

2005年2月,一位姓林的牧师来到我们教会,传讲神大能医治的恩典。他专门到我家,爲我先生祷告。我很感恩地告诉林牧师,我先生的癌症已经得到了控制。林牧师说,他要向主求一个更大的恩典,把癌症完全摘掉。我心里说,咱们也别太得寸进尺了。

2005年6月,我先生又做了一次核磁共振检查。不可思议的是,他的“老敌人”,竟然不翼而飞了!虽然蛛丝马迹仍依稀可见,但主体已无踪无影了。素来平静、漠然的医生,也不由地露出难解的表情。在我先生脑子里长住了一年之久、约12毫米左右的肿瘤,在几个月内被吸收掉,实在很难用医学常理来解释。

交往平和,友谊纯厚

癌症问题基本解决,但我先生“今非昔比”了。过去他苛求逻辑,好挑剔他人的表述能力,如今他10分钟之内难以造出一个完整的句子。从前,他善运动,打乒乓球10连冠,仍不肯下场。现下,他步履沉重,上下楼梯都要人搀扶。当初,他常常一意孤行。此刻,你若叫他一个人出门,十之八九是走不回来了。

他多年来是我的良师益友,我喜欢和他分享我的喜与忧。无论是令人头痛的数学难题,还是我自鸣得意的软体设计,都是我俩茶馀饭後的最佳话题。可眼下,无论你跟他说什麽,他都目光黯淡,神情漠然。除非有故友造访,我再难从他眼中捕捉到瞬间的光彩。然而,奇妙的很,神就是让我面对这样一个老公,脱困于属世的情,学会属灵的爱。

我当初决定嫁给他,可以说是一个极爲理智,又极爲非理智的决定。坦率地说,我们俩几乎没有什麽男女之间的火花。我先生曾经拥有过一个家,他的前妻因病去世,才使他落了单。
对我来说,他是一个很棒的数学老师。他有那种能把天上的数学拽到地上来的本事。我是文革中造就出来的初中生,後来虽考上大学,却一直从文,不修理科。到美国留学後,我不得不从微积分、綫性代数、概率论等基础高等数学课补起。记得修“随机过程”时,一道题,我常常要苦思冥想12个小时以上。

我在崎岖小径上踟蹰了数年之後,遇到了救命稻草——我先生。我们的交往是平和的,友谊是纯厚的。若不是因爲他沉迷于期货交易,在经济上陷入了重重危机,我们或许不会走上红地毯。

一叶孤舟落入深渊

婚後数年,我们没有孩子。虽有伤感、失落,倒也不曾有争吵。我们俩同行同业,在事业上可算得上休戚与共。然而对于金钱的追求和管理,我们俩绝非同族。我只会挣薪金,不善理财,虽在银行业工作数十年,可一想到投资买股票就头大。我先生和我恰恰相反,热衷于投资冒险。可叹,他在这方面似乎没有天赋,结果是屡战屡败。

我们结婚前订下了“10年不碰期货”的君子协议。婚後数年,他当初各种投资冒险导致的累累疮痍渐渐抚平。1996年末,我们搬到了加州。当时正值加州房价低迷时期,在良好的学区,我们选到了可心的住房。

然而,我先生爲了投资,导致我们在随後的5年内,竟2度换房。我们最初的贷款仅26万美元,5年之後,我们的贷款已高达56万。迁至新加坡,我先生又一意孤行,投下巨资买了期房私人公寓。

他一次又一次的冒险投资,终于使我心中的种种不安汇集成流。我开始梦想,假如我不认识他,我的生活该有多麽轻松┅┅

後来,我先生丧失了理事能力。我仍然清楚地记得,当我收到新的一期交款通
知,爲无法筹集到资金而心焦时,我看到的却是先生的一脸无辜。我觉得好像是被他推入深渊的一叶孤舟,他却隔岸观火。当我在深夜,孤助无援地向神哭求时,他仍高枕无忧。

我写过一首打油诗∶

紧紧拥抱我的是——迷雾,

终夜陪伴我的是——孤独,

频频亲吻我的是——泪水,

时时牵动我的是——痛苦。

可喜的是,因爲信仰,我们的家没有破碎。神在第二天即行神迹,送来一个买主,买走了我们卖了一年都未能脱手的期房。神还教我什麽是真正的爱。

任凭磨难,永不止息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他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哥林多前书》13∶4-8)

这段圣经,我读过多次,唱也唱得烂熟。然而,当我对先生满心怨怼之时,神才让我真正明白这段话的含义∶原来,属世的情,虽然号称无怨无悔、生死不渝,但一经无情的现实,就变得苍白无力。而神赐给我们属灵的爱,却要叫我们包容一切,恒久忍耐,任凭重重磨难,仍要永不止息。

我定意要恒久忍耐,但忍耐之前,还忍不住要理论、理论。一天,我推心置腹地对他说∶“假如你是我,你觉得拥有这样一位老公怎麽样呀?”他竟然想也不想就回答∶“挺好的呀!”

这下,我可真忍不住了。我斩钉截铁地说∶“既然你毫无歉意,那麽从今往後,你我之间的恩恩怨怨(就是感情)就一笔勾销了┅┅当然,我仍会照顾你的生活起居!”

我俩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冷战开始了。每天,我仍旧和他打招呼,但彼此形同路人。一阵灰色的阴影,显然爬到他的脸上┅┅

3天过後,不知爲什麽,我越来越感到不安。他那失神的目光,叫我忍不住对他说∶“神既已赦免了我的过犯,我也不计较过去了。”

看著暖暖的阳光,又重新回到他的脸颊,我突然心里一热,抓住他的手说∶“旧事已过,我们和好如初吧!”

说来也怪,打那以後,我就再也没有感到过怨悔,自然也不需要刻意忍耐了。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岁月像宁静的河流过。陪伴我先生走了12年,神的爱始终没有离开过我们。最後的6个年头里,病魔每一天都在蚕食他的生命和才华。曾几何时的数学大师,最後连讲话也难;原来的运动健儿,最後不得不借助轮椅生活。

然而,病魔虽然夺走了他的健康和能力,却始终夺不走他脸上祥和、平静的笑。在这肉体衰残的背後,我看到了属灵的刚毅。直到他生命的最後一刻,他一直拥有在主里面的仁爱、喜乐和平安。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永不止息。”

爱,在我俩之间,虽然没有青春的激情,却犹如涓涓的溪水潺流不息!

作者来自中国,现居新加坡。

本文刊发于《海外校园》第一一一期(2012-02)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

(4)条精彩评论:
  1. 文章贴了两次,请修改一下。祝福!
    杨枫_VincentYang2012-06-25 16:29 回复
  2. 当所有人想要的目标都达到了,心却迷失了。好在神的怜悯,让我们有真正的目标。

    可不可以在没有迷失之前就找到真正的人生的意义呢?愿神怜悯所有还没有寻找到祂的灵魂!

    ps:这篇文章的内容重复了一遍。O(∩_∩)O~
    真真2012-06-25 16:39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