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甸聊天第108期:名人自杀与心理健康

基甸聊天第108名人自杀与心理健康

基甸聊天2018/6/13

主持:基甸

文字记录:闲云和大树

音频链接:http://godoor.net/whjdt/yiyuzheng.mp3

 

上个礼拜美国有两个名人过世,他们都是自杀身亡。

 

(波登和丝蓓)

 

一个是凯特·丝蓓(Kate Spade),是一位著名的时尚设计师,为女性设计手袋的。另一位叫安东尼·波登(Anthony Bourdair),他是一位美食家,又是一位旅行家,而且是电视上的网红,主持旅游全世界、遍尝各地美食的节目。

 

这两个人都很有名气。他们在一个礼拜以内,相继自杀,给美国人带来很大的震动。这几天,美国全国的人都在讨论跟他们的自杀相关的心理健康的问题,就是抑郁症、自杀还有药物滥用等等方面的问题。这些心理卫生或者精神健康的问题,对于现代人来说,是非常普遍的问题,但是在美国,好像近年这些问题越来越严重。名人自杀当然让这些问题更加引起人们的关注。

 

最近我在一些基督徒的群里面也看到很多关于抑郁症方面的讨论,也是非常有感触。我觉得对待抑郁症自杀这样的问题,很多人可能是有两种极端。

 

第一种的极端,是否认抑郁症是一种病,或者说对抑郁症是精神疾病的这一面,好像是视而不见,不承认有这方面的问题。虽然科学确实证明,抑郁症可能跟人脑里面的化学物质的不平衡或者跟遗传基因有关系,但是很多时候,我们可能采用比较反科学的态度。特别是基督徒可能认为,这是世俗的科学,我们不需要去相信。那基督徒就会有把这个事情过分“属灵化”的倾向,就认为这都是心灵的问题,所以都是罪的问题;有抑郁症的人需要悔改、需要祷告、需要认罪,甚至需要赶鬼,等等。这样的过分的属灵化其实对有抑郁症的人可能没有帮助,常常反而会把事情弄得更糟。这样做也会让这些抑郁症的患者在教会被边缘化。这是很不幸的。我觉得这是不应该的。

 

但是,在教会外面,在一般的美国的大众当中,我觉得有另外一种极端。就是只是把抑郁症看成一种精神的疾病,就像其他的病一样,要靠药物来治。这样的话就是把抑郁症过分地“病理化”,只是强调化学物质的不平衡等等,而忽视了抑郁症里面有属灵或者说信仰的层面,还有就是跟社会文化也有关联。而且说到自杀,美国的统计数据表明,超过一半的自杀的人,其实并没有精神的疾病。

 

所以,自杀在很多时候,就变成一个哲学的,或者是神学的问题。今天的美国社会也跟其他的现代社会差不多,都是非常地崇尚成功。世俗主义跟物质主义把人的自我实现、人的幸福的来源,几乎等同于“要成功”。

 

但是这两位名人,他们绝对是非常成功的成功人士。丝蓓是为时尚女性设计手袋,她设计的这些包包,非常的多彩亮丽,她成为很多年轻女性的偶像。可能很多人也非常羡慕她。今天很多的年轻女性,就是非常喜欢买包包,据说是“包医百病”,就是说幸福感、满足感来自于买包包。

 

而波登之所以这么出名,这么受人欢迎,也是因为他又是美食家、又是旅行家。他推崇旅行,走遍天下,到世界各国去欣赏那些最有异域风情的美食,这是多少人羡慕的。今天我们在微信上,大家喜欢发的都是旅行、美食、时尚、包包这些东西。

 

所以这两个人是非常典型的成功人士。很多的现代人应该是非常非常羡慕他们的生活、他们的工作的。但是很少人知道,在他们光鲜亮丽的表面之下,很多年,很长时间,隐藏了这么的痛苦与黑暗。

 

波登曾经滥用酒精跟药物,他曾经是一个瘾君子。他接受采访的时候,自己都承认。他说这个恐怕是跟他的自我形象有问题、性格有缺陷、内心有幽暗等等有关。他说:“我不会把这个称为一种疾病”。这是一个更深层的问题。

 

所以抑郁症,还有自杀倾向,都是综合性的问题,或者说是一个全人的问题。

很多有自杀倾向的人,他们都感到自己身上有很重的重担,而且是绝望无助、没有盼望、没有归属感。所以,其实,归根到底,这也是现代人在价值和意义的追寻上迷失的一个问题。

 

美国著名的喜剧明星金·凯瑞(Jim Carrey)曾经说:“当你拥有了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一切,结果却发现你还是不快乐的时候,你会非常震惊。”这就像耶稣跟撒玛利亚妇人谈道的时候,他说:“凡喝这水的,还要再渴”(参《约翰福音》4:13)。这个撒玛利亚妇人有过五个丈夫,但是她并没有找到真正的满足。耶稣说:“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吃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马太福音》16:26)

 

所以抑郁症的情况不一样,有些抑郁症可能吃药有帮助,但是很多的时候,抑郁症或者自杀的倾向,也确实跟信仰有关系。

 

美国从1999年到现在,自杀率上升了30%,而同时在这些年,美国人当中,传统信仰明显衰落,基督徒人口的比例明显地在下降。这两者之间也许不是没有关联。

 

另一个方面,在现代社会,随着高科技的发展,信息的传播及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变得更加便捷,我们都用很多的社交媒体等等,每个人都拼命地在微信上、在脸书上向人显示我们生活当中美好的一面。但是现实是,我们当中很多的人仍然有很深的孤独感。有了这些新技术、新媒体,我们人与人之间不但没有更多的了解,反而是更加的隔膜,更加的冷漠。而且这些东西让我们常常因为观点的不一样,彼此之间产生很深的敌意,甚至有很多的人身攻击,每个人都可能在其中受伤,并且产生厌倦的感觉。这些都是社会文化的问题,这些都会影响抑郁症和自杀倾向等跟精神健康相关的问题。

 

这两位名人过世,也有很多美国人非常地怀念他们。他们曾经给千千万万的人带来快乐,带来精神上的愉悦。但是非常的可惜,他们用这样的方式自己结束自己的是生命,这是非常悲哀的事情。

 

但愿他们的悲剧能够让美国人、让世人有更多的反思,不但对心理健康、精神卫生,也对信仰、对社会、对文化能够有一定的反省,这样我们才可能更好的去帮助那些在抑郁症、自杀或者药物滥用这些问题里面挣扎的人。

 

谢谢大家。

 

 

(转载请注明“转自基甸聊天http://ocfuyin.org/category/jdlt ”)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