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Sep
我愿生存于当代

我愿生存于当代

  “当代”有什么好留恋的呢?它让我生于中国农村的黑暗,长于左倾文化的狂燥与仇恨,扑腾于现代艺术的绝望与虚无。       文/江登兴       苍白的逃城   在塞外的天空下读有关明史的文章,看到“剥皮萱草”那黑暗的一幕,不禁扼腕长叹。朋友跟我说:“有一篇文章写道,作者‘愿意’生存的十个时代,其中有一个是宋朝,那时…

Read More
04 Sep
一千个理由(四之二)

一千个理由(四之二)

        文/叶 子       上期内容简介:丈夫子明向妻子夕颜坦承,自己有了外遇,且对方已怀孕两个月……     七   不知过了多久,我倏地睁开眼睛,白花花的阳光直逼到我脸上,我不由得挡住眼睛。是早晨了,我什么时候睡着的?刚才,刚才是什么,好像我和子明在吵架,噢那一定是个梦。呀,什么时间…

Read More
04 Sep
筑波苦与乐

筑波苦与乐

  下雨天打完工骑车回家,我脑子里全是钱钱钱。一不留神滑倒在地,把一行栏杆都撞倒,雨伞也扭成了麻花。       文/张昕艳       相信每一个生活在异国他乡的人,谈起自己的海外生涯,都会别有一番滋味。庆幸的是,我在留学日本的三年中,由于认识了上帝,那位爱我们的真神,使我在极端困苦的时候能够?头仰望,突破重重难关。 圣经中说…

Read More
04 Sep
娇娇女孩留学第一年──我是如此走出挫败感

娇娇女孩留学第一年──我是如此走出挫败感

  更可怕的是上课演讲,在人家母语使用者面前,吓都快吓死了,只能吭吭吃吃地读事先写好的稿子,还时不时地被导师打断纠正我的发音。       文/于 卉       我怎么这么笨   一年前,我唱着《主是我力量》登上飞往加拿大的飞机,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家,离开生活了二十三年的北京。飞机在温哥华降落的时候,我把脸紧紧地贴在窗…

Read More
30 Aug
趁你父母还在

趁你父母还在

        文/晓 草       花畔草中童声稚   美国中西部五月的一个早晨,我和先生来到公园散步。刚刚抽芽的树梢上,到处是喃喃鸟语,小路两旁从漫长的寒冬返春的小草已经是一片娇绿,以她那造物主所赋予的平凡而充满活力的生命活泼地呈现在大自然里。 当我仰脸望天,蔚蓝纯净的天空,一朵朵洁白柔软的轻云,沐浴在金色的阳光…

Read More
30 Aug
可敬的前辈──怀念许牧世教授

可敬的前辈──怀念许牧世教授

  只有您才会记得,记载诸如四十年代末纽约地铁五分钱一张车票,报纸一份二分钱,1952年纽约中国基督徒团契三天夏令会,全部费用每人八元等等。       文/围 墙       亲爱的许教授:   去年刚刚过完春节,收到一封电子邮件,说您在波士顿回了天家。 我想您离开时并不会像一般人那么痛苦。您面对死亡的心情,很可能已…

Read More
30 Aug
真爱走一生──保罗班德的故事

真爱走一生──保罗班德的故事

        文/心 渔       我仍然记得班德医生把我那双受感染的手、流着血的脚,捧在他手里的情景。我差不多已经忘掉被人触摸的感觉。     青少年时代   保罗班德(Paul Brand)出生于1914年印度南部的偏远山区,父母是英国宣教士。他九岁那年被送返英国伦敦接受教育,接下来有五六年…

Read More
30 Aug
一千个理由(四之三)

一千个理由(四之三)

        文/叶 子       上期内容简介:夕颜因遭丈夫抛弃,一双女儿又被查出发育不正常。她在极度绝望和痛苦中,驾车驶向湖水,准备带着女儿结束生命……     车缓缓向湖驶去。雨还在绵绵地下。雨刷的声响刺耳,我索性关掉。我眼前一片模糊。反正我不再需要看清,反正看清了仍然是没有路。 我身心一片死寂。 …

Read More
30 Aug
读者来函:汲取营养

读者来函:汲取营养

        文/马柏林       读了贵刊56期(2002年12月)第18页上的《谁搬动了我的乳酪?》后,有些随想,愿向你们诉说,敬请指正。 “Who Moved My Cheese?”(作者Spence Johnson)这本寓言式的小故事已被翻译成各国文字,在积极和欣赏的态度去面对。 我一边看一边会发出会心的微笑,因为这…

Read More
30 Aug
连环套

连环套

  结果我到了土桑的当天下午,就接到系里的电话,通知我得到奖学金。       文/张慧卉       环环相扣   我生长在中国一个普通家庭。父亲在政治运动中目睹了人间残酷的斗争,因而从小就教育我,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一切只能靠自己。 我的成长道路似乎也验证了父亲的话。中国人太多,而机会却太少。…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