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移民梦

 

 

 

 

文╱宋梦雪

 

 

 

 

一、追逐淘金梦

 

近了,到了,我的心兴奋不已。金色的阳光撒在加拿大美丽的西海岸线上,海岛、游弋的小艇、美丽的城市,这一切构成了我所见到过最美丽的图画。

2002年8月17日,我和妻子带着我们的北美梦和几件大行李,踌躇满志地降落在温哥华国际机场。温哥华是我们移民的第一站,也是我们开始新生活的地方。朋友很顺利地接到了我们,从机场回市区的路上,车窗外的一切都是令人激动的,对于即将开始的生活,我充满了信心。

过去的几年,我从大学毕业,就投入了中国方兴未艾的市场经济大潮。经过一番打拼,实现了一个个梦想。有了自己的公司、自己的房、自己的车。在同龄的伙伴当中,我的发展异常顺利。在纸醉金迷的社会中,财富和享受成了我追求的目标,我也变得越来越骄傲、自负。

中国当前的社会环境中,任何业务都必须融入所谓的“主流”,这是一股腐败的浊流。几年下来,我学会了跟官僚吃吃喝喝,学会了“业务麻将”,学会了跟心中厌恶的人称兄道弟,甚至学会了以金钱和情色的贿赂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善与恶在我的心里渐渐混淆,随波逐流的心变得麻木了。我甚至为这些丑恶感到骄傲,常在朋友中交流这些经验,把这些卑劣手段当成在人前炫耀的资本。

公司的发展很快进入了资金和经验的瓶颈,为了追逐我的淘金梦,我踏上了移民之路,来到北美。我想,即使不能在北美有很好的发展,三五年后,镀金的我可以回到中国,继续更有效地投入那场利益至上的拼斗。这就是信主前的我。

当然,无论好人歹人,神给了每个人一颗寻求的心。我心中也有一片净土,在拼得疲惫不堪时,也常常思考人生的意义。我不甘心这些正追逐的东西成为我生命的全部,因为我非常明白,无论赚得再多,这些都会在生命最后的一声叹息中转眼成空。

但除了这些,我又能追求什么呢?我挣扎过,也寻求过。我走过很多的庙宇道观,拜过无数的菩萨偶像,却终究没有寻找到。于是我又回到了“世界”,回到了只为今生、只为自己而奋斗的人生观。

在来加拿大之前,很多先前移民的朋友都告诉我,加拿大经济萧条,就业市场非常低迷。对新移民来说,新生活将是困难而艰辛的。我却不以为然,因为我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挫折。

然而生活真的跟我开了个玩笑,自以为人才的我,发出了几百份简历,居然都石沉大海,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我开始感到我的“冬天”真的来了,我的心跌到了谷底,感到从未有过的困惑和无奈。

当时,我虽然还不认识上帝,但他没有让我完全失去希望,我似乎看到前面仍有光亮。于是我做了一生最勇敢的决定──开车横跨加拿大。10月12日,我和妻子将全部家当装在van上,开始了东迁的步伐。虽然在多伦多有我们的朋友,但我们不知道会在哪里落脚,我从来没有过这样长而没有目的的旅程,我奔着那丝光亮而去,居然没有惧怕。

 

 

二、洛基山奇遇

 

车离开温哥华的低陆平原,很快就进入了蜿蜒曲折的洛基山脉。快到傍晚,我发现一路可见的一号公路枫叶标志,开始消失了。我怀疑自己是否迷了路。

天色越来越暗,我的心开始不安起来,想找个路人证实一下。加拿大真是个人稀地广的国家,车行几十公里,居然没有看到一个行人,只能迎着夕阳继续前行。

终于,我看到远处有个屋顶上有十字架的建筑,和停泊在门口的一排汽车。是教堂!我像见了救星一样,直奔而去。

在教堂的停车场,我们遇到了一位眼睛略有残疾的老妇人。在我憋脚的英语解释下,她明白我们迷路了。于是她走出汽车,和我们一起在寒风中研究地图。我们的地图是从国内带来的,没有一个英文字母,所以本地人的她,很难找到我们所在的位置。

经过一番努力,终于找到了迷失的路口,并且知道我们已经朝错误方向行出了二百多公里,原路返回会更费劲。

老人给我们指了另一条相对近的捷径。在我们要道谢离开的时候,老人突然又叫住我,说了一串英文,我只听懂了“Follow me”。我以为她回家顺路,正好可以带我们,就跟着她的车上路了。

车又行了一百多公里,我正在纳闷老人的家怎么会这么远。她在一个丁字路口停了下来,然后走下车来告诉我,那个路口是我们返回时,最容易迷失,也是最重要的一个路口。她不放心,所以带我们一直走到这里。说完她便祝福我们一路平安,然后沿原路返回了。

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我的眼睛湿润了。一路上我在思想,是什么让她这样一个残疾的老人,可以如此来帮助两个素昧平生的人,而且是外国人。现在我明白了,那是耶稣基督的爱。

一路上我领略了洛基山脉的雄伟,草原的宽阔,日出日落的壮美,一路的美景伴随我们度过了孤寂的旅程。三天后,我们到达了曼尼托巴(Manitoba)省的省会温尼泊(Winnipeg)。那里有我的一个老朋友。我们前往拜访老友,也顺便看看能否在那里安定下来。

那日,朋友刚迁入新居。我们进屋一看,哇!五十多个男女老幼,聚在客厅里,女主人流着泪在讲见证。我不明白“见证”为何物,却也站在一旁细听。

很多话我不明白,但我听出,老友一家移民加拿大后,一直非常平安和快乐;他们的生活充满了爱,他们将这一切都归给他们的神。

这群互称弟兄姐妹的人,似乎没有人对陌生人的到来感到奇怪。他们就像认识多年的好友一样,拉着我们问长问短,关心我们在加拿大的打算,给我们很多建议。

当得知我们没有具体的最终目标,也不知要在哪里落脚后,他们和我的朋友一起,极力劝我们留下来。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一种力量,一种没有感受过的爱。

夜晚,弟兄姐妹们渐渐散去,我和老友促膝交谈。谈的最多的是创造宇宙万物的神,我被他们一家从无神论到信主的心路历程深深打动。虽然朋友再三挽留,我也非常留恋这分爱的感觉,但休整之后,我们还是辞别了朋友,继续踏上了东迁的路途。

 

 

三、新造的生命

 

10月18日,我们顺利地抵达了多伦多。10月的洛基山和安省北部已是冰雪覆盖。我在四川长大,没有任何雪地驾车经验。5000公里的行程,一路安全,对我来说真是一个奇迹。

在朋友的帮助下,我们选择了多伦多,很快地安顿下来,开始新的生活。接下来的日子里,那位为我们领路的老人慈爱的笑容,朋友一家的幸福、安祥,还有那一大群弟兄姐妹的关爱,这些画面常出现在我的脑海。心中那曾经寻求、却又尘封多年的角落再一次开启。我开始反复思考朋友讲的故事。

终于,我在一个星期天第一次踏进教会,巧的是那天的主题正好是福音。讲员的话如丝丝细雨,沁入我的心田。从生命的起源,神创造天地万物,再到人犯罪,基督舍生救赎,这些信息填补了我心中的空,令我感动不已。

牧师问大家,是否有人愿意跟随耶稣基督?我不知为什么又犹豫起来。心中明明对这份爱已经很向往,可是又有声音在心里对我说“不要”。世界的诱惑拖着我想要举起的手,想伸手去拿最宝贵的东西,心里却又像千军万马在奔腾。我难受极了。于是,我做了生平第一次祷告:“神啊,如果你真是那位创造天地万物的真神,求你赐我力量归向你吧。”

真奇怪,在讲员最后一遍询问的时候,我举起了手。那一瞬间,我的心顿时感到了无比的安宁。诗歌响起时,我的泪水夺眶而出,我终于找到了主!不,不对,是神找到了我。

之后,我发现生命中多了新的东西。我渴慕在主内的生活,不再满足仅仅在星期天参加崇拜,于是我又参加了团契小组和主日学。每当思想主在客西马尼园的祷告(编按,见《马太福音》26:36-44),我都会禁不住泪下。是啊,这是何等大的爱,在我们还做罪人的时候,神就赐下他的独生子,为我们担当了罪,神的爱就在十字架上向我们显明了。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信主已有半年了,回首走过的路,才惊异地发现我真的变了,扭曲的价值观渐渐回复了应有的秩序;我更关心身边需要帮助的人,甚至常常思想那些曾经得罪我的人对我的一点点好,希望能将福音传给他们。这是主新造的人,惟有创造天地掌管万有的神有这样的大能。

展望前面的路,也许还有崎岖荆棘、艰难险阻,但我不再惧怕。因为我知道一路将有主与我同行,就像儿时行在黑巷中时,若有父亲同行便无所惧怕一样。

如果说我是怀着追逐世界的梦来到北美,那么这个梦也伴随着旧的我,在洗礼中同耶稣基督同死同埋葬了。在神的爱里,新生的我也有一个梦:愿主能炼净我,使我全然属他;愿主教训我,使我的生命能活出他的样式。更盼望有一天,主能使用我去到四方,传扬他的福音。

 

 

作者现住加拿大多伦多。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