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考到读博,一名学霸的奇特转变 / 杨慕义

 

 

 

文/杨慕义

 

 

 

 

经历2次上帝的帮助

 

妈妈是我们家中第一个接触福音的人。她带着对人生问题的诸多不解和对人生终极目标的困惑,读了很多关于宋氏三姐妹、孙中山、张学良等人的家族历史和信仰见证。这些故事让她心中产生好奇:为何这些在近现代中国历史上有重要影响力的社会精英,会选择相信上帝?

她说,她是自己走进教堂的,同时也带着我。

10岁时,我受洗归入基督。

读初中后,青春期的我和家人之间虽然产生过很多矛盾,但借着信仰,我们的关系被修复。中考时,我超常发挥,以全班第1名的成绩升入省级重点高中。这是我第1次经历到上帝的帮助。

高三时,为节约上下学的时间,父母在学校对面为我租了房子,妈妈陪读。

没想到,祷告和听道,竟成为我们这一年的关键词。

起初,妈妈每晚拉着我祷告,但每每听到她提到我的名字,我总有一种莫名的不舒服,不愿意出声和她一起祷告。后来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妈妈,她就为我迫切地祈求上帝的帮助,果然我逐渐打开了心扉,并开声祷告。

每周六,我会去听一位老传道人讲道,在听道时,我感受到内心的压力得到释放。即使在我最繁忙的时期,妈妈仍会在每天吃饭的时候,给我放讲道光碟。

有回在听道时我得知,一位牧师牧养的教会由于没有属于自己的教堂,常常需要更换聚会场所。由此,喜欢画画、制图的我,萌生了以后要为牧师盖一座教堂的愿望。在高考填报志愿时,我坚定地选择了建筑学。

现在想起来,我最感谢母亲从没让我为了学业而忽视在信仰上的成长。

高考当天,我醒得很早。按照习惯,我翻开了当天的《荒漠甘泉》。书中这段话深深触动我的心:你是不是正在床上辗转反侧呢?是不是正为着将来可能的失败而焦虑呢?你当知道上帝一直在保护你、看顾你,他在掌管你的一切。

我惊叹于上帝竟然预知我的焦虑。我心中的紧张在那一刻被消解了。

第一门考语文。根据模拟考经验,我需要40分钟来构思和完成作文。但当时我脑海中却一片空白,一个针对论点的论据都想不起来。时间不断流走,我的心越来越焦急:只剩下30分钟了,我还没有构思完成!

我无助地放下笔,闭眼祷告:“上帝啊,这是高考的考场,不允许失误,我只有这一次机会,请您不要让我的高考作文是空白的,恳求您来帮助我,恳求您安静我的心,帮助我找到合适的论点和论据。”

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脑中突然浮现前晚看到的一则小故事,正是我要找来支撑论文的论据。接下来的25分钟时间里,我一气呵成,完成了作文,还余2分钟检查前边的客观题。

当晚,在和爸妈讨论之后,我们决定不用最后的一点时间复习,而是照常聚会。在那晚昏暗的灯光下,我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一切都在上帝的手中。第2天,在我最不擅长的理科综合考试中,我考出了高三最好的成绩,并以高中三年最优异的成绩和全校排名,考入了自己心仪大学的建筑系。

高考,是我第2次经历上帝的大能。

 

 

在人生尽头认识无条件的爱

 

进入大学之后,我一方面对专业知识充满兴趣,另一方面十分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因此极其刻苦地学习,经常加班熬夜,曾经4天睡不到10个小时,被冠以“通宵女王”的绰号。两年后,我的成绩列全年级第二,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期。

好成绩为我带来了自信,也动摇了我年幼时对上帝的信靠。18岁的我开始对自己从小相信的那位上帝产生了怀疑:上帝真的存在吗?我是不是在很愚昧地相信着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东西?人生应该是要靠我自己去创造的吧?

此外,为了维护我辛苦树立的“好学生”“年级尖子”等形象,我的压力越来越大。到了大三末,我似乎走到了人生的尽头。我在计算机绘图方面成绩直线下滑。我尝试以更多的努力来弥补,但结果却差强人意。

一次熬通宵,由于办公室灯光昏暗,外加多日熬夜对色彩不敏感,我把第2天要交的作业弄毁了。当时我感觉天塌了,我躺在用两个板凳拼成的床上跟同学说:“我觉得人生没有意义了。我不知道怎么面对明天。还不如死了算了。”当时,我真的有了轻生的念头。

第2天清晨,走在去交作业的路上时,我奇怪地发现,纵使我没有把作业完成好,但是太阳照常升起,身边一切照旧。

我想,那是上帝改变我的开始。

几个月后,由于体力透支太大、作息不规律、长期熬夜,我的急性结膜炎没有及时治疗,发展为过敏性结膜炎,无法睁眼……最后暑期课程还没结束,我被迫暂停学业回家养病。年终排成绩下降了很多,我的心情也跌落至谷底。

大三暑假,一位牧师辅导我,并为我祷告,他指出我一直在为让爸妈满意而活。我觉得,只有取得好成绩才是有价值的,才是被他们爱着的——我把好成绩作为自己活着的唯一目标。我因此失声大哭,任心中压抑了多年的情绪喷涌而出。

牧师继续借着祷告让我知道,其实在上帝的眼中,我不需要做什么就已经是被他无条件地爱着。天父对我最大的期望,就是我能在基督里开开心心地活着……天父不会以成绩好坏来衡量我的价值。

此时,一股暖流充满我的全身。天父那无条件的爱震撼了我。

睁开眼睛,我看到站在对面一直听着牧者祷告的母亲,也在痛哭流涕:她没有想到自己一直以来对我的爱与要求,竟成为我如此大的负担与压力,竟差一点把自己最爱的女儿逼上了绝路。

母亲向我道歉,请求我的原谅。我们拥抱在一起的场景也感动了身边所有的人。经历了人生的绝境和上帝的大爱,我的生命有了重生,上帝在我的生命中更加真实。我知道,自己是他救回来的,因此我对上帝更充满了感恩。

因为对自己“身份”的重新认知,我渐渐放下了思想包袱:曾经那样追求完美的我,一点点放下了对自己过高的期望与要求,调整作息时间,有规律地学习和生活。

之后的两年,我被选为班长,跟老师们有了更多接触。我渐渐地发现,自己的特长可能在于分析、归纳,我的长处得到发挥,得到了老师们的肯定。

大四结束前,估算自己的总排名应该是第3,不够资格保送到外校读研究生。没想到在这个时候,那位曾经辅导过我的牧师来到我的家中。她鼓励我再好好祷告,不要放弃,去申请到最高学府学习……在和爸妈一起祷告之后,我们决定先去准备申请材料和联系老师。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全年级排名出来时的场景。我没有去看自己的成绩,而是通过同学转告;由于保研名额的排名只根据必修课和专业选修课来计算,因此我的成绩仅仅比第三名高出了0.01分,名列第二。这是我第3次经历上帝奇妙的带领。

后来证明,这个学府给我了日后做跨学科、跨专业研究,以及出国深造的巨大优势和平台。也让我认识到,上帝的带领可能不会在起点的时候就告诉我终点的位置,但是顺着他的指引,我会循序渐进,一步一步去到最适合我的地方,而那里的风景可能是我从未想象到的。

因着上帝的带领,研究生毕业后,我进入博士的学习。

 

 

再遇瓶颈的突破

 

读博不久,我在导师的鼓励下,开始申请出国的联合培养[注]。那一年,我26岁。

为了出国,我参加了雅思考试。连续5次考试失利后,我的自信心大损,开始惧怕考试。人生再次经历到瓶颈,似乎不能逾越。当时我已经获得出国留学奖学金,但因为英语成绩一直不达标,迟迟不能出国。

第6次参加雅思考试,我压力特别大:考听力的时候,我脑中空白、完全不知所云;在阅读考试部分,我无法在规定时间内读完所有的题目和内容。眼看时间快要到了,我想起了高考时的经验,但这次我的祷告却是:“上帝啊,我依靠你,求你指教我当选择的选项。我把这次考试,以及我出国的事情都交给你。你掌管结果,不论最终成绩如何,你掌管我的道路。”

祷告后,我暗暗认为,这次可能还是考不过,所以考后又报名了一次考试。成绩出来的那一天,我独自在家,难以平静地跪下来跟上帝说:“不论结果如何,我都愿意接受,也相信那是你最好的安排……”没想到,我居然通过了考试!

这是我人生第4次经历上帝的大能。

发表论文是我读博时的考验。在前3年的研究中,我没有一篇文章被录用,甚至1篇从博一就开始写的论文,被拒稿了4次。

毕业在即,不发表英文论文就无法取得论文答辩资格,导师担心我不能顺利毕业;一旦不能顺利博士毕业,我连硕士学位也无法获得。

我的信心经历了极大的考验。

一天,与一位姐妹在交谈中我发现,原来自己把论文、事业看得比上帝更重要,我甚至觉得我的生活——现在和未来,都是以事业为中心的,不论是家庭的组建或居住的城市,一切的选择都要围绕着我事业的发展。

此时的我,渐渐地迷失在对于事业、名利的追求中。

那一晚,我跟上帝说:“主啊,我选择你,我愿意为了你而放弃一切,你不喜悦的事情我不去做;即便是因此我不能顺利地发表论文,我仍然愿意选择你。”

当时,我的感觉就好像亚伯拉罕献以撒的心情。两个月后,我收到了第1篇论文录用函,接收发表的竟然是规格最高的SCI期刊。随后,我另外3篇论文也被接受、发表。

这是第5次,我在面临人生瓶颈时,经历到上帝奇妙的大爱。

 

 

尾声

 

博士毕业后,上帝带领我到一所高校进行博士后的研究与教学工作。我的角色从学生转为教师,而上帝在我生命中的作为与对我生命的塑造,还在继续中……

我真切地知道,我将不断经历他的大能。深愿我的心,在上帝的陶造中越来越柔软、谦卑、顺服。

 

 

[注]

联合培养是一种新的教育理念和模式,指双方或者多方一起培养的教育模式。

 

0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