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围棋革命与人生棋局(之三)

u=3380352120,3689726502&fm=23&gp=0

 

文/刘同苏

 

作为一位牧师,万事都是“中和”的。看电影,看的是人生戏剧;听音乐,听的是人生旋律;观棋呢?悟的是人生棋局。人生就是棋局;每日都是一子。人生的一子就是一堆肉加上附属的物体吗?人生的子力就是情欲,财富与权势的效力吗?如果人生就归结为这些外在形体及其运用,人不就是一个没有主体超越性的物件吗?人是一个有灵的活人;内在的灵性生命是人之主体性的依据。外在的肉身及其附属物体不过是人生棋局中子的形体及其直接围下的空;人生棋局的子力却是一种内在的生命力量,它使得人可以超越形体活出那无限多彩的主体活动。主体就是具有终极关怀的独立人格。理性不是终极性的,理性只能对有限的形体及其物化活动做回溯性的总结,由此,只能依据这种有限归纳的有限普遍做有限的前瞻(康德和波普尔都论述过这种有限的先验)。理性至多只是人生的定式。终极只属于无限,因为无限无可超越。终极不是一个龟缩在彼岸的空洞抽象本体,而是内住在有限之中,由此而内在地包涵了一切有限的实在无限。内在地从而无形地住在有限里面的无限就是圣灵(即无限者的灵)。圣灵以无形灵体得以内住于有限里面;以无限的圣性为有限提供了终极性。这种内住有圣灵的有限,就是主体,即有灵性生命的活人。依无限而终的人生之局,就是末世。主体就是以末世为人生基点的个人;真正的个人就是具有末世情怀的存在。有限的理性只能对形体内的物体做安排,从而,并不能使人生超出自我一步。无限的圣灵却从里面提供了超越自我的主体生命。只有作为终极而活动的,才是主体;否则,只是客体。唯有作为主体活动的,才是人生;非此,就只剩下物质过程。人生的子力就是作为主体的生命。人生也有外在的物质过程,但是,那只是承载内在永生力量的载器。人生的胜局在于子之形体,还是灵性的子力?这大概是不言自明的。

罪不是人生的错招,而是错误的行棋态度。罪就是局部立足从而过去定向的人生态度。罪的思维就是:无需以终局为基点,只要单单吃子占地就可以达到人生的胜局。脱离罪的拯救却是从未来而来。拯救就是终局的胜利先行进入人生的每一步;没有终局为背景,人生的每一步行棋都不具有人的意义,当然也就无法完成人生的棋局。人是按照无限者的形象创造的;人因为具有无限者的灵而作为主体活着。当人以有限形体作为自身本性,由此,便窒息了自身成为主体的可能。拯救用一个直接承载末世实体的子,翻转了每一子与整个棋局。每一个死子,只要进入该子所携带的胜局关系,就立即被激活,成为最终胜局的一部分。不过,即使是活子,由于激烈争战而来的无尽变化,每一步也未必能够达到终极的最佳。好在人生步伐的子力是由未来决定的,只要抱着悔改的人生态度,前子的效力就可以被后子的行走改变。终局只有在终局才实现,所以,子永远存在着盼望;子只有在终局的实在支配下,才可能进入终局(即达到终局的一步),由此,终局之子只能是永远的超越。

永恒不被时间穷尽;由此,被永恒临在的时间,必定是开放的。在当下形体里面最佳的效力,一定不是最佳,因为那最佳是未达无限的有限效力。无限才是最佳。永恒的临在具有一种内在的张力,即时间内含着大于自身的东西。永恒与时间的同一,从时间上看,永远是自我的未达;以永恒观之,则是自我的潜力。永恒的最佳指向未来,是永远保持潜力,从而,恒定地具有超越的张力。永恒的最佳不会凝结为物,而表现为活的主体生命运动。以国民生产总值为尺度的最佳不会是最佳,同理,数聚会人头的最佳也不可能是最佳。从外在看,永恒的最佳总是损着,其实,这正是其内在无限的表现。以外在形体论,耶稣的十字架是人生的最大损招,然而,永恒的主体生命恰在其中全然彰显了。永生是“道成肉身”的悖论,循着物质之子或理性定式的直线道路,无法企及永生的高度。积攒钱财与追求理念,赢不了人生的棋局;收集人头和死守增长学,也建立不了永生的教会。永生是极性对立中的超越运动,只依“道(生命境界)”而活在主体生命里面。

 

相关文章:

第三次围棋革命与人生棋局(之一)

第三次围棋革命与人生棋局(之二)

5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