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他们,不平凡的生死 / 金培文

 

 

 

文 / 金培文

 

 

 

 

以祈祷为法宝的祖母

 

祖母是我们家第一代基督徒,出生于清末。

年幼时的我,曾经很羡慕祖母在一天撕去一页的日历上,用“英文”记事,如家人生日、平日要买什么菜、什么时候去教会,等等。

祖母总是微笑地对我说:“那不是英文,是罗马拼音!”由于她会用罗马拼音书写温州话,因此很可能是上过内地会宣教士开办的小学,并在那里信了耶稣。

祖母对上帝的虔敬是我们一家人的祝福与榜样。印象中每天清晨,当全家还在朦胧中赖床时,祖母已经站在她的床边祷告了。而夜晚5个孙儿女还在为功课挑灯夜战时,她也已经在床前晚祷准备入睡了。

我们一家人都在她日复一日夜复一夜的祷告中,蒙受极大的祝福。比方说,在我们孙辈5个兄弟姊妹及曾孙子女们中,有做牧师的,有做长老的,几乎都是全家照着上帝给的恩赐,忠心火热地服侍主,这都是她老人家祷告带来的果效。

由于父母都忙于工作,照顾孙儿女们的责任就落在她的身上。她照顾与教育我们的法宝就是祷告:我们生病时,她跪在我们身旁为我们祷告;当我们吵翻天时,她也呼求上帝的帮助。

祖母也天天为在中国的亲戚和家人祷告。虽然她不曾有机会看到他们信主,然而,上帝却是听祷告的主。例如,在祖母过世后,我们陪伴父亲前往中国探亲,终于见到素未谋面、祖母祷告中提及的亲人,竟然有已经相信耶稣的!

不论寒暑,每个周六下午,祖母都会与教会里年老的姐妹们一起去教会义务做清洁的工作,诸如擦窗户、座椅、打扫,等等。只要有亲朋来家里探望她,她一定亲手冲泡一杯牛奶红茶,笑咪咪地招待客人。在人生最后一段时间里,她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仍笑脸迎人地关心前来照顾她的护理人员,叮咛其不要太累,可以在旁边空的病床上休息一下。

祖母是我见过最懂得爱、体恤、能让上帝和人们都喜悦的长辈。她更是一个随时预备好面对生命终极的人。

在我有记忆时,祖母就会带我到她的房间,打开衣柜的抽屉,交代说:“这是我的寿衣,要记得喔!”当时我不大懂什么是寿衣,但她年年都会这样吩咐着,随着年龄增长我总算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她甚至连墓地也都为自己早早预备好了。

然而,上帝很恩待她,她以93岁高寿,得以看到第四代玄孙之后才离世。虽然她最后穿的已不是当年叮咛的寿衣,但她敬虔、爱上帝、爱人的榜样,常为我们津津乐道与感恩。

 

 

有教无类的妈妈

 

我的母亲是一位极有追求心的人。由于年轻时适逢战乱没有机会受高等教育,等我们这些儿女稍长,她即努力回学校深造。如此,一方面她因取得大学学历而得以有好的收入贴补家计,另一方面也在教会中发挥上帝给她的音乐恩赐。

在我初中那年,她如愿进入音乐系就读,毕业后成为中学的音乐老师直到退休。每年,她带领学生参加的音乐合唱比赛总是名列前茅,而在教会带领唱诗班更是忠心认真,指挥百人诗班合唱韩德尔的《弥赛亚》,并有弦乐团伴奏,在那时代是创举。

此外,她有教无类的态度更是我的榜样:常会带着音准不佳、拍子不准的学员,格外耐心地指导他们,成为我日后做传道时的榜样。

妈妈也是一个预备有天要进入永生的人。她移民美国多年,先轮流与两位哥哥同住,后来终于为自己与父亲安排了老人公寓入住,但毫无预警地突发心肌梗塞迁居到天父那里去了。

我们赶往M国奔丧整理她的遗物时,才发现母亲早已将准备好的遗嘱和照片存在保险箱里。返回台W处理在台的一些遗物时,又发现她也早已为我和姐姐各预备了一对金手镯作记念,这是她去美国前早就预备妥当的。

她对今生之后的未来,有荣耀的盼望,随时预备好自己,以迎见上主之面。

 

 

因爱不再固执的爸爸

 

记忆中,爸爸爱家、爱孩子,在假日休闲时会带我们5个萝卜头去西门町买黄牛票看电影、看马戏团表演、去碧潭游泳划船、中秋节去河堤看月亮吃月饼、过年除夕玩牌、放鞭炮……

直到长大后,我才明白以当时一个“穷公务员”的收入,能做到这些实在不容易。当妈妈忙着学校与教会的工作时,爸爸的陪伴成为我们长大成人后美好的回忆,以及我们陪伴儿女成长的模范。

虽然爸爸很喜欢我们一家人的教会生活,当教会有特别的节庆活动时,他也会跟我们一起参加,但他个人却不热衷于追求认识上帝。当遇到困难时,他会跟着祖母和母亲祷告,事后还是过自己的生活。以至于我们常听见祖母为她的儿子祷告。

当妈妈忽然被上帝接去后,爸爸显得孤单与落寞,每天坐在哥哥家的花园里思念妈妈。过去经常绕在他身旁撒娇的宝贝孙女也长大后,爸爸变得更加沉默了。

爸爸80岁那年一病不起,住进加护病房。我赶往美国探望他。

从哥哥的口中,我才得知固执的爸爸从未受洗,也不知道他是否已接受耶稣基督做个人的救主。于是,我带着一份对父亲的爱与对他灵魂得救的迫切感进到病房为他祷告。

在床边,我紧拉爸爸的手告诉他,我们爱他。我们相信已经在天家的祖母和妈妈,正期待着能与他再相会,而我们也渴望,将来全家都能进入与上帝相遇的天家。接着,我便带爸爸做个人决志祷告。

此时,爸爸已经因为疾病无法言语了。我请他在心里跟我一起祷告:如果他真心在此刻接受耶稣进到他心里的话,当我说“阿们”时,请他握握我的手,没想到他果然照做了!

这真是一件喜乐无比的事。现在我们确定,全家会在永世中再相见!在与爸爸祷告半年后,他终于与祖母、妈妈在天家团圆,而我们将来也会去!

过去,爸爸最讨厌提到死亡之类的话题,却为了爱,他放下昔日的坚持,放下一向的固执,感恩于上帝的恩典,最终得到上好的福分──永生的盼望!

 

3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