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我是谁?(外四首)

tulip-144293_960_720

 

文/施玮

 

宋词中,寻找灵魂

镜子前,认识皮囊

在繁星的夜空上想象描画

在都市的钢板玻璃间

被无数个我,推搡挤压

 

用舌尖和咀嚼证明活着

以肠胃和肚腹宣告存在

虚无,却像一朵饥饿的花

总是盛开……抢夺

一切可劫掠的,也把自己

榨成一滴没药,滴入花芯

它却仍是个无香的黑洞

 

我的一生,就是用脚掌

敲打询问的电波

皮肤,接受着风的回电

但却没有密码,我是个

无耳可听的人

走遍世界寻找藏着密电码的角落

为了沉重的秘密,孤独

 

拒绝他人脸上的定义

拒绝一串串数字对我的定位

我是1?或是0?

还是1和0编码的信息?

跑到陌生的异国也无法重新开始

我是我的基因也是我的血缘

 

我是生命之光中的微尘

是埋在异象中的一粒种子

肉体是一顶越来越旧的帐篷

灵魂却是玻璃海上的亮音

我是等待与新郎相遇的童女

那个时辰,终将破茧成蝶

 

不要问我是谁

离开自有永有的“我是”

没有真正的存在属于我

谁?一道云烟的来去

被一个问号绊倒

震落了耳膜上的积尘

 

  我从哪里来?

 

树梢在动,云在动

却无人看得见风

从混沌中生出万有

风,铺悬于黑暗的渊面

用声音孵化虚空

 

看不见的原子粒子电子

呼吸着看不见的波

光,因一句话凝聚

道,涌动着生命的原浆

说有就有,命立就立

 

天上的水,天下的水

谁是风中湿漉漉的微粒

我被一个意念采撷

在一口气中,活了

见证带着启示的风痕

 

我从有中来,必再回到有

无,只是此生对自己的旁观

 

    我往哪里去?

 

你说你往来处去

我的来处却已经消失

就像一句话,就像一朵花

盛开了,就消失

决绝得干净

 

他说他往去处去

我此刻就站在去处

却不知道是昨天的去处

还是明天的去处

 

被一阵风吹离了命定

时间成了液体中悬浮的颗粒

只要一想,往哪里去

细小的颗粒都会弹出匕首

 

我只能往我里面去

去找一条通道

 

 

   我的灵魂呢?

 

一转念的疑惑,滴出眼眶

落进水里。小蝌蚪般乱游

碰破,那团月亮

水里的子宫震颤着……

谁知道会生出什么?

 

灵魂?在哪儿呢?

手术刀无法将它剥离

高科技摄不到它的身影

但在回眸的孤寂中,它……

远远地立着,不盛开也不凋谢

 

灵与魂,是太极的黑白?

还是上帝呼吸中的奥秘?

是漫溢的气息

还是黑洞里的一粒种子?

本我,是它不合身的大衣

超我,不过是镜中的花

 

灵魂,一只天外飞来的鸽子

将我如一粒草籽般衔起飞行

飞向哪里?我似乎无权过问

只是信,将这世上

不合用的情感,归还苍穹

 

 

  再问我是谁?

 

我是一些

无意中相遇的线条

在变化中被定义

在被定义的那一刻

逃离……

 

我是我自己身后的

一支花朵

用毫无意义的盛开

取悦并安定灵魂

 

我是你眼中的植物

也是你心中的兽

是没有声音的嚎啕

也是人群中的孤独

 

我是一个呼吸

悬在天地之间

隔在生死之中

是你丢失的标点符号

 

作者现居美国。

 

2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