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口的蝴蝶

可是它却能令你的血压降低,脉搏平稳,摄氧量提高。

 

 

 

文/袁倩

 

 

 

 

(一)

 

克丽斯汀是个无神论者,但是在倍感生活压力之后,她开始求神。在失望之中她喃喃自语:“我希望我不是孤独一人……有没有人与我同在?”

此时,她正坐在二楼办公室的桌前。突然,窗户上的一样东西吸引了她的注意,那是一只蝴蝶,黄黑相间的翅膀,在阳光中熠熠生辉。它在窗上飞舞了一会儿,然后消逝了。

“我决定把它视之为上帝在回答我‘有’”克丽斯汀说。“我没法相信这只是个巧合。我在那间办公室呆了九年,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窗上看见蝴蝶。”就这样,克丽斯汀承受了多年的无名压力、多少年来药物和各种治疗方法无法解决的问题,靠着信仰解决了。

当时,克丽斯汀的医生,只是把克丽斯汀的突然痊愈,视作她神经质的另一表现。但时至今日,这种现象已引起愈来愈广泛的重视。那是因为医学研究虽然还没能完全揭示这个谜,却承认了这样一个事实:对健康最起作用的因素之一,居然是教堂!

 

 

(二)

 

你也许根本不信这个小故事,也不相信信仰会有如此的作用。但我要告诉你,经过科学的调查和研究发现:有虔诚信仰的人,远比没有信仰的人健康,且在未成年后因故丧生的可能性,也远远小得多。有信仰的人,更容易从肉体和精神的疾病中痊愈,在面对不良癖好时也更容易战胜。

有个知名学府的学者,带领一个研究团体,对87位来其附属医院就医、患有严重忧郁症的患者进行研究,发现有精神寄托并把其视为生活重心的患者,痊愈的速度比其他人快百分之七十。而且越把精神寄托放在重要位置,痊愈就越快。

这学者做的第二项研究,是针对1700名超过65岁高龄的老人。将参加教会事奉与不参加的人,进行免疫系统的对比,发现参加事奉的老人──哪怕一个月只去一次──明显有较强的免疫力。

二十年前,没人愿意听这个学者谈论精神寄托和身体健康相关联的理论,但是现在,他忙得在东西岸间穿梭不停,有时甚至无暇换衬衣。

 

 

(三)

 

另一位著名的心理和生理学家,通过研究指出,常常静心沉思的人,身体较为健康,而在静心沉思中感受到精神寄托的人,更为健康。

信仰并非医疗方法,可是它却能令你的血压降低,脉搏平稳,摄氧量提高,紧张的脑电波松驰,免疫力增强,并使你不受不健康的习惯,如吸烟、酗酒的诱惑。还能减轻你的压力、紧张和焦虑。

它很奇独,也不奇独──它就在你身边。问问那些虔诚信仰上帝的朋友,每个人都会告诉你他们的亲身经历:神如何改变了他们的生活,使他们更健康,更快乐。我的朋友米娜,就是其中真实的一例(见〈米娜〉,《海外校园》第46期)。

 

 

作者毕业于南开大学中文系,现居美国加州圣荷西市。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