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棵树的启示

捕获

谁掌管一切?人类和世界的起头是怎样的?什麽样的事件,导致了人类和世界沦为目前的情形?人和世界的最终结局会怎样?出路何在?

 

美国田纳西州的基督徒画家大卫.阿姆斯(David Arms)和他的牧师一同创意,透过一组名为《上帝的故事》的组画,描绘出上帝透过圣经对这些问题的解答。

这组画共有4幅,每幅画中都有一棵占据主导地位的树。每棵树都贴著自己的名字∶生命,失丧,慈爱,永生。画家藉著这4棵变化的树,表述了上帝在人类历史中作为的4步概括∶

创造(左边第一棵树)──起初,万物俱有受造的美好,一切都按上帝的美意展开,伊甸园是人与上帝同在的乐园。

堕落(第二棵树)──不幸的是,因人类始祖背叛上帝,罪与死就进入受造世界,人与上帝,人与人,人与物,人与各方面的关系皆遭到严重破坏。

救赎(第三棵树)──上帝立约,应许透过他的儿子耶稣基督,以完全的恩典来拯救人和万物。此救赎计划从人类历史的开始就已宣告;在两千年前耶稣来到世间,代替世人的罪死在十字架上,第3日复活,後升天。如今,上帝在万国万民中继续展开这个救赎计划,使一切信靠他的人得蒙救赎。

成全(第四棵树)──耶稣基督将荣耀地回来,上帝的永恒计划会完美实现。他要与蒙拯救的人类,在新天新地中同住,直到永永远远。

画家为何选用树来表述上帝的历史故事呢?因为起初上帝造了人类,把亚当和夏娃安置在伊甸乐园里,而园中最重要的树就是生命树。这树表明我们从上帝领受生命,从上帝那里得到一切的祝福──树,指向上帝的恩慈和美善。

位於伊甸园中央的生命树,不只是提醒我们上帝的真善美,更提醒我们,上帝是一切的中心,人类必须明白自己的位置,有感恩和谦卑的心。

 

第一幅图,创造初“生命之树” 

捕获1

我们看到生命树高耸而常青。画家画了3只黑顶山雀,代表亚当、夏娃和其馀的受造物,向上帝发出欢乐的生命赞美。悬在右上角鲜明的红苹果,代表著上帝把亚当和夏娃安置在伊甸园中时,他恩惠的供应和主权的禁区。亚当和夏娃作为上帝信托的管家,第一个男人和第一个女人,除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外,可以吃园中所有树木上的果子。

圣经从未提及禁果是苹果,但是人们都习惯了这个说法。不管是什麽样的果子,上帝的明示是∶若违背上帝的命令,结果就是死。

然而,受了魔鬼的引诱後,夏娃和亚当选择违背上帝的旨意,从而导致了人类和世界的灾难。罪和死亡进入人类。一切的一切,亚当夏娃的每一个後代,都遭到破坏和玷污。

这第一对夫妻,原本在上帝面前,在彼此面前,赤身露体也不羞愧 ,堕落後却充满了破坏後的恐惧,有了永不休止的躲藏和彼此恶毒的指责。

 

第二幅图,堕落後“失丧之树” 

捕获2

灰暗的色调,提示我们罪带来的污染、隔离和毁坏的後果。画家在表达堕落的悲剧时,使用了光秃、裸露的树干,来表达美好的“失丧”。创造时的晴天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沉重的乌云。两苹乌鸦落在地平线上,刺耳的叫声盖过了山雀清脆的歌声。

沦陷的人类,离开了生命之树。两苹相背而立的乌鸦,刻划著人与人之间的不和与分离。

乌鸦在圣经的历史和叙事中,有两种不同的用处∶有时象徵著死亡,预示著上帝的审判(《以赛亚书》34)。有时供应著人类的需要,如先知以利亚在旷野中,被乌鸦奇迹般的喂养了数日(《列王纪上》17∶1-6)。耶稣也让那些充满忧虑的跟随者观察鸟雀的生活,作为上帝信实看顾受造世界的明证(《路加福音》12:22-24)。

看著画中的两苹乌鸦,我们自然而然产生了这样一种感觉∶背向我们的那只,是在回望消失在堕落中的创造之初的荣耀;而另一苹向前看的,则暗示著堕落不是故事的结局──在失乐园後,上帝应许了将来的复乐园。

 

第三幅图,救赎的“慈爱之树”

捕获3

审判罪恶的、公义的上帝,更应许了救赎。所以这幅画居中的“慈爱之树”,明显地高过“失丧之树”。此树是上帝的强烈宣告,表明他要透过他儿子──耶稣基督,和他的伟大作为,将一切更新再造。上帝不愿他所爱的受造物,继续沦落在罪与死亡,及其堕落带来的全面性毁灭中。他甘愿担当这个艰辛逆转的救赎工作。

这个无法比拟的恩慈与怜悯,解释了为何慈爱之树的中央悬挂著十字架。“上帝爱世人,甚至赐下他的独生子”,基督为我们付出了生命,为我们承受我们当受的责罚。

上帝差遣耶稣替我们死在十架上,这决不是事後的补救。《创世记》3∶15告诉我们,从起初上帝就有了这个救赎蓝图。随著历史在圣经中向前展开,这一点变得十分清楚,弥赛亚(上帝拣选的受膏者)会带来拯救。这弥赛亚并非是以伟大的政治家、征服四方的君王、或是宗教革命家的身分出现。相反,他受尽苦难,甘愿舍去自己的生命,作为赎价,救赎人类。

以赛亚,旧约中以色列的先知,在耶稣来到前的几百年之前,就宣告了这位弥赛亚的伟大、谦卑和无与伦比的牺牲∶

“他被藐视,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他被藐视,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样‚我们也不尊重他。他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我们却以为他受责罚,被神击打苦待了。哪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他身上。”(《以赛亚书》53∶3-6)

新约毫不含糊地宣称,耶稣就是上帝应许的弥赛亚。他在十架上的死,实现了以赛亚和所有其他先知的宣告和盼望。耶稣就是整个上帝历史故事的主角(《路加福音》24∶44-47),正是他流尽的鲜血,使我们一切的破裂得到重整和医治。

画家在每幅画之间,画上了朱红色的缝合针线,强调耶稣为我们做出的无与伦比的牺牲献祭是整个救赎历史的中心。这个朱红缝合的针线同时提醒我们,除非我们完整地来看上帝戏剧式的历史故事,否则我们无法理解其中任何一幅画面──许多人在信仰方面的误解、扭曲,就源於此。

围绕慈爱之树,我们看到3只蝴蝶翩翩起舞,象徵著耶稣从罪中释放的人,已经在真理中自由了。慈爱之树的上方,还悬著一个蛋,象徵著新生命和盼望。

原来充满乌云的天空,在第3幅中已经明亮了许多,但是没有全然消失。这意味著,信徒虽然有了新的生命,但是尚未 到达完全。在哀伤、挣扎和盼望之间成长,是我们的必然之路。所以,这棵慈爱之树的高度,介於失丧之树和永生之树之间,刻划出我们渐进和呻吟的上升之路。

 

第四幅图,成全的“永生之树” 

捕获4

在最後一幅画中,我们遇见“永生之树”。画家力图以视觉的手法,描写成全的那一幕──上帝历史故事的完满和永恒的奇妙。画家让这最後一幅画中的果实满溢出画面,象徵著上帝应许的成就,是一幅有限的画无法表达的!“上帝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哥林多前书》2∶9)

在这幅画中,永生之树远大於第一幅中的生命之树,也更加显著。对照圣经全书最後一章(《启示录》22),以及《创世记》2-3章中的生命树,我们能清楚知道,在上帝救恩历史故事中,人不是简单地回到伊甸园,而是向前挺进,直到新天新地。且新世界的美丽,必超越起初。这就是为何在第4幅画布上,天空更加蔚蓝,色彩更加深邃和丰富。

在这幅画里,有著各式各样的果实。为何果实如此之多、如此之大?圣经说,生命(永生)之树要为新天新地提供水果,叶子不再是遮荫和遮羞,而是“医治万民”(《启示录》22)。

其实,就如《启示录》22章描写的,生命之树代表上帝完全实现了他救赎的应许。这些丰盛的果实,正邀请我们想像新天新地中,上帝子民将永远享有的一切丰盛与奇妙。

而树干上的3只鸟儿──颊白鸟、蜂鸟和金丝鸟,它们五彩缤纷的羽毛发出的光泽,表达著上帝的儿女最终从罪和堕落中释放时,他们美丽的灵魂和复活的身体将发出的灿烂荣耀。

 

这画与你我的关系

 

看了这画,一定有人会问,这与你、我有什麽联系呢?或者,我们谁能进入第4幅画,享受生命之树的丰盛呢?

根据圣经,我们每个人,地上的每个民族、每种肤色、每个语种的人,都可以进入上帝应许的新世界,永远享受第4幅画中的丰盛──只要我们肯悔改,肯信靠为我们的罪死,且死而复活的耶稣基督(就是第3幅画中,慈爱之树上的十字架所喻指的那一位),他是上帝与人类和万物之间的道路。我们这些堕落失丧的罪人,唯有在基督里,透过信心接受上帝恩典的救赎,才能获得赦免,与上帝和好,得著新的、永恒的生命。

悔改和信靠,就是你、我绘制自己新生命的第一笔,绘制我们加入上帝救赎的历史过程。在这历史的尽头,死亡、悲哀、眼泪和痛苦必然成为过去,就连战争、灾难、压迫和歧视,都要终结!

这就是上帝创造世界、在人类堕落後施行救赎、一直到成全的历史故事概要(就是这4幅画要告诉我们的)。在这宏伟的故事中,上帝和耶稣是荣美的主角,我们每一个人也都被邀请进入这个辉煌的画卷,描绘自己的小故事,找到自己在这永恒国度中的位置。你愿意一同参与吗?

 

注∶本文据 Rev. Scotty Smith’s Narrative about God’s Story改写。

 

作者原从事科研和软件的工作,现任奥兰多华人福音教会牧师、IIIM中文部协调人。

原载于OC104期 (图片来自网络)

3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