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公共汽车投币谈起

从公共汽车投币谈起–文/严行(图片来自网络)
从公共汽车投币谈起

12609575024413多伦多的公交相当发达,乘公共汽车的人不少。车上只有一位司机,没有售票员。乘客上车後,会自觉地向一个箱子里投票或投币。按说,这种做法如今在中国也很普遍,并不稀奇。但稀奇的是,多伦多的司机从来不看乘客投了多少钱,好像投币只是乘客的事,与司机无关。所有的司机都是如此,这俨然已经成为一种传统。

要知道,加拿大的硬币远比中国的复杂,从2元、1元到25分、10分、5分、1分等多种硬币,目前乘车投币规定为3元。想想看,乘客若投的全是几分一枚的零钱,掏出来肯定是一把,一会儿半会儿没法数清的。往最严重的方面想吧,若全是1分的硬币,那可需要300枚!

不过,多伦多的司机从来不管乘客投币是否够数,这并非因为零钱数起来太麻烦,而是另有原因。这原因说起来也很简单,那就是——信任!

信人,因为先信上帝

在西方社会中,信任是一种非常普遍正常的交往态度,但在中国却基本不存在。世界上最“聪明”的中国人,有这样一句机智的格言∶“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句话的前半句是虚的,後半句是实的。因为若是人人都奉行“害人之心不可有”,则何来後半句“防人之心不可无”呢?没人敢相信他人是不存“害人之心”的,於是每个人都充满了“防人之心”的警惕。

难道加拿大人格外高尚,人人如尧舜?当然不是。那麽,为什麽司机如此不负责任,完全不管乘客是否投够了票额?难道不怕公司的利益受损?不怕逃票人太多连带自己的利益受影响?

解释这一现象,要从这一传统形成的起因谈起。

在教堂林立的多伦多,在以基督教为信仰基础的北美大陆,人们普遍相信上帝掌管著一切,人们相信他们所做的事不是做给人的,而是做给上帝的,因为上帝永远在场。因此,人与人之间,因为共同敬畏上帝的缘故,可以彼此信任。

乘客投币,他所投给的对象不是司机,不是汽车公司,而是投给上帝看的。若他有欺骗之心,他就是在欺骗上帝!司机不理会乘客的投币数额,也是因为投币是乘客应该做的,他若逃票或投币不足,惩罚他的有上帝。这样,在司机和乘客之间,是上帝的临在,每个人单独对上帝负责。司机不必对乘客的投币负责,乘客也无需将票钱一一数给司机。

信任,所以不设防

信任关系若是仅仅基於人与人之间,一定会崩溃。唯有上帝的介入,不但建立起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也构建了人与人之间真正和谐而美好的关系。

在中国,由於缺乏上帝的介入,人与人之间真正的信任关系无从建立,只能靠血亲、朋友、同事、同学┅┅等特殊“关系”来打造易碎的“信任”。人是有限的,人也是有罪的,这种“信任”最後常常被“利用”。“杀熟”就是中国亲朋之间的信任,被利益转化成欺骗的悲凉一幕。

另一方面,由於彼此接近,亲朋好友反而常因利害冲突而更容易成为仇人。为争王位父子相杀,为争遗产兄弟反目,这类事太多了。为什麽中国人如此多疑?为什麽中国人之间如此缺乏起码的信任关系?没有信仰的地方,人怎麽可能有安全感呢?

在北美,人们之间的信任表现在许多方面。比如,超市常常把大量商品摆在商场之外,完全没有人看管。顾客挑选之後,自己拿进店里去交费。无论是大型超市还是小型便利店,都是如此。对顾客来说,顺手牵羊的机会非常之多;对商家来说,丢失货品的风险非常之高,但很少人因为容易得手而偷东西,也没有人因为容易丢失而严加防范。

在这里,找工作的时候,报上自己的学历就行,没有人要看你的文凭,因为信任;游船买票,12岁以下的孩子半价,但从不问年龄,也无须出示证件,因为信任。这类事情实在是不胜枚举。

在北美,由於信任,人与人之间自然会变得十分友善。出入门口时,会主动扶著门,让後面的人过来时不会被弹回去的门撞到。初到北美时,每当我在大街上展开地图查找地址,马上就会有素不相识的人过来主动指路;若汽车抛锚,很快有车辆停下来问要不要帮助;若病在路上,不用说,必然会有人前来关心问询┅┅在这里,你随时可以体会到人际友爱的美好,你随时可以感受到人的尊严。这里的残疾人不必自卑,这里的小孩子自信有礼。真的,生活在彼此信任的环境里,何等舒畅。

在北美,也不是没有人利用他人的信任行骗,这种事并不鲜见,因为人的罪性无处不在。但与中国不同的是,无论发生了多少次欺诈行为,都不能摧毁这个社会的根基——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这是最重要的。因为有一种超越人性的强大力量支撑著这种信任,从而不惧恶者作祟。或者说,无论有多少次“害人之心”的刺激,都不会出现中国式“防人之心”的普遍世风。因为上帝永远在场,人才能拥有如此不畏侵害的信心!

神明、神仙与上帝

在中国,不是没有“天”这样类似上帝的观念。中国人说“人在做,天在看”,中国人说“举头三尺有神明”。那麽,为什麽中国的“天”或“神明”不能制约人心,以至於中国的大地上遍布谎言、欺骗、提防、怀疑┅┅?

原因很简单∶

第一,作为缺乏信仰的传统文化,只有相对性的东西,不存在绝对观念。“天”、“神明”,在中国人看来都是虚的,大可不必当真。中国人习惯于急来抱佛脚,求佛不灵就转而求道、求仙,而不在乎所信的是什麽。此外,中国人也不敬重他所信的物件,如灶王爷、土地爷都是可以戏弄的。

第二,中国人口里所说的“天”、“老天爷”,是假神,不是真神,对人心、对社会没有真正的制约能力。孔子只有到逼急了,找不到其他脱词时,才会大叫“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辛弃疾到了绝望的时候,悲鸣“天意自古高难问”;窦娥到了遭遇冤案时,大叫“天也,你错勘贤愚枉做天!”┅┅

但在他们以及其他人的日常生活里,他们何曾真心敬拜过他们的“天”?他们平时可感受过“天”在他们生命中的临在?他们所发誓、所诘问、所责駡的“天”,曾经与他们毫无关系!既然如此,一个从来不存在的“天”,怎麽可能在危机时刻,突然降临来拯救呢?!
基督徒常常说,我们所信的上帝是“又真又活的上帝”。这话对於不信上帝的人是很难理解的,但对於信仰真诚的人来说,则是他每日生活中最真实的体验。上帝与人的生命息息相关。如此的上帝,如此的信仰,才能真正帮助人在世上生活时心里有“底”,在与人交往时有信任。而社会,也会因此获得真正的和谐、安定。

作者来自中国,现居加拿大多伦多。

本文选自《海外校园》115期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

(4)条精彩评论:
  1. 信人从信神开始
    追求智慧2012-11-29 08:28 回复
  2. 寻找人类信任的根源!
    Bb--张碧2012-11-29 08:29 回复
  3. 怎么配了一张我家乡的公交车图片……嘎嘎
    赛哑2012-11-30 12:3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