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左我右

文/林中贤士 在学校里,我是个很听老师话、遵守校规校纪的孩子。《小学生守则》中有一条∶“不参加封建迷信活动。”听老师讲,“相信有神”等诸如此类的东西就叫封建迷信,所以我对妈妈带我去做礼拜一直很反感。记得有一次,我妈妈往奉献箱里投了10元钱,我更是生气,因为她居然如此支援“封建迷信活动”。 後来,我又从书上看到不少无神论、唯物主义的理论,愈发觉得基督教跟书上说的东西格格不入。而从课外读物中,我读到了罗马教皇迫害支持日心说的哥白尼等科学家;还有在中国近代史上,那些外国的神父、牧师,仗著不平等条约欺压我们中国老百姓,占我们的土地盖教堂等等。 因此,我对宗教的东西(特别是基督教)愈发反感,真不知道我们国家为什麽会允许宗教存在。真恨不得来个“灭教运动”,把迷信统统给解决了,实现祖国的“全面科学化”! 显而易见,如果当时耶稣基督向左走,我一定是向右走。 改变印象 1997年底,我还在上小学,我妈常带我去的福州花巷基督教堂,教堂成立了主日学,由於一些同学都参加了,我也硬著头皮,抱著“看热闹”的态度走了进去。上了几堂课,才发现原来我对基督教的认识是多麽肤浅──我一直以为,基督教的头子是罗马教皇,耶稣是罗马人┅┅ 更重大的发现是,主日学里的老师,并不像我原先想的那样,是“一群迷信而无知的人”,而是一批很有智慧、富有修养的师长。主日学里,充满了爱与和谐的气氛,而清新的赞美诗歌,更给人以平安和快乐的感觉。这些东西都是在外面的学校所感受不到的。 另外,我还了解到,教堂定期组织人探访孤儿、帮助孤寡老人,来教堂的人基本上都能遵守社会公德。因此,我渐渐对基督教有了好感,并得出一个结论∶基督徒是好人。 我在进主日学的第一天,就做了决志祷告。不过那是我妈要我做的,我也没怎麽反抗而已。 不可思议 随著迈入中学的课堂,我的眼界更加开阔了。初中时,我就读的是一所私立学校,在那里我见到了许多“不可思议的人”。 本著“好东西要大家一起分享”的集体主义理念,我开始热衷和同学讲基督教。对此,C同学很是反对,时常和我辩论。看来,他是坚信无神论的。而奇怪的是,他居然不信共产主义,还整天说资本主义怎麽、怎麽好。 然而书上不是说,资本主义是坏的吗?这个同学怎麽啦,没念过小学吗?小学语文书中《亲密的战友》一课,讲的是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故事,说恩格斯为了支持马克思写《资本论》,不得不去从事肮脏的工作──做生意。老师告诉我们,做生意是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在资本主义国家里,劳动人民都过著悲惨的生活,有些穷苦人都饿死了,就像童话故事里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社会主义国家就没有这样,我们的生活都很美好。 课本《思想品德》中,还讲到社会主义发展到後来,就会升级为共产主义。到那个时候,人们都不愁吃、不愁穿,个个自觉参加劳动,建设美好家园,而且不会再有富人和穷人的区别了。所以我每次读课文读到“从此,人们都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这类句子时,心里都觉得非常、非常激动。 现在,居然有同学说资本主义好,共产主义根本不可能实现!非但如此,这个同学还能把他的理论讲得头头是道。更不可思议的是,就连班长、副班长等人,都觉得他讲的对,还说我讲共产主义真是虚伪。怎麽会这样呢,这些学生干部不都应该相信共产主义吗?她们在周一升国旗大会上,不都说党好、社会主义好吗? 好在,我所传的“福音”,还是有人回应。Timmy就是在我的鼓励之下,经常去教堂了。 重归虚无 哲人说,世间万物总是处在运动变化之中的。人,也一样。我也一样。 随著年岁的增长,我的眼界已经逐渐放宽。我发现,以前被我看作“不可思议”的人,说的很多话其实是对的。现今满街都是做生意的,很多人都在干著恩格斯觉得“肮脏”的事情,我难道还能视而不见?政治书上说,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是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现在的公司、企业,不一样雇佣员工吗?而且和私企、外企相比,很多国企的职工付出一样的劳动(甚至更多),得到的工钱却反而少,如果要讲剥削,哪种剥削更厉害呢? 至於“资本主义国家里,很多穷人都饿死了”,我爸在美国呆了那麽多年,至今尚未目击穷人饿死事件。课本上还说,资本主义国家里,人与人之间只有赤裸裸的金钱关系,但是现在中国,很多人也成这样了。 我越来越认同那些“不可思议的人”的观点。他们谈到过的竞争意识,也让我深思。没有竞争就没有发展。就连政治课本的结尾,也反复-tw]提到“参与竞争,迎接挑战”这类字眼。但是有了竞争,就有胜败,就有人挣钱、有人赔本,就有富人和穷人之分,那麽竞争如何能把世界引向共产主义呢?zh那些穷苦人岂不真有一天要饿死了?到底有没有真正的天堂呢? 就此,我也重归了“信仰的虚无”。 疑云再起 随著考上高中,我的思考更多了。 在西方人看来,任何人都有自己基本的信仰态度,人若无信仰则无以生存。中国的先哲也说“人无信则不立”,这里的“信”既可理解为“诚信”,但也包含“信仰”的意思。现今的人说自己什麽也不信,其实是说自己不信宗教,不信马列。然而,他们还是有“信仰”的,就是信钱,信自己。这种信仰发展到“高深”境界,就是唯利是图、为所欲为。无怪学者认为,目前可怕的不是青年人有信仰,而是青年人没有信仰。 高一期末,我被老师推荐去上了几节党课。其实,初中时代就有一些同学(包括基督徒),对我进行开导∶“如果不入党,将来走上社会就会丧失很多的机会。值得吗?”他们的意思是,虽不相信共产主义,但仍要入党,是为了社会竞争的需要。 第一天上党课,我认真感受了一番。老师的讲课是比较生动的,理论的东西大都基於教科书,但对社会现实部分,是本著“与时俱进”的思想。课堂氛围也挺好,同学都在认真听讲、做笔记。 於是,我又开始了怀疑,是不是多数的学生还是信共产主义的?我是不是也该向这些进步同学学习呢? 党课故事 在党课上,发生过两个小故事 故事一∶ 在我参加青年党校的第二天,政教处主任讲到“我们要分清中国的主流信仰和非主流信仰”,说共产主义才是中国的主流信仰,大家要┅┅话未说完,团支书便曰∶“狗屁呃,(中国的主流信仰)应该是佛教才对。” 故事二∶ 2002年的璁假,我在论坛看到一篇帖子,是一个人讲他去党校上课的情况。因为老师讲课实在无聊,他好几节课没认真听了,在党课上研究“美眉”,或者东张西望。好多人跟帖说∶“MM漂亮吗?看到了几个?”等诸如此类的低级趣味问题,只有一个人发帖质]] >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

(1)条精彩评论:
  1. // @利未家的小鱼 :80后见证之一,转发给同事们了,基本都是80后。
    谦礼之外maqchy2011-07-12 13:16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