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文章】《鹿角男孩》的爱与恐惧 / 谈妮

视频:《Sweet Tooth:鹿角男孩》| 前导预告 | Netflix

 

 

文 / 谈妮

朗读 / 伊然

 

寻找妈妈

10岁男孩盖斯(Gus)从小与父亲住在美国黄石公园的混种人(hybrid)保留区。父亲勤奋而富创造力,不仅让父子俩长期在荒野中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而且还给盖斯绘制了许多色彩浓烈绚烂的故事书。

盖斯热爱阅读,这丰富了他的知识与想象。书籍与家中饲养的家禽、种植的农作物、周遭的自然环境等,给盖斯支撑起一个快乐无忧的童年。

只是,盖斯内心还是有个小小的不满足:当四五岁的盖斯在森林中看到一头母鹿时,他怯怯地伸手摸摸自己头上的鹿角,喃喃道:“妈妈?”是的,盖斯就是在外界引起极度争议的混种人——来自普通父母的半人半兽基因突变者。而他想念妈妈——那个未谋面的生命源头。

爸爸爱盖斯,极力保护他,并说盖斯是独一无二的。从小,爸爸就一再警告盖斯:切不可走出围绕保留区的铁丝网;要逃躲陌生人。但对现况以外的种种他却不多说什么,对盖斯的一再地询问妈妈,也仅仅回复“不在了。”

9岁那年,为了保护盖斯,爸爸过逝了。小小的盖斯从此独自生活。直到倍受挫折孤寂后,他决定凭着一张照片,独自离家去找妈妈……

 

 

甜美的诱惑

 

由华纳公司摄制的《鹿角男孩》(Sweet Tooth)改编自 DC 漫画,2021年6月初首映于Netflix频道。我当时点开来看的原因之一,是预告片中粉嫩的混种宁馨儿,像万圣节中穿着动物服装的可爱宝宝。在剧中,这些混种婴儿是始于H5G9大流行。

H5G9是一种席卷全球的致命病毒,没有疫苗,也无药可医,造成人类社会与文明的大崩坏(the Great Crumble)。影片中恐惧的人们会连人带房子烧死病毒感染者与家属,并猎杀混种孩子,认为是他们造成了一波又一波的疫情。恐惧,使人疯狂且冷漠。

在森林深处成长的盖斯,他的动力与坚持不是恐惧,而是爱——妈妈,一个日后证明虚假的存在。拦阻他的唯有糖果,这是追捕者对他的诱饵,还使他走向岔路。妈妈,是盖斯对过去的信念;过去,是建造现在、决定未来的依据。

爱,虽然能使我们勇敢,但在人生旅途中总有些甜美的诱惑,让我们或判断错误、或沉溺停滞……当我们清醒于人性的有限时,我们需要恩典来医治恐惧,更需要真实不变的爱使我们笃定喜乐有盼望。

 

 

是人,还是兽?

 

涉世未深的盖斯跨出从小遵循的框架,离开保留区后,面临的另一个挑战是重新认识自己:是随机的自然产物,还是刻意的人为设计?是值钱的猎物,还是地球更新复苏的吉兆?是生来孤独的,还是有所归属的?是人,还是兽?

“你会说话!”那些对盖斯带着偏见或敌意的陌生人,总是震惊、甚至恐惧于他的能言语,仿佛如此便代表拥有人性,而人性是可敬,甚至可畏的。

尽管在剧中,盖斯不断遭遇人性的自私、贪婪、欺骗、背叛……但他也见识了人性的勇敢、悔悟、怜悯、忠实、同理……

的确,不论我们是否相信人是照着上帝的形象造的(参《创世记》1:26),或是接受人都因罪而与上帝隔绝(参《罗马书》5:12),我们都无法否定人性中善恶交错的矛盾——这张力无解,我们需要拯救。

同样,在私欲和死亡威胁下的辛格医生,原打算跨越道德底线、延续贝尔医生的研究,用活体混种孩童的松果体分泌物混合其干细胞,来研制抗病毒的药品,却因盖斯的一声“谢谢”和属于人性的注视,迟疑了。

人有灵,这是无法忽视的;因为有灵,我们总要在生存以外追求意义;在价格以外寻找价值。盖斯亦是。

 

 

胜过恐惧

 

“当世界分崩离析时,我们会认清真实的自己,如果我们能看透恐惧,就会知道什么是真正重要的……”剧终,旁白如此响起。

经历人生崩塌的盖斯,在牢笼中,终于遇见了其他等候被杀的混种孩子。他们要一起面对未知的明天,却不知如何才能看透恐惧?

不见出路的人生,确实可能发生。但历史上有人不仅看透恐惧,还能胜过恐惧,这令人向往:“虽然无花果树不发旺,葡萄树不结果,橄榄树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粮食,圈中绝了羊,棚内也没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华欢欣,因救我的上帝喜乐。主耶和华是我的力量!他使我的脚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稳行在高处。”(参《哈巴谷书》3:17-19)

 


 

“偶溪20”美篇开张啦!点击以下链接快速跳转专栏——

偶溪 20
1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