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与眉展开

夜色一片漆黑。我是多么渴望有一丝光啊,哪怕一点点也可以!

 

 

文/肖薇

 

 

34年前,我出生于中国东北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家中叔叔姑姑特别多,都生活在一起。我母亲一辈子为弟弟妹妹操劳。直到我小学毕业,最小的叔叔才结婚。这个本已贫困的家,也分了一次又一次。所以从小我就看到母亲的无奈和叹息。

 

可怜的小虫

 

或是母亲为减轻心灵上的压力,亦或是想求助于神灵,总之,家中渐渐多了一些菩萨、观音一类的东西。母亲每天都烧香跪拜。但每当叔叔们因为一点“财产”又起纷争时,妈妈便把那堆东西扔出去(然而不久,她又从别的地方弄回来)。我问过母亲:“为什么扔它们?”母亲生气地回答:“不显灵!”

这样几次,给我的感觉,所谓的神就像我手里的玩具一样,不喜欢便可以扔出去。

在我15岁时,一场未料的大病突临,我被诊断为“败血症”。我大口大口地吐血。医生无助地摇头:“不可能医治!”

正当别人都放弃时,我却一口气比一口气大地活过来了。两个月以后回到家里,只有脖子能动。八个月后,才能坐、爬,然后能拄着拐杖走。

我特别不喜欢拐杖,但它却是我行走的基本支点。我拼命练习,摔了不少跟头,也不气馁。两个月后,我终于扔掉了这东西。从此,我便认为,只要自己坚强,凡事都能做。倒下了,爬起来,再倒下,再爬起来。

我就这样,像一只可怜的小虫子,在自己有限的力量下勉强硬撑着。内向、不善言语、固执己见的我,拼命地寻找支点。我努力学习,读书,因为我认为,知识才是支点中最主要的。

工作后,我当过教师、电视台新闻主播。一颗心被骄傲、虚荣所笼罩……我凡事靠自己,坚强地往前走,“攀登才是人生唯一的仰望”。

 

丈夫被夺走

 

一个女孩子,如果事业成功了,那么还需要爱情、家庭,如此就能幸福地过一生!毕竟女人最终该归属、依靠一个男人!我是这样认为的。于是,经人介绍,我认识了一个男人。我们从恋爱到结婚,仅三个月时间。我当时以为我找到了终身的依靠!

婚后的生活很艰难。但习惯性的麻木,是很可怕的。我习惯了柴米油盐、习惯了吃喝拉撒,习惯了孩子的哭闹,习惯了夫妻吵架。我认为,人活着,就是这样的吧!

直到有一天,他把离婚协议书拿出来让我签字时,我才猛然醒来;原来,婚姻不是人生不变的支点!当我又得知,是我一直视为亲妹妹一样的女孩,夺走了我的丈夫时,我有一种从未有过的羞辱,继而转成一种仇恨:我恨他们,恨他们在我眼前装模作样,欺骗我对他们的信任;我恨自己,太过于相信别人;我恨这世道,没有道德、公理,借口爱情至上,第三者反倒趾高气昂;我恨命运,为什么有如此多的苦难,发生在我身上?

2004年年底,那个寒冷的冬日的夜晚,我和他彻底分开了。我不得不搬到我所工作的、韩国人开办的语言学院的宿舍。伴着搬家的车轮挤压地上的雪声,我心中迷茫、失落、凄凉、伤心、仇恨等等交织在一起。我没有了希望,没有了支点,前行的每一步不知迈向哪里。此时的眼泪是最轻的东西!

夜色一片漆黑。我是多么渴望有一丝光啊,哪怕一点点也可以!

 

 

温暖的柔光

 

“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约翰福音》8:12)

大概还是在2002年左右,我认识了基督徒白姐姐等人。初见白姐姐,就有一种说不清的极其温暖的东西,在心中涌动。一种久违了的明光、一种强烈的吸引力,使我非常愿意与他们在一起。

但每当他们提及上帝时,我便想起我妈妈那被丢来丢去的神,以及我所接受的无神论教育。我口里虽不顶撞,心里却一直坚守着:“我只相信我自己。”

直到搬家的那个夜晚,我觉得什么都没有了,彻底失败了,才特别渴望那被我忘记了的“温暖的柔光”!

2004年12月,我的生日时,白姊妹写在生日卡上的话,深深地触动了我:“神与我们同在,但当我们患难时,沙滩上只留下一行脚印,那是神背负着我们前行!”

我一言不发,任眼泪涌流。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坚信,自己的苦难自己背,害我的人我要恨。却从未想过或体验过,可以有神来背负我的苦难,有神来担当我的忧虑!

那个冬天很冷,但几乎每个礼拜日,我都带着孩子去教堂。我知道我背负着仇恨是如此的累,我不想告诉孩子真相,不想她的心里也有这如此黑暗的东西。这也是我去教堂的原因。

神真的很奇妙,他没能给我所望的物质富有“活得好”,却将另一种至宝给我──他的话语、他的爱。这爱像小小的火焰,熔烧着我刚硬如铁、充满仇恨的心,使那心慢慢地熔化、熔化……

 

 

真正的支点

 

我开始按照信仰,重新整理自己的人生目标。我要让我的后半生,生活在上帝的大光中,因为“上帝就是光,在他毫无黑暗!”(《约翰一书》1:5)

一个离婚的女人,在这个世俗的人世中生活是极有困扰的。当我面对一个男人答应给我一笔钱作为手术费用,条件却是作他地下情人时,我断然背起包响应:“我是基督徒,上帝的孩子不做污秽的事。”

当我带着孩子,带着身体的病痛,每天平均讲课8-9个小时,我却感到身心有着从未有过的平安、充实、喜乐!我的脸好像也从未如此美丽过,笑容从未如此灿烂过!是神的大能!若不是他,紧锁的心与眉怎能展开?

当我一路祈祷,来到前夫的家,看到他和那个曾让我恨得咬牙切齿的女人,我平静地问起他们的生活怎样。他们感到惊讶,我自己也吃惊地发现,我对他们已没有了恨!是神的大能!若不是他,无论什么都无法让我心里的仇恨消除。

我再不要黑暗!我属于神了!他才是我的支点!

 

 

作者现住中国。

2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