砸碎的镜框──回应范学德的《祖国偶像》

 

 

 

文/王人义

 

 

 

看了范学德的《祖国偶像》(《海外校园》第五十三期),我忽然想起小的时候的一件事。记得十多岁的时候,不知道是发什么疯,用一块石头去砸一只歇在一个玻璃框上的麻雀,这个镶着的毛主席画像的玻璃框是高挂在工厂大门之上的。麻雀没有砸到,毛主席的像倒是给砸破了。我的全身顿时因恐惧而呆滞──这是我那个年代的人,从少年到老年人,都能领受到的“风雨欲来”的感受。

我们是唱着“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和“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革命歌曲长大的。从小我们所受的教育就是:爱国就是爱政府,爱政府就是爱党,爱党就是爱毛主席。于是砸破了毛主席的像就是反党,反党就是反社会主义,反社会主义就是自绝于党、自绝于祖国和人民。这个罪名对于一个十岁的少年来说,如何担当得起!

其实,这实在是将“国家”、“政府”、“政党”三个涵意不同的概念完全混淆了,爱国,应该是对养育自己、栽培自己的那片土地,那里的人民,那把土地和人民黏合在一起的文化的眷恋和依赖,是刻在生命之中不可逆转的情怀;是在她的怀抱中的骄傲和自豪;是为她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乃至生命的信念与决心。

正是这个万民一心的爱国情怀奠定了国家的基础,国家政权也是在其上建立的。我们因爱国而敬重我们的政府和执政党,这敬重应该也是一种爱的情怀。

但这敬重毕竟与爱国之爱有着本质的不同。对政府的敬重,是对其权柄的敬畏与顺服,对其正确的政策的拥护与支持,对其错误的作法的批评与监督,对其发展过程之中的过失的包容与谅解等。

而这一切又是以政府和执政党对祖国同一的爱为基础。如果他们不能为国家和人民承担起这份责任,或他们的所作所为只是为了满足统治者的利益,那么人民对政府和执政党的爱也就随之终止了,然而对祖国之爱却不会因此而终结。

圣经旧约中有一位伟大的爱国先知耶利米,他在对神的认识之上建立起来的爱国理念,正是我们现今的基督徒的榜样。在耶利米的心中,祖国是和那在高天之上唯一的神联系在一起的。他在对神的敬畏之中,产生了对自己祖国的无比热爱。他为了把自己的同胞带回到神的身边,使祖国和人民在神的爱中享受永恒的平安和喜乐,不惜赴汤蹈火。他把自己的生命完完全全地交给了自己的祖国和人民,终生无怨无悔。

因为爱,在祖国危难之时,耶利米泪如江河。

当耶利米预见到他的祖国将要面对国破家亡的情景,他泣不成声,发出了撕人肝胆的呼喊:“我的肺腑啊,我的肺腑啊,我心疼痛……我要为山岭哭泣悲哀,为旷野的草场扬声哀号……”(《耶》4:19, 9:10)

他知道他的祖国所面对的苦难,完全是因为行恶,自食其果,他站在耶路撒泠的每一个街头,对着自己的每一个同胞哭喊:“我们有祸了!我们败落了!耶路撒泠呵,你当洗去心中的恶,使你可以得救。”(《耶》4:13-14)没有刻骨铭心的爱,那有惊天动地的哭呢?

因为爱,耶利米怒责当权者昏庸的统治。

是谁使犹大国沦落到如此的绝境?耶利米指着国王们说,是他们!是谁以豪夺侵吞了国家的赀财,置人民于疾苦?耶利米指着权贵们严厉声讨,是他们!“那行不义盖房、行不公造楼、白白使用人的手工不给工价的有祸了!……惟有你的眼和你的心专顾贪婪,流无辜人的血,行欺压和强暴。”(《耶》22:13,17)最后,他正是因为如此的正义呐喊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因为爱,耶利米对在罪恶之中醉生梦死的人民呐喊。

是谁离弃了真理的道,在邪恶的追求之中飞奔?耶利米指着背离真道的同胞说,是他们!他衷肠寸断地对着他们呼唤:“耶和华说:背道的以色列啊,回来吧!我必不怒目看你们;因为我是慈爱的,我必不永远存怒……”(《耶》3:12)

情到深处人孤独,耶利米因为如此深沉的爱而被所有的朋友离弃,连他的亲人都远离他,看他为怪物,为异类。

耶利米终于还是没有把整个民族从亡国的道路上拉回来,因为没有人在罪恶中愿意去敬畏天上的主,也没有人愿意去珍惜这份的爱。犹大国终于还是灭亡了!但他的这份爱却永远不会灭亡,在世世代代基督徒的生命中延伸着,在中国的基督徒身上延伸。

 

 

我爱你--祖国

 

我们知道,在中国基督教的历史上,有无数的信徒就是以耶利米一样的爱,爱着自己的祖国。他们曾被自己的同胞说成是帝国主义的走狗,被自己的亲人指责为民族的罪人。但正像耶利米先知一样,他们在孤独和苦难之中,并不忘记自己的爱国的责任。他们每天默默地为祖国的平安祈祷,为人民有朝一日能回到神的身边而祝福。

就是在今天,我们也知道,要像耶利米一样去爱自己的祖国,一定要有耶利米一样的信心和勇气,在这样的爱中所走的道路,也注定是艰难与曲折,以及在人群之中的孤独。那又怎么样呢?这不就是我们基督徒的责任和使命吗?

 

 

作者现居加拿大,从事福音工作。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