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科技的伦理风险与基督信仰

 

artificial-intelligence-2167835_1280

 其实网络早已偷窥了你的秘密。

 

文/亚萨

 

近年来,新科技迅猛发展,人类的生活方式正在或即将发生深刻的改变。新科技对人类的伦理观念也产生巨大的挑战,基督徒们是如何认识和回应的?本文选择三项影响较大的新技术,来简单谈一谈。

 

人机大战

 

最新世界等级排名第一棋手柯洁在微博上感慨地说:“人类数千年的实战演练进化,计算机却告诉我们全都是错的。我觉得,甚至没有一个人沾到围棋真理的边。”

他的慨叹不是没有缘由。

2016年3月,围棋世界冠军李世石,与AlphaGo(注)进行人机大战,结果以1:4的总比分落败。一时间,人工智能的话题引爆舆论。为了捍卫人类的“尊严”,世界第一棋手柯洁放话说:“就算AlphaGo赢了李世石,但它赢不了我。”

然而,从2016年底开始,一个神秘的棋手ID“Master”,先后登陆中国国内两大围棋网站。接着,全球顶尖围棋高手——包括目前的中韩围棋“第一人”柯洁和朴廷桓,以及古力、常昊、“棋圣”聂卫平等,聚集在围棋平台上,群起抵抗,最终结果全部落败。

随后,谷歌DeepMind团队发布声明,宣布“Master”其实就是最新版本的AlphaGo!而代替其执子的就是AlphaGo团队中的黄士杰博士,也是团队中一名业余的围棋爱好者。

为什么围棋的胜败如此引人注目?因为围棋一度被视为人类智慧最后的堡垒,围棋的变化极为复杂,其判断、决策和全局考虑的能力,是人类智能的精华体现。此前人们普遍认为,即便是算力无双的计算机,也无法穷尽黑白两子在棋盘里361个点位上的所有变化。

 

人工智能的发展

 

AlphaGo只是人工智能的一个缩影。

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缩写为AI)是研究、开发用于模拟、延伸和扩展人的智能的理论、方法、技术及应用系统的一门新的技术科学。研究的目标是,机器视、听、触、感觉及思维方式对人的模拟,包括指纹识别、人脸识别、视网膜识别、虹膜识别、掌纹识别、专家系统、智能搜索、定理证明、逻辑推理、博弈、信息感应与辨证处理,等等。

如果人类的判断决策都被人工智能程序胜过,那么还能否说人类比机器人更加优越呢?在人工智能最有代表性的机器人研究领域,日本、欧洲科学家已经发明出与真人外形类似,甚至具有部分自主意识的机器人。

机器人和人工智能会更充分地利用互联网上的海量信息和遍布世界的传感器,且不会受到体能和生理上的限制,相对人类将具有明显优势。这促使我们不得不思考:人类与机器人的本质差别究竟是什么?人类的独特性、尊严和价值究竟从何体现?

 

虚拟现实(VR)的挑战

 

VR之父杰伦·拉尼尔(Jaron Lanier)说:“虚拟现实技术将是未来几年内面临的最大道德挑战。”这种洞察是颇有远见的。

如果你是旅游者,你能想象足不出户,就可以探访长城,行走在这一世界奇迹中,并尽情欣赏吗?如果你是天文爱好者,你愿意自由地遨游天际,近距离观察恢弘的宇宙天体的运行吗?如果你是游戏爱好者,你希望自己能身临其境地参与到角色里吗……通过VR技术,这些已经实现或即将实现。

这些看起来都棒极了,不是吗?目前,VR的广泛应用已经获得投资界和企业界的普遍共识,不同领域都能有VR施展的空间,媒体也在广泛关注,但其风险目前却远远没有受到重视。

首先,VR最大的强项是给人沉浸式的感官体验,正因此,它也具有极高的精神伦理风险。VR生动的浸入式体验画面,会在使用者的大脑中产生难以磨灭的印象。正如HTC(宏达电)VR的执行总监在接受某次采访时声称:“……(该游戏)可以将观众直接带入到《鬼影实录》沉浸式的恐怖世界中——这种体验他们将终生难忘。”从体验者的神情表现来看,弯膝、大喘、尖叫,甚至直接摔倒在地板上或者撞墙。

其次,VR可能给人际关系带来进一步疏离。相比智能手机,VR的影响将有过之而无不及。VR可以加剧使用者深度沉迷于虚拟世界,与现实产生隔离感和冲突。人们之间则相见不识,猜忌横生。

最后,VR所创造出的一个情景,都是由虚拟世界的“主人”所决定的,里面所有的视听感官设定,都或多或少会存在一些“心理操纵”的可能性。那么,暴力、色情这些更加具有吸引力的负面因素,在商业利益的驱动下,可能更加泛滥。

更大的伦理问题是:随着“人联网”和“物联网”无缝融合成一个巨型系统,我们如何能保住每个人类个体的自主性,防止某个寡头或寡头联合体控制整个系统,把其他人当作实现其权力意志的永久性工具呢?

 

大数据时代的隐忧

 

马云在“中国-东盟博览会”的演讲中说:“未来30年,各行各业都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而数据将成为核心的资源。”此语绝非虚言。

我们现在都喜欢网上购物。但不知是否注意到,只要登陆过这些网站,以后就会收到一些符合你兴趣、偏好、需求的个性化的商品推荐广告,有些人可能会很好奇“它”是怎么知道的?这就是“大数据”技术。

按照麦肯锡研究所的定义,大数据(Big Data)是指具有海量数据规模、快速的数据流转、多样的数据类型和价值密度低四大特征的数据集合。随着互联网与各种智能设备的普及,各类数据出现了爆炸性增长,而云存储、云计算等技术正帮助进行大数据处理。

我们由此进入了“共享”时代,但我们同时也时刻被暴露在“第三只眼”的监视之下。例如,在购物网站,你哪怕只随便点击了其中的某种物品信息,你的浏览就被记录下来,并被纳入分析数据库;而你每天都用的百度、Google等搜索工具,只要进行过搜索,你的搜索痕迹就被这些工具永久保存;你用QQ、微信、Facebook等网络社交工具聊天,其实网络早已偷窥了你的秘密。

因此,大数据技术带来了个人隐私保护的隐忧,也带来了个别组织对数据的滥用或垄断的担心,特别是人类自由可能被侵犯,由此产生大数据时代人类的自由与责任问题,并对传统伦理观带来了新的挑战。

乔治·奥威尔的小说《1984》中的“老大哥”,已经来到了我们的生活中。那些占得先机又肆无忌惮的寡头,通过大数据,将获得前所未有的控制的途径和手段,极容易引发专制和暴政的问题。

 

不能掌控的力量

 

以上几项新技术不但各领风骚,而且也很容易互相结合。例如,人工智能的更新迭代本身就要求系统能更充分地利用互联网上的海量信息和遍布世界的传感器,这就是与大数据的结合;同样,为保证VR技术的沉浸感,系统必须对用户行为进行全方位跟踪,通过虚拟现实系统所获取的数据,公司可以整理和分析用户会被何种事物吸引,这正是大数据的应用。

正如VR之父拉尼尔所言,我们不能再忽视这个问题,“我们拥有的力量要比能掌控的多得多”。

现代科技日新月异,各种创新令人眼花缭乱,难免让人产生“不紧跟就被淘汰”的焦虑感。不可否认,技术革新带来的益处,在某些方面改善了我们的生活品质,减轻了我们的工作负担,但它们却无法提供人类关于意义和价值的满足与提升。而新技术的产生,更往往伴随着伦理的挑战和困扰。

那么,有没有一种价值观可以让我们在这个瞬息万变的社会里安身立命,以不变应万变?

 

追寻不变真理

 

有!就在一本千年不变的奇书——圣经里。

首先,对于人的价值,圣经认为,人是照着上帝的形象造的。也就是说,人反映着上帝的荣光,也具有上帝相似的属性,也就是一般所说的“知”“情”“意”。所以,从极端的角度来说,即使人工智能在某一天超过了人类的智力水平,那也仍然是单一属性的胜出,正如收割机割麦子比人工快,不能得出收割机优于人一样。

而且最重要的是,上帝愿意用牺牲独生爱子耶稣基督的代价,赎回犯罪的人类。换言之,人类被上帝赋予了独特的价值,这正是人的尊严和无上的价值所在。

至于VR,无论怎么发展,仍然是一个虚拟的世界,代替不了人的另一个本质属性和需要——在真实的世界中与另一个真实的人交往。上帝知道“那人独居不好”(参《创世记》2:18),正如三位一体的上帝本身就是团契一样,人需要在关系中存在和生活。

至于大数据造成的“隐私”困扰,如果我们确信,上帝才是那位对我们的言行与内心的最终审判者(参《诗篇》139:1-3),就会释然了。只要我们“行事为人要端正,好像行在白昼”(参《罗马书》13:13),并且“在主里面是光明的,行事为人就当像光明的子女。光明所结的果子就是一切良善、公义、诚实。总要察验何为主所喜悦的事”(参《以弗所书》5:8-10),那么,我们就反倒成了上帝的见证,“叫那些毁谤你们是作恶的,因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在鉴察的日子归荣耀给上帝”(参《彼得前书》2:12)。

 

 

注:AlphaGo即阿尔法围棋,由谷歌(Google)旗下DeepMind公司的戴密斯·哈萨比斯、大卫·席尔瓦、黄士杰与他们的团队开发的围棋人工智能程序。其主要工作原理是“深度学习”。

 

 

作者现居北京,从事基层管理工作。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