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May
往事如风——给老朋友的一封信

往事如风——给老朋友的一封信

  文/王欣出     少华:   许多年没见面了,你还好吗? 收到我的信,你一定感到纳闷:为什么我突然写信给你。是的,我们失去联系十几年了,在十几年的人生旅途中,我们由踌躇满志、意气风发的年轻人,步入不惑,成为中年人。只有看到膝下的孩子时,才彷佛看见我们的过去:年少轻狂,桀骜不逊。 往事如风,童年、少年时,我们是好友,常常一起玩得昏天黑地,忘乎所以。这些年…

Read More
24 May
富二代

富二代

  父辈的迷失,也带来富二代的迷失,只是他们的迷失程度更深,表现更加激烈。     文/戚路     相声演员郭德纲说过一个笑话段子:“我终究没能飙得过那辆宝马,只能眼看着它在夕阳中绝尘而去──不是我的引擎不好,而是我的车链子掉了。” (原来他骑的是自行车!) 这虽然是个笑话,也说明了人有一种追求速度的欲望。我在每天上班的路上,也幻想我的电瓶车可以…

Read More
24 May
拥抱的能力

拥抱的能力

  文/一雨   在一个基督教网站上,有一幅图的点击率颇高,就是一个人回天家时,主耶稣在云端中拥抱他。每每看到这幅图片,我心里就暖暖的。 我生长在一个相对传统的大家庭,父父子子君君臣臣的繁文缛节颇多。尤其到了过年的时候,座位的摆放,敬酒的次序,红包的交换,亲戚的走动,一条少不得,一条改不得。即便如此,因为一些遗产分配的陈年旧事,姑叔姨舅各家的关系一直有些古板,甚至冷淡。虽然表面…

Read More
22 May
治服己心,强如取城

治服己心,强如取城

当我意识到自己不善于管理时间、不够勤快、没有远见时,我庆幸自己不至于像毕士大池边那个瘫了38年的人一样绝望,因耶稣对我说:“起来,走!”     文/沉静     我的年日窄如手掌   朱自清在《匆匆》里这样形容时间:“像针尖上一滴水滴在大海里,我的日子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我们总以为时间还很多,就任由时间流走,他说,“洗手的时候…

Read More
18 May
名医卡森的“恩赐妙手”

名医卡森的“恩赐妙手”

  他能够“化人生阻力为助力”,正是靠着他的信仰和上帝的恩典。   文/基甸   人容易对“非我族类”脸谱化(英文所谓stereotype)。好比一般人对美国黑人的印象,多半是受教育程度低、不勤奋、知识水平和社会地位相对低下;黑人的孩子在学校成绩差、长大了犯罪的比例高,等等。又好比非基督徒对基督徒的印象,大多数的时候都是负面的:虚伪、偏执、狂热、愚昧、反科学、不求上进…

Read More
15 May
我曾和父母彼此为仇

我曾和父母彼此为仇

我在日记中写道:“为什么他们是我的父母?为什么父母和我像是仇人?”     文/欢然     我3岁时离开祖父母,跟随父母生活。     苦毒爬进我的心   起初,我们仨过得其乐融融,虽然贫穷却相亲相爱。父母工作的工厂坐落在偏僻的市郊。我们和职工们一起住在工厂的家属区,职工中有些是劳改释放人员或犯人的家属。我父母虽在工作上是骨干…

Read More
11 May
历尽沧桑,润泽犹新──读刘德伟《一粒珍珠的故事》

历尽沧桑,润泽犹新──读刘德伟《一粒珍珠的故事》

  文/余杰   95岁高龄的刘德伟女士,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一本自传,名为《一粒珍珠的故事》。在经历了将近一个世纪的沧海与桑田、苦难与幸福之后,刘德伟这位充满了传奇色彩的杰出女性,仍然保持着一颗对上苍的感恩之心。她彷佛是一粒晶莹剔透的珍珠,一颗由千万滴泪水凝结而成的珍珠,一颗历尽沧桑依然发光的珍珠! 她的一生,是多灾多难、崎岖蜿蜒的中国近现代历史的缩影。而她那如同“压伤的芦…

Read More
10 May
白云上的联想

白云上的联想

  文/玫姗   我静静地凝望着窗弦外地白云,飞机正穿过云层,带我回故乡,探望年迈的老父。在加拿大生活的八年和在美国生活的十年中,我很少有时间像现在这样静下来,回忆,思考…… 记得七年前的一个深夜,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是二哥打来的电话,说妈妈很想念我,希望我能早点回去。 直觉告诉我,一定是妈妈病重了。我一夜未合眼,第二天便开始准备回家的行程:通知公司、买机票………

Read More
09 May
独居两个月

独居两个月

  文/李志力   我于2006年8月,在美东 若歌教会受洗,成为基督徒。受洗以后自认为属灵的生命成长很快:从信主前读不懂圣经,到受洗后十分渴慕圣经的话语。教会每周三圣经学院的课程,我次次参加,而且按时做作业。兄弟姐妹每每见了我,就夸奖我用功,有追求。我也确实乐此不疲,丝毫没有被迫的感觉,只觉得神的话吸引我。 多年养成的浏览成人网站的陋习也戒掉了(我在信主以前,试着戒了多次,都…

Read More
05 May
悲凉命运之外的第三种选择——从范雨素说起

悲凉命运之外的第三种选择——从范雨素说起

    文/小约翰   无语话凄凉   读到《我是范雨素》开头,顿觉似曾相识。范雨素开篇这样写:“我的生命是一本不忍卒读的书,命运把我装订得极为拙劣。弥漫在字里行间的那种哀怨、苍凉、无奈和认命,是中国人非常熟悉的。 经历的事多了,慢慢就学会了认命?正如范雨素写的——“神州大地的每个旮旮旯旯都是这样,都认命了。” 《活着》最后,余华写徐富贵把自己干脆看成是一头…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