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利剑刺穿的灵魂

 

 

文/王屹

 

 

1980年圣诞节前,我生平第一次听到圣诞颂歌《美哉小城伯利恒》。歌词我不大懂,但那平安与爱,如阵阵巨浪冲击着我、淹没了我。

上帝的爱包裹了我,融化了我文革以来变得冰冷、刚硬的心。透过一遍遍的乐曲,上帝反覆对我的心讲,他爱我、他爱我。控制不住的热泪如泉水不断涌出,洗去了我心中的块垒。我信主了。

但是,当我一个人面对着圣经时,我从头看到尾,又从尾看到头,无论如何也读不懂。我不明白,以色列人的历史,与我这个中国人有什么关系?我干脆就放下圣经,做了一个只知上帝爱我的基督徒,生命自然也没有什么大改变。

1988年底,圣灵在我心中催促我读圣经,要真正认识上帝。我找到圣经老师,开始了读经祷告的基督徒生活。有了老师的讲解,圣经的话活了起来。越读,我越认识自己是个罪人,需要上帝的拯救。

圣经如一面明镜,照出我的诸多污秽,如骄傲、自义、自私、说谎。越读,就有越多的悔改,越多的感恩。生命渐渐发生了变化,才发现以前自以为善良,是多么无知可怜。

1992年底,我更深地被上帝的大爱感动。我立志永远跟随主,为主而活。

但仍有一件事,挡在我与上帝之间,使我不能得享自由的生命──每当我与母亲在一起,甚至只是想起她时,我便突生怒火,文革中她对我的伤害即历历在目。每交一位新朋友,有许多话可谈,但我的话题永远是文革中母亲对我的伤害。文革已过去多年,我也信主多年,但我仍生活在过去的阴影中,因无法饶恕母亲的伤害,而无法体会上帝允诺的平安与喜乐。

作为一个基督徒,因为不能饶恕母亲,没有生活上的见证,我十分愧疚。2003年,我迫切祷告上帝给我丰富的爱,使我能饶恕母亲。奇妙的事发生了。上帝没有像我所想那样,赐下更多的慈爱,使我能居高临下的饶恕母亲,反而,一次次地用圣灵光照我,甚至使我突然记起,我五岁时对妹妹的自私、冷酷。

圣灵如利剑,刺穿我的灵魂,使我痛恨自己,痛恨自己丑恶的灵魂。他把我从自设的审判官的座位上震落下来。他告诉我,我原本就是个罪人,根本不配谈饶恕别人的罪。“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马书》3:23),然而“他没按我们的罪孽报应我们”(《诗篇》103:10)。原来罪人是不配谈饶恕的,饶恕的权柄属于上帝。

我的心软了,心中的苦毒、怨恨不见了。母亲再也不是一个可恨的字眼与形象了。

上帝的爱就是如此奇妙,它使我认识真相,它洁净我,使我挣脱了自以为义之罪的捆绑!

我得自由了,可以与人毫无阻拦地分享上帝了。

 

 

作者现在中国陕西,在大学任教。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