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甸聊天:总统候选人的宗教信仰

基甸聊天:总统候选人的宗教信仰

基甸聊天2015/5/9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闲云和大树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zthxrdzjxy.mp3

rep candidates

2016年是美国的大选年,所以美国又要大选了。虽然离投票的日子还有一年多,但是左右互博、红蓝相争的大戏似乎已经拉开了帷幕,参加竞选的候选的人已经开始出笼。

 

这个礼拜,5月5日,Mike Huckabee(哈卡比)正式宣布参选,他是第六位共和党内宣布参选的。哈卡比跟希拉里一样,是第二次参选。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已经宣布参选的,前面的五位包括:Rand Paul(保罗),肯塔基州参议员;Ted Cruz(克鲁兹),得克萨斯州参议员;Marco Rubio(卢比奥),佛罗里达州参议员;Carly Fiorina(菲奥莉娜),惠普公司前执行长;和Ben Carson(卡森),知名黑人神经科医生。

 

目前还没有正式宣布参选但基本上可以肯定会参选的,还包括:Bobby Jindal(金达尔,路易斯安娜州现任州长,印度裔政治家)和小布什的弟弟Jeb Bush(杰布-布什)。所以即使在共和党的候选人中,我们也看到这些人的背景是非常多元化的,其中有女性,有拉美裔,有黑人,有移民后裔。

 

今天要跟大家聊一下这些候选人的宗教信仰的问题。过去的几届美国大选,共和党候选人明显曾经追求“宗教右翼”的支持,所以他们会很强调自己的宗教信仰,希望得到基督徒支持。后来民主党似乎也开始重视福音派基督徒的“票源”。包括奥巴马和希拉里,他们上一两次参选时,很多时候也会引用圣经,也会讲一些基督教的话,一些听起来很属灵的话。但是最近两次大选,人们对候选人的宗教信仰似乎是越来越不看重。一方面,这是因为美国的经济、反恐等很重要的议题,现在都面临很严重的问题,所以选民们很难再把道德保守派和自由派之间的所谓的“文化战争”作为他们投票的首要的考量;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因为福音派的基督徒,越来越对把信仰和政治绑得太紧的所谓“宗教右翼”的作法,有更多的反思和警惕。

 

不过即使是这次2016年的大选,候选人的宗教信仰,仍然会受到关注,尤其是共和党的候选人,因为他们还是很希望得到保守的基督徒的支持。我跟大家简单介绍一下目前已宣布参选的几位共和党人的宗教信仰背景:

 

哈卡比可能是这里面基督教味道最重的。因为他曾经在美国南部的浸信会教会当过12年的牧师,所以他出来参选,真的得到很多福音派基督徒的支持。他也在福克斯电视台的专栏节目里面当过主持人,也是蛮会讲,挺受欢迎的。他认为从政是上帝的呼召,是基督徒用信仰来影响文化的一个实践。而且他认为他自己过去牧会的经验,对他能够体察民情是很有帮助的。

 

卡森也是众所周知的基督徒,他的人生非常传奇,他是一个黑人单亲家庭的穷孩子出身,后来成为知名的神经科医师,所以他的故事非常励志,他也是被当做青少年的楷模,到处应邀去做见证。他讲他的故事,都会强调说是基督教的信仰改变了他的人生,把他人生里面的阻力变成助力,他都会讲这都是上帝的恩典。卡森的教派,是叫做基督复临安息日会。

 

卢比奥是一个天主教徒。但是他早年曾参加过摩门教的一些活动,所以也受到摩门教的影响。后来又认识一些新教基督徒的朋友,所以他也一直参加一个新教的团契,周间去新教的团契,礼拜天固定去天主教会做礼拜、望弥撒。

 

菲奥莉娜出身于圣公会的基督徒家庭,但是她自己不是经常去教会,她的丈夫是一个天主教徒。估计她比较像是那种所谓“挂名”的基督徒。

 

OC微信公共号最近发表了两篇我写的文章,一篇是讲希拉里的信仰,一篇讲到卡森的人生和信仰。这两篇文章也有不少网友提出了一些意见,给了我一些反馈。有的朋友批评我,说这样写这些文章,是否有为这些政治人物背书、站台的嫌疑?当然这个是误解,我只是简单介绍他们宗教信仰的背景。“基甸聊天”基本上是比较“科普”的,只是讲一些现象,或陈述一些事实,常常没有很多的深入分析,特别是在神学上可能也没有特别严谨的界定。

 

好像很多基督徒朋友,对我把希拉里称为基督徒不能认同,因为他们觉得她支持同性恋婚姻合法化,一个支持同性恋的人,怎么可能是基督徒呢?当然我也讲到,希拉里支持同性恋婚姻合法化,我自己不认同,我也认为是违反圣经的。但是希拉里自称是基督徒,一般的人也把她称为基督徒。至于她是否是真正的基督徒,我想每个基督徒都有可能在思想言行方面,有不符合圣经的地方,但是一个自称是基督徒的人,到底是不是基督徒,我想我们也没有办法来判定,真正的判定只有上帝能够知道。我们能够讲的只是说她的哪些政治理念是符合圣经的,哪些是不符合圣经的。

 

关于卡森,有基督徒朋友说,在2013年的总统早餐祷告会上,卡森曾经有一个发言。一些美国人觉得他的发言有些不妥,因为他在那次祷告会上公开批评奥巴马的政策,让奥巴马难堪,有点政治化。而且卡森的问题是他没有从政经验,虽然他是很好的医生,很好的基督徒,但是他在政治上是非常没有经验的。我专门在网上看了卡森在早餐祷告会上的发言,我觉得还好,没有特别的不礼貌,或者特别的政治化,讲的也是还算委婉。没有从政经验可能是个问题,也有人说卡森的神学可能有一些偏差,不过这方面我没有很多了解。

 

所以,在这些批评中,虽然有很多对我的文章有误解,但是我也觉得这些批评里面,有很好的提醒。参加竞选的这些政治人物,很多时候,他们确实可能只是把“谈论上帝”当成争取选票的一个手段。号称是基督徒的政治人物,他们的观点和立场并不一定符合圣经,也一定符合真正的基督徒信仰。我们确实需要分辨和警惕。但另一方面,宗教信仰、神学立场、政治理念,中间的关系也是很复杂的,我想我们不能很简单化地一一对应,基督教的信仰不应该跟任何特定的政党的政治理念来划等号。政治人物的政治立场观点,跟他们的宗教信仰可能相关,但这之间也不能直接划等号。

无论是共和党的候选人,还是民主党的候选人,尽管基本上他们都自称是基督徒,但无论是在政治的观点上,还是在神学上,他们都可能有错。基督徒可以通过参政或者通过投票,来参与政治,来影响文化,但我们也需要记得,基督的国不是地上的政权,不是地上的国,我们不能靠地上的政治、权力、话语权,等等,来实现上帝的国度,更不应该把希望寄托在一个好的总统身上——对我们来说,“好的”总统或总统候选人,应该是一个敬畏上帝的人,但我们终极的希望,并不在这些政治人物身上。

今天就跟大家聊到这里,谢谢大家。

 

(转载请注明“转自基甸聊天 http://ocfuyin.org/category/jdlt ”)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