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Nov
地狱,火湖,永刑,生命册,乐园

地狱,火湖,永刑,生命册,乐园

地狱,火湖,永刑,生命册,乐园 Hell(or Hades), Lake of Fire, Eternal Punishment, Book of Life,Paradise 地狱(Hell或Hades) 1. 地狱是罪人死后,永远受刑的地方。圣经上说:“按着命定,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希伯来书》9:27)经过定罪的审判后,罪人被扔在火湖里(《启示录》20:12…

Read More
19 Sep
漫漫求索,终得大道

漫漫求索,终得大道

漫漫求索,终得大道    口述/赵辉华采访整理/小鱼、雄飞 从具有根深蒂固的儒家、佛教、无神论思想,再到西方哲学,最後认识主耶稣,我经历了一段十分奇妙的旅程。 醉酒之後 我於1975年出生在河南南阳一个小县城,家庭受传统的儒家文化影响颇深。父亲虽然文化程度不高,对我的早期教育却非常重视。我很小就涉猎儒学经典。早在我的少年时期,孔孟之道、天人合一、君子慎独等,传承了几千年的中国文化精神,就已经是…

Read More
04 Sep
哀恸的人

哀恸的人

哀恸的人 图片来自网络 文/ 丽华 1990年9月2日生平第一次到教会,不是参加团契聚会,也不是来参加主日崇拜,而是为先生办追悼会。因结婚三年之後,我先生突然过世了。 我先生是个非常好强上进的青年,从很小的时候就立志要做一个成功的学者,留名於历史。但是不幸的是十七岁那年,在一次意外的脑外伤後,并发了癫痫病,他也因此失去了考大学的机会。医生希望他立即停止一切脑力工作专心治疗,否则就要终生服药。这对一…

Read More
24 Aug
双狭缝实验的启示

双狭缝实验的启示

双狭缝实验的启示 图片来自网络 文/朱及瑞 这奇妙的世界提供给艺术家的是无穷的灵感,提供给科学家的是无尽的新发现,提供给研究生命现象的学者却是一个解不开的谜。到底谁最有资格解释生命?是哲学家吗?在过去的几十年哲学已成了物理学家的一个新领域。物理学家把物质拆开研究,越拆越小,终於拆到什麽都没有了。他们不但发现物质并不是物质所组成的(这句话在逻辑上本来就是矛盾的,哲学家早就知道了),而且物质奇妙的特性…

Read More
30 Jul
宇宙学里的信仰之争

宇宙学里的信仰之争

宇宙学里的信仰之争 (图片来自网络) 上帝藉著他的普遍启示,任凭不信者更不信,虔信者却更深领悟上帝的超越性。天文工作者常常互相问的一个问题是∶你的课题有什麽意义?研究星系的人,会问研究脉冲星的人这个问题;研究宇宙学的人,也会问研究恒星形成的人这个问题。

Read More
18 Jul
今秋

今秋

今秋–文/郑钰 童年乐章 在静穆的教堂中沐浴神光。斜斜的阳光,透过教堂的窗户,柔和温馨。蒙昧的心灵,似乎也变得纯净。 身边的奶奶在安静的祈祷,幼小的我不明所以,却欣然接受那阳光,并细数阳光下的微尘,开始最初的探寻与思考。耳边萦绕的圣歌,是幸福的乐章。

Read More
13 Jul
信仰与生活的标准

信仰与生活的标准

信仰与生活的标准—文/王志勇 只有上帝所默示的圣经,才能为我们的人生提供明确的指南和标准。 人生有标准吗?人人都在寻求幸福,人人都在追求成功,人人都想使自己的一生过得有意义。但是,问题在於衡量这一切的标准到底是什麽?“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这是我们的常识。衡量人生的标准到底是什麽?这实在是一个我们无法回避的问题。

Read More
05 Jul
躁郁的心就这样熨平

躁郁的心就这样熨平

躁郁的心就这样熨平–文/无忌 1996年,我刚满15岁,正在读初二,却得了严重的躁狂抑郁症。我整天忍受著难以想像的精神痛苦和折磨。父母把仅存的口粮卖了,带我去求医。但是我的病情不仅丝毫不见好转,还一步一步加重了。

Read More
04 Jul
请等等你的灵魂

请等等你的灵魂

请等等你的灵魂–文/七路 9月27日下午14时10分,上海地铁10号线发生系统故障,41分钟後悲剧发生∶在豫园站往老西门站的下行隧道中,2列地铁列车追尾相撞。当天晚上,271人被送至医院治疗。虽然庆幸的是,没有像两月前的温州动车追尾事故那样造成人员死亡,但更是大大动摇了人们的心理安全感,让人无法轻松忘怀。

Read More
02 Jul
家

家–文/海平 多年离家,却没人问我为什麽而离去,没人问我为什麽又苦苦追寻一个安心之家。 我亲手一点点建立起的那个小屋,在我们全家出国一年後,被单位收回。原来的同事告诉我,那片平房已被高楼代替。 以前用过的书、笔记本、衣物、一点点必用的家具,虽然没太大的价值,可一直没舍得扔掉。曾想把收旧货的人叫来,一趟子处理掉,可还是留下来了一些。走过千山万水,在经历过无数次整理行囊之後,才能一点点体味…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