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食物银行”,温暖了这座城市 / BX

 

 

受访者:Alex 廖

采访/整理:LBX

 

 

2021年冬季,一则“鼓励家庭根据需要储存一定数量的生活必需品,以满足日常生活和突发情况的需要”的通知,引发很多中国家庭囤积食品、货物的浪潮。一时间洛阳纸贵,各大商超、电商平台,日常生活用品被一抢而空。

数月过后,我们的生活依旧如常。对于很多家庭来说,囤积的大量物品没有用完,甚至快要过期。

而在另一个地区,有这样一个群体,他们尽管在后疫情时代经历着很多挫折和困境,但他们并未“各人自扫门前雪”,而是持之以恒地透过食物银行,以实际行动关怀身边的人。

今天来分享Alex 廖的故事。他10岁时随家人从广州来到美国,现居住在加州的阿罕布拉市( Alhambra, California )。神学院毕业,目前在 First Baptist of Alhambra 的中文堂牧会。

让我们来走进廖和他团队小伙伴们的故事,感受他们带来的温暖。

 

Q:你们是基于什么样的心态或梦想要做食物银行?可否简单介绍下食物银行的理念、模式和大致情况?

A:食物银行是一个非盈利机构(英文全称“Food Bank”,是字面直译,并不是金融意义上的银行),已有40多年历史。愿景是:为饥饿的人争战,为饥饿的家庭带来希望(Fighting Hunger. Giving Hope)。

我们教会参与食物银行是借着 Gerald 和 Vernessa Stanton这对黑人夫妇开始的。8年前,他们在教会带领一个名为“Doer of the Word”的查经班。当时他们遇见很多缺乏温饱的流浪人士和家庭,他们借着祷告、行道以及顺服的心,透过教会向食物银行申请,成为了他们的一个食物分发点。

食物银行的总部,会向大企业申请募捐,或者和一些大型超市对接。在美国,人们对食物质量有很高的要求。如果一些食品在包装上有缺陷,就不能售卖;或者一盒鸡蛋其中一只有裂痕,整盒都要被丢掉。为了避免这样的浪费,美国鼓励超市把东西转给食物银行或慈善机构。这些超市会把完整的、好的食物捐出去。食物银行一切的资源都来自募捐。

他们从各地把食物通过卡车运送到食物银行总部,储存在那里,然后发放给每一个分发点(没有任何利息交易)。

每一个分发点都带着同一个心愿,就是为了祝福那些有需要的家庭。我们不能变卖这些食物,所以在这件事工上的运作经费,都靠教会弟兄姐妹奉献。

我们团队一开始只有几位成员,是一些退休人士、家庭主妇等,他们带着爱心来帮助有需要的人。后来一些被帮助过的人也参与进来,逐步成为团队的核心成员。

成员们都是一群很不起眼的人,甚至有一些曾经被这个世界排斥或轻看。例如曾吸毒、酗酒、学业失败,等等。他们的过去虽然有很多“污点”,但在福音里生命被更新。

作为他们的带领者,我很感恩。在我心中,他们是最可靠优秀的伙伴。他们不怕日晒雨淋,任劳任怨服事我们社区的家庭。

 

Q:你们参与食物银行大约多长时间?是否有一些感人的故事分享?

A:大概有六、七年了。疫情期间,很多企业关门、很多人失业,每周多达800多个家庭排队领取食物。在平时,也有三到四百个家庭来领取。

我遇见一些刚从中国来的华人朋友们,他们还没有稳定下来,对这边的文化和生活等方面,都还没有适应。当疫情爆发的时候,他们被困在这里,很无助。他们的邻居就建议他们去教堂领免费食物,以渡过难关。

就这样,我有机会认识他们;并且借着祷告,在日用的饮食上为他们提供一些帮助。20多个月以来,我们成为了朋友,一些没有认识主的,也听见了福音,想要进一步了解信仰。

 

Q:你觉得做食物银行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有难处吗,想过要放弃吗?是什么让你们坚持?未来是否还会继续做下去?

A:我们最大的收获,可能不太好衡量。应该是那些来领取食物的朋友们,他们亲历了一位关爱人的上帝。借着我们的好行为,上帝得着荣耀。

难处确实有很多,也有很多说不出来的辛酸。我们都有盲点和缺点,所以人与人相处,在关系上也会有彼此冒犯或受伤的时候,也有成员之间不和睦的情况。

作为带领者,我常常为伙伴们做一些关系上的辅导,借着圣经开导他们,该认罪的认罪,该道歉的道歉,该原谅的原谅。

当有成员犯错时,他们的过错我来负责。很多时候“锅”背多了,就很容易被别人误会,甚至被批评。原本慈爱包容的心,也会觉得受了委屈。我自己也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但是感谢主,在这个过程中我学到了很多他要教导我的功课。

以前,早上起床,我就会有一种忧虑,常常担心今天会有谁找我麻烦。后来我更多地认识到主耶稣为我们的罪付出了一切代价,我自己承受的这些根本算不了什么。保罗曾经这样说:“我们从前在亚细亚遭遇苦难,被压太重,力不能胜,甚至连活命的指望都绝了。自己心里也断定是必死的,叫我们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复活的上帝。”(参《哥林多后书 》1:8-9 )

我很佩服保罗,他为了福音的缘故受苦,甚至连活命的指望都绝了。我那一点点委屈真的算不了什么!而且如果我们依靠自己,没有办法承担这个压力;唯有依靠上帝,我们就不会被压力压碎,反而能将压力转化为动力。

至于放弃,我没想过,因为我很清楚地看到食物银行很重要的另一面:表面上是用食物祝福很多有需要的家庭;更深的层面是建立友谊、传福音。如果上帝允许,在未来,我们很愿意继续经营这个食物银行。

 

Q:在具体操作中,是否有浪费食品的情况?如果有,你们会如何解决?

A:浪费食物,我们确实见过,也觉得很难过。有时候可能他们拿太多,吃不完就丢一些,或者他们拿到一些自己不喜欢的食物也把它丢掉。所以,我们常常鼓励他们,可以把用不完的食物分享给邻居。于是他们借着食物银行,跟邻居建立了关系。

也有一些人会来问我:“我是否可以帮邻居领一份食物?因为他比较年长,行动不是很方便。”这当然可以!另外我们还鼓励他们,如果有认识的亲友或者邻居,需要一些食物的帮助,欢迎邀请他们一起来。

至于个别人,领到一些不需要的食物,又把它丢掉的情况,我们会鼓励他们,“如果拿到不喜欢或不需要的食物,就请把它们留下,我们会把它们送给更需要的家庭。”当然,那些质量不好的,我们的义工也会处理掉。

就这样,改善了很多浪费的问题。

 

Q:在诚信缺失的社会,很多人相信“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因此食物银行会被质疑吗?你们通常会怎样树立公信力?

A:确实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们提供免费食物背后,事实上有很多募捐的人、筹款的人;有配送过程产生的费用、有付出体力包装整理的人工费,等等。这一切免费背后都有一些代价(包括时间、体力或金钱)。

我想,天父为了救赎我们,他付出了一切的代价。当我们带着感恩的眼光看待自己的付出,真的微不足道。

这些年,我没有听见太多质疑的声音。至于食物的来源,我也必须承认,通常我们都很丰富,但也有缺乏的时候。当我们遇见缺乏时,我们会听见一些困惑,如何去看待?

首先,必须调整好心态。我们都是人,都有信心不足的时候。我会鼓励他们,借着“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这段经文成为我们每天的祷告。

诚信需要花时间去建立,而且需要耐心,带着谦和的态度去交流。当来领取食物的朋友们质疑我们的时候,如果是因为我们做错了,或者在一些环节上有疏漏,我们会马上道歉认错。如果由于食物资源比较缺乏而引起不满或质疑,我们会带着笑容说:“不好意思,今天来的食物比较少,请多包容。希望下周你再来,期待我们得着更丰富的。”

当我们带着爱心来交流,时间久了,公信力就慢慢被建立起来。

 

Q:在一些国家做NGO,会有政府部门干预。你们的食物银行和当地政府或社会团体有合作吗?

A:食物银行是出于“主发”的行为。这段经文是我们教会的远景——“我所使你们被掳到的那城,你们要为那城求平安,为那城祷告耶和华,因为那城得平安,你们也随着得平安。”(《耶利米书》29:7)

我们要为自己的城市祈求平安。我们今天在这座城市寄居绝非偶然,当上帝把我们带到这个社区,我们就需要成为这个社区的祝福。当这个地方被祝福的时候,我们的生活也得着平安。

在疫情期间,我们把上帝的恩典带给这里的居民,引起了政府的关注。本来我们跟他们之间的关系有一些摩擦,甚至有一些破裂和伤痕,但当他们看见我们关爱这个城市里的居民时,他们也很乐意参与我们的服待,甚至抽时间做义工。就这样,我们之间的关系重新和好,以前的一些冒犯一笔勾销。

不单如此,有其他的一些没有做食物银行的教会,我们都欢迎他们一起来合作。也因此,我们跟周遭教会的主任牧师们,常常一起祷告,保持良好的关系。我们团结起来为了祝福这个社区。他们也很慷慨地给我们提供一些物质上的资助,很感恩!不同教会的弟兄姐妹共同参与服事,开阔我们的眼界,让我们看见我们在基督里都是一家人。

 

Q:你们会给关怀者传福音吗?你是如何理解社会关怀与福音之间的张力?

A:我们都有很刻意地去传福音。借着这些年我们付出的诚信、关怀,他们对我们的信任和友谊逐渐被建立,我们也因此有机会给他们传福音。但我们不能公开做,因为食物银行是一个无政党、跨宗教的机构,规定不可公开宣教,我们必须遵守。

但是食物银行不阻止我们跟领取食物的人建立友谊。这是需要时间的,而且光靠我自己的能力真的很有限。我们的成员们都很愿意聆听他们的故事,当他们遇见一些困境时,我们很乐意为他们祷告,而且有能帮得上忙的,也尽一份力。过阵子我们就去跟进,随意问问,“之前为你祷告的那事,请问现在怎么样了?”就这样建立了传福音的契机。

一些拒绝信主的,我们仍然带着爱心来款待,他们现在不信,不等于以后不会。上帝做事有他的时间和安排。

关怀社会跟传福音之间实际是有很多的互动,我真的很难想象把两者分开,甚至没有办法二选一。从旧约到新约,我们常常看见圣经中倡导关爱孤儿、寡妇,怜爱寄居的、贫穷的人。

信心跟行为是并行的,而且信心因着行为才得成全。诚然,耶稣教导我们,教会要进入世界,而不属世界。不属世界不等于跟社会脱节。当基督徒参与社会服务和社会关怀时,这就是进入世界,我们可以更好地为耶稣做见证。当没认识主的人,看见我们的好行为,就把荣耀归给上帝。当他们问,“为什么你们愿意舍己来关怀我们?”我们就可以跟他们分享上帝的爱,以及自己被福音改变的真实经历。就这样,福音被传递出去了。

 

Q:未来,你最大的心愿或期待是什么?

A:如果上帝许可,我们很愿意继续透过食物银行服事这个社区。我很期待上帝大大祝福在食物银行里服事的40多位成员。我对他们有说不尽的感谢。我也很期待来领取食物的朋友们,更多地能认识主耶稣。不单只是得着一些物质层面的祝福,更能得着永恒的祝福。

我也很期待借着我们的信心行为,为主做见证来鼓励所有弟兄姐妹,关爱周遭的亲友、邻居、社区,因为“施比受更为有福”。(参《使徒行传》20:35)

(本文配图由受访者提供)

1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