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您的

收到儿子从学校寄来的为今年要去参加短宣而写的代祷信,语舒的心中,充满了感激和喜乐。正如那次……

 

 

 

文/逸岚

 

 

 

 

十年前的一幕

 

在十年前的一次家庭退修会,那时若理才十一岁。要怎么形容那时的他呢?他不是个坏孩子,可是房间总是乱七八糟,功课常忘记交,做事不认真负责,明明很聪明,还考进资优班,成绩却老在B和C中间徘徊……

看他的日子过得软趴趴的,不见有什么实在的东西可以撑着,可是却又挺有主见的,管你说什么,软硬都不吃。他那种满足于“比下有余”的生活态度,让语舒非常担忧受挫,吼他的时间多过和他讲话。神,我虽然把他奉献给你,但这样的孩子如何能服事你、服事他人?语舒这样问神。

就在这个退修会的一次早晨敬拜中,语舒望着台上那位带领的青年,他和吉他仿佛一体,爱神的心随着诗歌那么自然地流露,他引用神的话语如金苹果落在银网子里,适时地穿插在诗歌之间……别提有多羡慕——“那怀你胎的和乳养你的人有福了!”再想想自己的儿子,主啊,但愿若理能像他。

满腹的失望中,语舒心中突然一种满足的喜乐。她全然不知这喜乐是怎么回事,但不知怎的就禁不住笑了起来。“她想到日后的景况就喜笑”,正是她当时的写照。虽然她完全不知“日后的景况”如何,但那满足的喜乐却是那么真实奇特!在往后的日子,它常适时地将语舒拉出“母亲的灰心潭”,在看不见的时候,给她盼望……

现在,当语舒又再一次一字不漏地读着儿子的代祷信,那满足的喜乐,再次涌上心头。哦,主,原来您那时就已经接纳了我的奉献!我的心太迟钝了。

 

 

心要被刀刺透

 

早在还没怀孕的时候,语舒就有心要将孩子献给神。且特别盼望自己的儿女能像但以理、以斯帖那样,在国外成长、为本族的人服务。怀若理时,有一天她心中冒出一句话,西面对马利亚说:“你的心要被刀刺透。”

语舒顿时一惊——她心目中“奉献孩子”的影像可全是马利亚带着八天大的耶稣去圣殿,哈拿领着断奶的撒母耳去圣殿……多美的母子图!

“心要被刀刺透”!这可提醒了语舒:马利亚的奉献和哈拿的奉献不太一样。一个母亲很可能愿意把孩子献上,像撒母耳一样,被神选做先知,有名望,有权柄,连君王都服从他,活到很老……

但是耶稣才三十三岁,受尽羞辱,当做罪犯被处极刑,哪一个妈妈受得了?虽是无辜,但在当时有多少人信?若是再加上爱面子,那往后怎样做人?!

又再想到施洗约翰的妈妈:老年得子,且瞧他生下来那天,亲朋好友给的祝福多美,谁也想不到他会在壮年被砍头而死,被砍头的原因又这么无聊!

心中的美景被无情地刷了一片黑,语舒这才察觉她那要命的罗曼蒂克,使她连奉献孩子都带着浪漫的憧憬。从此,她奉献儿子的心就大打折扣:我不要有任何事情发生在若理身上,我要保謢他平安幸福地活到七十岁、八十岁……

 

 

终于肯放手了

 

一天,保罗对主的信靠,在语舒的心中起了回响:“因为我知道所信的是谁,也深信他能保守我所交付他的,直到那日。”哦,对呀,我知道自己所信的是谁,也深信神能保守自己,但是我怎么就没想过,他也能保守我所交托的?真是的!那就是说他会照顾到若理老啰?语舒仿佛收到保证书,松了一口气。

谁知不久又听到一个惨剧:一位中国牧师的儿子,被人杀死在公寓里,死了好几天才被发现。如果记得没错,他好像是刚毕业的医科学生,是人人夸赞的优秀青年。

语舒忍不住不断在想,他是以怎样的心情死的:没有人救他,没有人帮助,多可怕呀!他所信的神、他父母所服事的神,为什么不保护他呢?他父母将心中的宝贝交托给所深信的神,为什么神没有保守他到老,还死的那么惨?

这时语舒的心被清楚地提醒:我说直到那日,并没说那是到“老”,而是到“来见我”的那日。语舒明白了,神必保守孩子到最后一刻,不论那是怎样的一刻。

语舒终于松手了。

 

 

如果我说“好”

 

儿子在代祷信中说:过去几年,藉着教会的服事,我感到神呼召我全时间服事他……我对在海外生的中国人或其它亚裔有负担,参加了2001的中国宣教,使我感到今天教会需要坚定的亚裔传道人,我愿意……成为其中一员。

“主,这封信确实叫我对若理放心不少,只是他能够全时间服事吗?瞧他日子过得那么悠哉悠哉,您不觉得如果他电脑少弄一点,多看点属灵书,或生活上再规律一点,会更……唉!”

“要注意你里面的‘不够’,它错导你看不见一个人里面的真实所有。它使你常觉得自己‘不够’好,先生‘不够’好,儿子‘不够’好,甚至有时连我,你也觉得‘不够’好。”

“孩子,在我的丰富里没有‘不够’。人看人,是看外在表现,我看人是看内心。如果我说‘好’的,那你说呢?”

“他,他是您的。”

 

 

作者来自台湾,现住密西根州。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