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追求美的我,如今得到更美好的…… / 雪榕

 

 

 

文 / 雪榕

 

 

 

 

奔波在爱美的路上

 

同事小叶子的脸,最近又红肿变形了,自从她花高价祛斑后,就遇风过敏。每天在写字楼乘坐电梯时,也会发现很多“小叶子”,她们一律浓妆艳抹——口红很红,脸很白,白的看不到真实肤色。

回想7年前的自己,也是一个“小叶子”。在闲暇时光,我曾积极地穿梭在美容院、美发店和盘发店。办公桌上放着小镜子,随时看看发型和今天美容的效果如何。我还会经常问丈夫:“我美吗?”也以此作为借口和动力继续奔波在追求美丽的路上。

这个世界的舆论也给了我很多理由:“美丽的形象价值百万”“女人负责貌美如花,男人负责赚钱养家”……

 

 

居然有此种景象

 

7年前,我在美国居住了一段时间,为了练习英语口语,经常去教会参加活动。慢慢地我发现,这里没有人注意别人的发型和装扮,也没人在美容方面下功夫。他们都擅长笑,每次不管见到谁,都会望着你露出阳光般的笑容,让你温暖无比。

有一位白人老太太,每周定点在教会当义工(帮外国人学英语口语)。她很漂亮,化着淡妆。我跟她说:“你很漂亮。”她说:“谢谢,你也是。但是这不重要,我更希望我的胳膊能够抬起来。”于是她就低头祷告上帝,希望让她的胳膊能够尽快好起来。这么优雅的女人,当别人夸奖自己的容貌时,她竟没有丝毫骄傲和自赏。

教会里的人,有朴素的,有淡雅的,却没有艳丽出挑的。后来,我慢慢发现了他们更有魅力的一面:他们高声赞美、集体歌唱,讨论上帝的作为;他们读经敬拜,为人代祷,倾心安慰;他们帮助他人,乐意奉献,宽厚待人。唯独不讨论、不计较个人的得失和利益。

有时候我会思考:我想挣更多的钱,好让自己生活更美好,青春永驻。在追求的路上,我向美艳的人取经,挑选更好的美容机构,办健身卡,等等,难道我走的路不对吗?如果是对的,但为什么我会被这些和我大相径庭的人深深感动呢?尽管当时的我不信上帝的存在,却开始对这位上帝好奇起来。

 

 

让人惊讶的路得

 

教会要排练圣诞演出了。有一天,节目的负责人突然找我谈话,说:“你能不能表演一个角色?我们要演一个小品《路得记》,觉得你特别适合出演路得。”我当时非常吃惊,因为我来教会纯粹是为了锻炼口语,怎么会选到我呢?但看对方诚挚的态度和期待的眼神,就稀里糊涂答应了。

回家后,我开始研读圣经中的《路得记》。在寻找路得的台词中,一次次被惊讶到:路得的话语中,除了顺服,就是谦卑和感恩。她对婆婆说:“你往哪里去,我也往哪里去;你在哪里住宿,我也在那里住宿;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的上帝就是我的上帝。”(《路得记》1:16)

这句话真的是吓到我了。我在想,如果是现代女性,经历公公、丈夫的死亡,会如何对待婆婆呢?可能大多会像路得的嫂子一样离开婆婆,去寻找自己的幸福;也有可能会有个别刚强善良的女人,会对婆婆说:“妈,你放心,有我在,就有你吃的,以后我来养你!”

但路得表达的是她要和婆婆共同生活,既不抛弃,也不骄傲,而是顺服——路得竟然顺服一个既没有年龄优势,也没有经济优势的老人?!

后来路得碰到波阿斯,对他说:“我主啊,愿在你眼前蒙恩!我虽然不及你的一个侍女,你还用慈爱的话安慰我的心。”(《路得记》2:13)波阿斯和路得实际上是亲属关系,但是路得却说“我不及你的一个侍女”,这种谦卑感恩的心态实在让人震惊!

 

 

实在演不了

 

那天晚上,我看了很多遍《路得记》,琢磨怎样才能扮演好路得这个柔弱、顺服、谦卑、懂得感恩的女子。我觉得我适合出演红色娘子军,怎么让我演路得呢?

我的脑子非常混乱,一个多年前的记忆跳了出来:我和老公刚结婚没多久,婆婆拿了一本圣经,放在我们的床头柜上。当我翻开第一页,看到第一句:“起初,上帝创造天地。”(《创世记》1:1)我就立即把圣经拿到客厅,再也没有看过,并且认为圣经是属于那种求神拜佛的迷信产物。

然而多年后的今天,居然让我出演圣经里的一个角色,而且是和婆婆同拜一个上帝的角色!但尽管我读了好几遍,还是读不出感情,我不想演了。我决定下次聚会,告诉他们我演不了,请他们换人。

很快到了第2次聚会,我主动找到负责人,告诉他:“我演不了,路得的话语我实在不知道怎么表达,也表达不出她的心声,怕在台上出丑,要不换个人吧?”那位负责人笑着说:“姐妹,你不用讲台词的,我们有专门的配音师,赵姐(一个传道士)为你配音,你只需要上台按照她的话语表演就行了,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最终,我没推脱成功。

出演那天,我早上起床,洗漱完,准备化妆,突然就停下来了。我看着自己的脸,想想要出演的路得,竟然一点儿化妆的意愿都没有。我找了一件白色裙子,搭了一双深色鞋子,就去教会了。演出时,我搀扶着婆婆的扮演者,慢慢走上舞台,听着配音,我们相视而笑。

第二场,我和波阿斯的扮演者一起走上台,赵姐讲到某些台词时,我不住地冲波阿斯点头弯腰,表达谢意。一场《路得记》演完了,我们这几个演员向大家致谢,台下的掌声经久不衰。我们没有专门排练过,都很业余,但在座的观众没有任何人对我们褒贬,我知道不是因为我们出演得好,而是因为上帝的缘故,让这个场面如此美好。

演出结束后,没有人攀比节目的优劣,没有人评价演员的卓劣,大家其乐融融,和谐无比!这种场景是我从未经历过的。走下舞台,我竟然流泪许久。我好像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认可,我不用付出很多,大家却报以热烈的掌声,就像牧师经常讲的,上帝给了我们白白的恩典!

 

 

上帝,你是谁?

 

从那儿以后,我开始仔细地去了解这位上帝,了解他在圣经中给我们的话语。

圣经中上帝夸奖有才德的女子,“才德的妇人谁能得着呢?她的价值远胜过珍珠”;

上帝夸奖勤奋的女子:“她寻找羊绒和麻,甘心用手做工” “用手所得之利栽种葡萄园” “她的灯终夜不灭。她手拿捻线竿,手把纺线车” “她不因下雪为家里的人担心,因为全家都穿着朱红衣服”;

上帝夸奖好施的女子:“她张手周济困苦人,伸手帮补穷乏人”;上帝夸奖她的经营能力:“她作细麻布衣裳出卖,又将腰带卖于商家。能力和威仪是她的衣服”;上帝赞赏她的智慧:“她开口就发智慧,她舌上有仁慈的法则”(参《箴言》31:10-31)。

上帝并不以外貌判定一个女子的价值。

最后上帝说:“艳丽是虚假的,美容是虚浮的,惟敬畏耶和华的妇女必得称赞。”(《箴言》31:30)

从认真了解基督信仰后,我对上帝的话语便爱不释手,昼夜思考,越了解越惊叹,越惊叹越信服。耶和华真的是造物主,因为他太了解我们这些受造的人了。女人,如果敬畏上帝,勤奋、付出、爱人、智慧、善于经营、乐于施舍,还有什么美貌能与之媲美呢?

后来,我经历了很多上帝的恩典,对浮夸的东西也没了兴趣,唯独热爱上帝的道,充满喜乐和感恩。

 

 

尾 声

 

回国后,我没有再去过美容院。我知道,自己已经在追求青春永驻的路上偏行了太久。路上,碰到促销人员拉住我,说我脸上有斑,我心里想,灵里没斑就行;碰到美容院的人说:“姐姐,来休息休息,做个美容吧。”我心里想,灵里有安歇才是最重要的。因为我已经不再被虚浮的美貌捆绑,我已经得着了天上的美好。

 

1

该文章由 发布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贴图   加粗   链接   签到